首页 > 新闻 > 医疗电子
[导读] 病人进入医院,在大厅里可以通过机器人来咨询要挂哪个科;医生在跟病人的问诊过程中,系统可以自动将问诊语音转化为文字,并通过自然语言理解技术转化为结构化的电子病历;同时,人工智能系统将给出医生诊断和治疗的建议;病人去做影像检查,人工智能系统会辅助医生阅片。

 病人进入医院,在大厅里可以通过机器人来咨询要挂哪个科;医生在跟病人的问诊过程中,系统可以自动将问诊语音转化为文字,并通过自然语言理解技术转化为结构化的电子病历;同时,人工智能系统将给出医生诊断和治疗的建议;病人去做影像检查,人工智能系统会辅助医生阅片。

这是科大讯飞构建的智慧医疗医疗场景,其中智能语音电子病历、机器人、移动APP以及影像辅助诊断等产品已经在全国数十家医院落地。

2017年8月20日,由科大讯飞、安徽省立医院联手打造的“安徽省立智慧医院(人工智能辅助诊疗中心)”(下简称“辅助诊疗中心”)在合肥正式挂牌运行,旨在为基层特别是边远不发达地区的医务人员提供高水平的诊断辅助,提高医务人员诊断水平。

20170829114559501.png

辅助诊疗中心已与安徽省医学影像云平台、安徽省立医院医联体远程会诊平台完成对接,在已接入的41家县级医院,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系统将为它们提供胸部CT和乳腺钼靶影像的智能辅助诊断及质检服务。此外,该医院对口帮扶的西藏山南地区人民医院也已接入该系统,未来该平台将服务于安徽省全省105个县。

科大讯飞智慧医疗事业部副总经理鹿晓亮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过去大家做互联网+医疗,并没有真正解决医疗的痛点。比如互联网+零售,零售端的供给方产品、服务很充足,但医疗的问题在于供给侧欠缺,不可能通过连接来提升效率。人工智能可以帮助医生诊断,帮助解决医疗供给侧的问题。

科大讯飞成立于1999年底,前身是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系人机语音通信实验室,当时科大讯飞的创始人刘庆峰在该实验室读博士二年级,他和十多名同学一起创办了安徽科大讯飞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攻语音。

科大讯飞副总裁杜兰称,科大讯飞认为医疗可能是未来爆发的一个点。比如电子病历、语音输入写成病例,图像识别通过一个个病例突破,让机器人来总和诊断,比如TB(肺结核)机器诊断的准确率可能是94.9%,人类可能只有70%左右,在这一点上,机器是超越人类的。

2011年左右,科大讯飞曾酝酿进军医疗行业,当时主要规划是把云音技术引入医疗行业,但是技术和配套环境成熟度不高,随后该项目搁置了。

语音+医疗,是科大讯飞切入医疗最便捷的一个场景。在科大讯飞华南总部的展厅里,有一处口腔门诊语音电子病历系统的场景演示,展示的是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门诊中,一位医生一边为患者检查,一边以口述方式将患者病情录入病历的过程。病历按照主诉、现病史、家族史、身体状况、检查情况、诊断、治疗计划、处置等分栏,根据语音内容自动录入。最后,医生只需要核对签字即可。

另一款产品是超声科智能语音助理,与前面的牙科类似,可以帮助超声科医生边读取信息、边录入。

如果说语音输入解放了门诊医生的手,医学影像辅助诊断系统则减轻了医生阅片压力,前面提到的辅助诊疗中心,就是其真正落地。简单来说,医学影像辅助诊断系统的工作原理是:医生专家标注影像(正常和病灶),人工智能通过神经网络算法建模,机器通过大数据自主学习,在输入病患影像资料之后,可以帮助医生标注出病灶区域,提示其重点关注,减轻工作量。

2017年8月7日,科大讯飞以92.3%的平均召回率,打破国际权威肺结节检测大赛LUNA16记录,获得世界冠军,获得LUNA评测第一名。

权威肺结节检测大赛LUNA16,其实也是一种辅助诊疗。主办方整理了几千例肺部CT影像,给参赛团队回去训练,然后拿新的数据去做测试,各参赛团队公布成绩排名。数据集是限定好了的,主要比拼准确率,基于深度学习的图像识别技术。

相对于传统的自然场景等图像识别,医学影像识别任务难度更大、要求更高。以LUNA评测中的肺结节检测任务为例,其特点是输入信息量“大”、待检测目标“小”:例如一例1.25mm层厚的CT一般包含200多张影像,每张影像大小一般为512x512像素,而小的肺结节直径仅有4个像素。

医学影像识别任务的另一个难点在于标注错误很难完全避免,即使是LUNA评测所采用的精标数据集,也存在漏标注等现象,数据标注错误会直接影像识别的性能。为了降低标注错误带来的影响,科大讯飞还提出一种有效样本挖掘策略,该策略能够通过在线学习过程自动过滤可疑错误样本,大大提高系统的检出效果。

鹿晓亮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科大讯飞自从2006年开始关注深度学习,2010年起投入做了很多创新工作。深度学习的底层是一样的,针对不同行业的技术上的迁移,对科大讯飞来说不算是很大的挑战。难点在于寻找行业专业人才。

2017年3月,科大讯飞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引入陶晓东博士,担任科大讯飞智慧医疗事业部总经理一职。陶晓东研究方向为医学影像,曾在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从事医学影像研究,并在飞利浦医疗放射解决方案部门担任首席架构师。

目前科大讯飞医疗团队一共150人左右,主要由研发、医疗、产品三块构成,其中研发占60-70%。鹿晓亮解释说,医疗专家团队有一些全职医生,但是目前让医生离开医疗体系很难,科大讯飞大部分医疗专家合作是兼职。

他的计划是团队人员数量到年底要翻番,达到250-300人左右。

2017年8月26-27日,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要参加全科医生考试。鹿晓亮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如果考试通过,意味着机器具备了全科医生所需知识,但是要真正把这个技术产品化,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鹿晓亮最后强调说,AI虽然发展快,有些方面比人类强,但AI还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不具备通用性功能,比如阿尔法狗只能下围棋,不能下象棋。机器可以帮助阅片,但最后影像报告,还是要医生签字。

换一批

延伸阅读

[新鲜事] 太淘气了!俄罗斯机器人两次私自逃离实验室将被拆解

太淘气了!俄罗斯机器人两次私自逃离实验室将被拆解

在威尔史密斯的电影《机械公敌》中,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因为有了自己的思想,在人类社会中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如今机器人拥有智能这一现象在俄罗斯真实上演了,这个机器人两度私自逃出了实验室,第一次因为电量耗完被搁置在马路中间,第二次逃走未遂,实验室准......

关键字:俄罗斯 机器人 人工智能
条评论

我 要 评 论

网友评论

技术子站

更多

推荐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