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府补贴
  • 长城汽车已笑醒!一年领超5亿补贴红包

    长城汽车已笑醒!一年领超5亿补贴红包

    据国内媒体报道,近日,长城汽车发布的“关于获得政府补助的公告”显示,2018年11月15日至2019年11月15日一年之中,长城汽车及其所属子公司累计收到与收益相关政府补助人民币约5.24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0.06%。 车企收到政府补贴红包也早已成为业内的常规操作了。甚至有部分车企的全年盈利都指望来自于补贴红包。 但是政府及企业的红包也不是白发的,只有当企业在当地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带动当地产业发展,及促进民众就业时,政府才会根据产生的社会效益大小,对企业进行一定的财政补贴。 而在此次长城汽车所受补贴的统计清单中,我们可以发现不仅有中央及地方直接的财政补贴、还有相关的退税优惠收益。但是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其竟然还收到美国政府的激励政策补贴,金额高达167.7万元。可以看出,长城汽车在国内外的影响力都在逐步增强。 此外,据长城汽车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长城汽车营收达到212.02亿元,同比增长18.0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4亿元,同比增长507%,增幅也稳居国产品牌第一。 并且,截至第三季度,长城汽车的总营收达到625.7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17亿元。 在国内车市普遍大幅下滑的情况下,长城汽车的销量及业绩能够保证不降反增。可以说是国产品牌中一片哀鸿中的一道靓丽风景线。不得不说,在造车思路及经营理念方面,长城汽车还是很有自己先进的心得体会。

    时间:2019-12-16 关键词: 哈弗 长城汽车 政府补贴

  • 自燃、“趴窝”、补贴退潮、销量下滑……新能源车原来那么惨!

    自燃、“趴窝”、补贴退潮、销量下滑……新能源车原来那么惨!

