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隐形眼镜
  • 可变焦隐形眼镜问世 前景还不可估量

    可变焦隐形眼镜问世 前景还不可估量

    7月30日消息 日前,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研究人员研制出一款通过眨眼放大画面的隐形眼镜。这款隐形通过眨眼时产生的电信号让隐形眼镜改变焦距。 当隐形眼镜感受到眨眼产生的电信号会膨胀或缩小,达到改变焦距的目的。当然,现在这项技术仍在概念验证阶段,参与研发的蔡胜奇(音译)教授表示,这一隐形眼镜通过围绕在眼睛周围的五个电极来控制。 当电极感受到微电流,就能对隐形眼镜作出相应的改变。现阶段这款隐形眼镜仍然需要佩戴特定的器材才能探知电信号的变化。虽然现成的产品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面世,但是这款隐形眼镜的前景还是不可估量的,适合老年人和视力较低的人群使用。

    时间:2020-05-28 关键词: 智能隐形眼镜

  • 初创公司推出可通过增强图像覆盖来帮助视力障碍的智能隐形眼镜

    初创公司推出可通过增强图像覆盖来帮助视力障碍的智能隐形眼镜

      一家专注于“隐形计算”的初创公司发布了一款智能隐形眼镜,它可以在用户的视野中提供增强现实显示。   Mojo Vision隐形眼镜提供了信息和通知的显示,并允许用户通过聚焦在特定的点上进行交互。   该公司在隐形模式下开发了大约10年的刚性隐形眼镜,也可以通过增强图像覆盖来帮助视力障碍的人,并已获得美国批准将其作为医疗设备进行测试。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德鲁•帕金斯(Drew Perkins)表示:“Mojo有一种隐形计算的愿景,你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得到想要的信息,而不会在不需要的时候受到数据的轰炸或干扰。”   在一次给法新社记者的演示中,该公司的高管向用户展示了隐形眼镜如何通过将一个微型led显示屏投射到视网膜上,让用户看到一个虚拟的提词器、导航指令或其他漂浮在视野中的交互作用。   一个戴着两个镜片的用户,可能会配上一个矫正处方,可以通过集中注意力在一个图标上来“点击”——例如,启动一个音乐播放器——然后通过转移视线来关闭。   Mojo表示,它没有推出商业应用的时间表。但该隐形眼镜已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被认为是一种测试隐形眼镜的“突破性”设备,可以帮助患有黄斑变性或视网膜色素变性等视觉障碍的人。   这家位于加州萨拉托加(Saratoga)的初创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史蒂夫·辛克莱(Steve Sinclair)说:“如今,这些人得不到科技的充分服务。”   该公司表示,隐形眼镜的设计目的是为“低视力”人群提供增加视力的覆盖层,并可能有助于移动、阅读和其他功能。   Mojo已经筹集了1亿美元,拥有在谷歌、苹果和其他硅谷公司的经验的高管,还有眼镜师和眼科医生也参与了这个项目。   隐形眼镜的目的是让人们远离物理设备,与科技进行更自然的互动。它还可以应用于商业领域,让工人或专家在不使用笨重的耳机的情况下,在他们的视野范围内获取实时信息。   目前的挑战是如何将可穿戴设备所需的复杂电路、图像传感器、无线电台和电池整合到镜头中。   高管们表示,目前的版本将通过一个可以夹在腰带上的便携中继盒无线传输和接收信息,但他们希望未来能直接连接到智能手机上。   该公司将与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盲人和视障人士Vista中心一起测试其视觉增强应用程序。

    时间:2020-05-07 关键词: 增强现实 智能隐形眼镜

  • 希望破碎!眼泪监测血糖不靠谱,谷歌叫停智能隐形眼镜研发

    很遗憾,一个曾被看作有望替代有创血糖检测的方案破灭了。 近日,据路透社、CNBC等外媒消息,Alphabet公司生命科学部门Verily日前表示,将暂停其监测血糖水平的智能隐形眼镜。     谷歌于2014年推出针对糖尿病人的智能隐形眼镜项目,希望在隐形眼镜上嵌入传感器监控眼泪的泪糖水平,达到实时监控糖尿病患者血糖变化的目的。 至于暂停该项目的理由,Verily的 CTO Brian Otis在一篇博客中表示,它确实在受控环境中取得了一定成功,但由于眼睛所处的动态环境,在实际测试中的表现却不尽人意。他们发现通过检测眼泪来确定血糖情况的技术方向,存在难以逾越的技术鸿沟。换句话说,像唾液一样,眼泪也并未被证明是一种靠谱的检测血糖的方式,其技术挑战已经超过了Verily的能力范围。 “我们对葡萄糖感应镜片的临床研究表明,我们测量泪液葡萄糖和血糖浓度之间的相关性,并不足以支持医疗器械的要求。”上述部门表示。 Verily此前隶属于Google X,该部门一直同瑞士诺华(Novartis)的眼保健部门爱尔康公司(Alcon)合作开发智能隐形眼镜,并累计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的研发费用。如今项目关停的结果令人遗憾,因为如果Verily的设想成立,这将为糖尿病患者减少很多日常检测的痛苦。传统的血糖检测方式需要侵入式的穿刺皮肤,患者需要经常刺破手指取血,比如1型糖尿病患者每天需要取血6次。     科技公司和研究机构一直对无创伤检测血糖的技术以及其中的商机兴趣浓厚。早在1982年,世界上第一款手腕式无创血糖仪就面市了。但由于无创检测血糖的准确性很难保证,至今世界各地的研究者都在不停寻找新的技术方案。譬如英国利兹大学的GinJose教授及其团队,曾研发了小型低能量激光仪器,通过激光感应监测血糖;卡迪夫大学工程学院的一个研究团队,则试图通过微波来追踪血糖水平; 据外媒 gizmodo 报道,一支来自清华大学的团队曾在 Science Advances 发表了一篇名为《用于无创血糖监测的电化学双通道类皮肤生物传感系统》的论文,展示通过一款非常轻薄、类似于皮肤贴片的生物传感器,无创伤监测血糖的方式。 为什么无创伤检测检测血糖那么难?原因是,在实际操作中,人体活动和外部环境中的因素会影响无创血糖设备的准确程度。此外当人们试图用其他体液替代血液去检测血糖,证明体液中葡萄糖浓度与血液中葡萄糖浓度的相关性也有一定难度。 Alcon在其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是和Verily一起决定暂停这个项目。但两家公司表示将把这项研究中的一些经验复用到其他领域,继续研发另外两个“智能眼镜”项目,一个是用于老花眼,或远视,而另一个旨在帮助患者改善白内障手术后视力。 同时,虽然未能单以隐形眼镜来监测糖尿病况,但 Verily 还有一个与 Dexcom 合作开发的微型持续血糖监测仪。

    时间:2018-11-19 关键词: 谷歌 智能隐形眼镜 眼泪监测血