    “只有潮水褪去,你才知道谁在裸泳。”最近的新能源汽车圈,用这句话形容似乎最合适不过。“国家补贴”四个字牵动着人们的神经。随着国家补贴退坡,连日以来,不少新能源车企先后被卷入质疑风暴,连环上演新戏码。 一周以前,社交平台上的一张截图成功吸引了人们的关注。截图显示,“原定于10月30日-11月1日在上海新国际举办的新能源自动化技术展,因行业不好致使部分参展企业计划有变,为了保障展会效果,经组委会决议后将展会延期至2020年8月7-9日继续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行”。在这条截图的上方,转发者解释称“原预计60多家参展企业,后来发现30多家已经倒闭了……还有十多家因为参展费用有点贵不打算来了。” 10月14日,《IT时报》记者从展会承办方上海励莱展览服务有限公司相关人士了解到,延期原因是“国家补贴所致”。该人士补充道,“组委会决定延期至明年8月,另外明年规模会比今年更大一些。” 有专家表示,尽管中国新能源车企众多,但大多没有核心技术,随着政策补贴消失,它们将因无“技”可施,离开这一赛道。 1 补贴退坡 “依赖症”难治 “造车新势力”之一的众泰汽车,近期陷入风雨飘摇。 10月8日,有媒体发布了一则“众泰汽车等四家车企年底就会进入破产程序,并涉及下游汽配供应商产业链500亿坏账”的新闻。10月10日,众泰汽车发表声明称该内容完全虚假,已经向公安部门报案。 原以为“破产疑云”即将画上句号,10月14日,比克电池发布公告,起诉众泰汽车在内的4家公司,索要6.21亿元欠款。最新消息是,10月16日,众泰汽车控股股东铁牛集团被爆股权被冻结。 众泰汽车陷入困境由来已久。 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前6个月,众泰汽车销量仅为7.39万辆,同比去年上半年的14.63万辆下滑49.45%。众泰汽车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归属净利润亏损2.9亿元,同比下降195.37%,而2018年同期财报则显示盈利3.05亿元。 今年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都不太景气。中汽协发布数据显示,9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9万辆和8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29.9%和34.2%。 国家补贴退坡,是对这场风暴最主流的解释。 外界将新能源汽车评价为靠巨额补贴砸出来的“高光产业”,近年来,在补贴政策的支持下,新能源汽车制造有着明确的盈利模式。 2009年,一则名为《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财政补贴政策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大步前进,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规模加速扩大。但正因如此,不少新能源车企的盈利模式患上了“补贴依赖症”。 10月11日,工信部发布《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以下简称《补助公示》),其中,比亚迪旗下四家控股子公司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通过审核金额合计为人民币31.58亿元。 而根据2019年半年报,比亚迪期内营收621.8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54亿元,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7.09亿元,占比48.76%。如果回看2018年财报,比亚迪获得政府补贴20.73亿元,约占净利润的四分之三。 2019年3月26日,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与国家发改委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明确在新能源汽车方面,除新能源公交车与燃料电池汽车外,国家中央财政补贴额度将大比例退坡,退坡幅度约为50%。同时,购置环节“地补”也将在2019年6月25日后退出。《IT时报》记者发现,2019年补贴新政实施后,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幅度达70%左右。 政策退坡让生长在温室中的新能源车企迎来了“走出温室”的严峻挑战。 仅“退坡新政”正式实施的首月,新能源汽车市场即刻降温。根据8月12日中汽协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7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4万辆和8万辆,环比降幅高达37.2%和47.5%,同比分别下降6.9%和4.7%,这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自2017年1月以来首次同比下滑。   图表来源:中国汽车工业协会 在某动力电池厂从业多年的一线员工张宁(化名)向《IT时报》记者感慨道:“高峰期是2014-2015这两年,可以说是供不应求,当时销售都不敢接单子了,我们也能拿到14薪。但是四五年下来基本到了瓶颈期,特别是今年随着补贴政策的紧缩,电池厂的订单越来越少,市场慢慢地由国内转向国外。虽然我们主打大客车市场,供给公交车较多,有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是这两年国内大巴车订单也已经饱和了。” 张宁表示,今年上半年电池厂都没什么生意,有时候只做二三十套订单,而据他了解,宁德时代的员工周一到周五几乎都是自觉加班,说是接订单接到手软也不为过。“对电池厂来说,主要有电芯和pack(组装)两大板块。接下来,我们准备把电芯这块留在国内,把pack转移到印度的工厂去做,因为那里的人工成本更低。” 2 技术关难过 质量难获市场认同 近几日陷入舆论风波的还有蔚来汽车。 2018年9月12日,12名由普通用户、合作伙伴与蔚来员工组成的用户代表来到纽交所敲钟,蔚来汽车正式拉开赴美IPO的序幕。上市第二天,蔚来汽车的股价就开始一路狂飙,涨幅超过90%,可惜第三天就遭遇了股价跳水,由涨转跌的过程堪比过山车。 截至10月17日下午5点(北京时间),蔚来股价仅剩1.46美元,而其发行价为6.26美元。 虽然头顶“造车新势力第一股”的光环,上市满一周年的蔚来汽车带来的却是“失血”严重的景象。“特斯拉在15年间累计亏损了50亿美元。相比之下,有着‘中国特斯拉’之称的蔚来汽车只用了4年。”彭博社如此形容。 10月16日,“蔚来汽车正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意向,同时前者将在吴兴区落户一个20万辆年产能的工厂”的消息被湖州正式否认,这让已经深陷持续亏损、销量下滑、股价下跌等多重困境的蔚来汽车再遭重击。 回溯蔚来在2019年的表现,质量应该是困扰它的主要因素之一。今年6月27日,因电池包问题,蔚来召回4803辆ES8,财报显示,这为它带来3.4 亿元的费用计提。更重要的是,召回事件对电动汽车消费者的信心是个极大的打击。 销量惨遭滑铁卢的众泰同样也有质量隐忧。 深圳的魏先生是众泰E200飞鱼的车主。2017年底,他入手了一辆众泰新能源汽车。今年5月,魏先生家人在驾驶过程中多次发现汽车突然失去动力。经售后人员检查发现是汽车发动机电控系统出了问题。 “电控是个大问题,如果在行驶过程中失去动力随时会发生追尾,后果不堪设想。”魏先生向《IT时报》记者表示,在检查出电控问题后,他将汽车停放于众泰汽车的售后维修区等待修理。截至目前,近3个月过去了,众泰方面始终表示没有零件,无法修车。 10月16日,《IT时报》记者就汽车维修问题致电众泰客服,对方登记了汽车的相关信息后便没有了回应。至于汽车何时修好,对方表示,“等通知”。 自买车以来,魏先生加入了深圳一个近300人的“众泰E200车友群”,魏先生发现,不少车主都表示遇到过电控故障,需要更换电控配件,“一位群友告诉我,深圳售后现在停放了十几辆车都在等待更换电控配件。” 10月16日,《IT时报》记者就魏先生的遭遇向众泰汽车方面进行了求证,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没有得到回复。《IT时报》记者注意到,在微博等社交平台,有不少E200的车主也表示有相同的情况。 以上案例只是新能源汽车产品质量问题的一个缩影。事实上,由于盈利高度依赖补贴,为了尽快拿到补贴,很多车企有意无意地缩短了技术研发和产品测试的流程,但这也让新能源汽车的质量成为阻碍消费者进入的门槛。今年以来频频发生的自燃事件便是例证。 德赛集团有限公司战略管理高级主任严石告诉《IT时报》记者,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上二八效应非常明显,每个领域内技术过硬的公司可能一只手就数得过来,无论是动力电池,还是电机、线束、冷却系统等专有零部件。 以动力电池为例,严石表示:“电池厂商最多的时候有200家,可被实际使用的大概只有50家。很多厂商的电池根本达不到车厂的需求,以为把给电单车、手机使用的锂电池改一改就能上,产品质量、技术水平、管理制度都有问题。车厂一开始也许看不出来,等汽车生产出来后就会有各种‘趴窝’的现象。” 如果研发不出好的车型,车企的盈利模式就会面临恶性循环,陷入危机的众泰便是如此。严石指出,造车是非常烧钱的事情,而众泰的造血能力太弱,资金水平也没有试错能力,这一代车型要是卖不出去,接下来就没有能力去做新的研发,马太效应可见一斑。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补贴退坡,很多企业还不能完全适应,这才有销量上的鲜明对比。这也从侧面说明这个行业是靠补贴支撑的,”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表示,“但实际上,尽管新能源车企众多,但大多没有核心技术,政策补贴消失,它们也将离开这一赛道。” “国家为了防止骗补,补贴下发得很慢,最近2017年的补贴才在一批一批地核算。只有用心做产品的企业就能及时收到补贴,加上本身卖得好,才会有充足的现金流。”严石说道。 3 电池和车企抱团 能否取暖?   受大环境影响的还有动力电池厂商。电池是新能源汽车最核心的部件,占整车成本的60%。GGII统计显示,2019第三季度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共12.3Gwh,同比下滑6.9%,环比下滑30.5%。 不过,这个数据下滑在严石看来,是受季节影响,七八月普遍是车企淡季,“今年电池行业增长得极其迅猛,并没有因为装机量减少而使产能受到影响。但中小企业受到大企业挤压,整个行业分化严重。”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电池行业目前正处于竞争加剧的状态。 崔东树表示,过去还没有几个龙头企业的时候,小型的电池企业发展得也还不错。但随着头部企业快速扩张,留给尾部的生存空间就少了。除了电池厂商,如今业内配套的零部件供应商也已经大幅度减少,只有龙头企业建立了自身完整的配套体系,“过去,供应商太散乱了,现在的配套基本上都是厂家自己做,或者由几家核心的零部件企业去做,因此整个电池厂商数量萎缩得很快。” 2018年起,包括东风、广汽、宝马、江铃、吉利在内的整车厂纷纷选择与动力电池“独角兽”宁德时代“联姻”,使得宁德时代成为动力电池领域与车企合资建厂最多的公司。宁德时代方面人士向《IT时报》记者表示,与上汽、东风、广汽、吉利、一汽等重要车企的合资合作是为了与下游领军企业共同发展,形成产业链协同来降本增效。 GGII数据显示,今年Q3,宁德时代的装机量合计7.8Gwh,同比增长46.9%,环比下滑3.9%。 不过,崔东树对这种趋势并不特别看好,“在最新的中国富豪百强榜里,与电池配套相关的人数大幅度增长。电池企业有这么多家,为什么非要被一家绑架?那样整车企业就没有主导权了,利益分配不合理。” 严石倒是比较乐见其成,“新能源汽车卖得贵,要解决这个问题就一定得上量,所以车企要锁定好的供应商。虽然业内一直存在产能过剩的现象,但只有1/10能够被有效利用。那些有资本力量的车企与宁德时代合作,提前把对方的产能包下来,也是合理的。否则一到生产旺季的时候还要去抢产能。” 在这次寒潮中,补贴退坡对小型乘用车(即轿车型)而言更是雪上加霜。《补助公示》显示,2017年申报总补贴额244.14亿元中220.27亿元通过审核,其中获得补贴最大的三家为宇通客车、比亚迪和中通客车,补贴金额分别为45.9亿元、34.61亿元和11.2亿元,补贴总和占全部补贴款的41.68%。和小型乘用车比起来,大型客车显然更受补贴政策的青睐。抱团才能取暖。资源整合才是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

    时间:2019-10-18 关键词: 新能源汽车 自燃 政府补贴

  • 受益政府补贴,蓝思科技前三季净利预增16.5%-23.02%

    10月14日晚间,蓝思科技披露业绩预告,前三季度预盈10.4亿元至10.99亿元,同比增长16.5%-23.02%。而电子制造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3.25%。 蓝思科技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的智能手机主要品牌客户采用前后盖双面玻璃、3D玻璃后盖的中高端新机型显著增多,智能穿戴式设备、智能家居、车载设备等业务稳步较快增长,公司主要产品的产销量实现同比大幅增长。但受人力成本及折旧费用上升、部分产品销售单价同比下降、大量新产品试制投产导致良率损耗较大等不利因素影响,公司产品整体毛利率同比有所下滑。 此外,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对蓝思科技当期净利润的影响约为113,814万元。其中,公司控股子公司蓝思科技(长沙)有限公司接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通知,将获拨“工业发展专项资金”30,000.00万元用于补贴对新产品的前期研发投入,对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时间:2018-10-15 关键词: 蓝思科技 政府补贴

  • 维信诺获政府补贴:成本费用补贴及新产品销售奖励共计人民币2.35亿元

    维信诺获政府补贴:成本费用补贴及新产品销售奖励共计人民币2.35亿元

    7月3日,维信诺发布公告,公司控股子公司国显光电近日获得政府补助。昆山开发区管委会为支持国显光电的经营发展,对国显光电申请的2018年第二季度补贴申请进行批复,同意给予国显光电第二季度成本费用补贴及新产品销售奖励补贴共计人民币2.35亿元。 维信诺表示,上述政府补助,预计增加上市公司2018年利润总额12,048.39万元。 6月29日,维信诺曾发布公告,公司子公司及孙公司近日收到政府补逾6亿元,其中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预计增加上市公司全年利润近4.5亿元。

    时间:2018-07-06 关键词: 电源资讯 维信诺 国显光电 政府补贴

  • 补贴退坡 混动车型将是明年趋势

    补贴退坡 混动车型将是明年趋势

    “政府补贴减少,消费者里程需求增加,但电池成本不降低,同款车的售价不能上涨”这是目前我国新能源车企面临的很大的问题。补贴逐渐退坡,车企的发展方向会发生如何变化?“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将是明年的发展趋势,”华泰新能源研究院院长杨伟斌预测。   在12月21日以“后补贴时代的产业融合”为主题的2016(第二届)中国新能源汽车领袖峰会上,杨伟斌在演讲前举了一串例子:上汽荣威e950成中直机关首批新能源公务用车;长安、吉利联手科力远云内动力打造混动车;奇瑞艾瑞泽7混动车型也已经上市……这些信息都说明了目前大多车企已经纷纷加入了混动车发展的行列。 “按照既定的退坡方案,250公里以上车型两级补贴在北京和天津分别下降2.2和2.75万;如果是网传的四部委已签订的新能源补贴政策,150-250km补贴仅有2.4万,两级补贴下降在4万以上;不论是哪种退坡版本,补贴大幅下降将给整车厂带来巨大的成本压力。”杨伟斌详细计算了补贴退坡对具体车型的影响。   但就今年的发展情况看,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公布的产销数据显示,1-11月,我国新能源乘用车共销售40.2万辆,其中纯电动汽车销售29万辆,占比高达72%;而插电式混合动力近销售7.3万辆,占比仅为18%。在补贴政策退坡的影响下,企业在新能源汽车的战略布局将发生方向上的变化。 据杨伟斌透露,华泰新能源已经加快在混合动力车型的研发布局,目前增程式混动研发进入功能3的开发阶段,新车很快就会上市。

    时间:2016-12-21 关键词: 混合动力汽车 插电式 政府补贴

  • 发改委:将逐步取消光伏发电补贴

    发改委:将逐步取消光伏发电补贴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电价处负责人侯守礼近日介绍,我国将完善光伏发电补贴标准,建立补贴逐步下调机制。考虑价格政策衔接、项目建设时期不同等实际因素,初步考虑制定差异化光伏发电补贴标准,并伴随产业技术进步逐步下调光伏发电补贴水平,直至取消补贴。 侯守礼介绍,在各项利好政策的激励下,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迅速,但也出现了弃光现象严重、补贴资金缺口加大等突出问题。光伏发电作为新能源发电类型,一方面需要政府继续扶持,鼓励发展;另一方面,从长远来看也必将走向市场,参与市场竞价。目前,以标杆上网电价、燃煤机组标杆电价间差价进行补贴的光伏发电补贴机制,存在与电力市场化改革难以衔接的实际问题。 他说,要改革光伏发电价格形成机制,研究逐步将直接制定分资源区标杆电价水平转为制定价格形成规则,即上网标杆电价由当地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含脱硫、脱硝、除尘)或市场交易价格,与定额补贴两部分组成,将现有差价补贴向定额补贴转变。同时,鼓励项目参与市场竞价,强化市场竞争在发电价格形成中的重要作用。

    时间:2016-05-03 关键词: 新能源 光伏发电 电源资讯 政府补贴

发布文章

技术子站

更多

项目外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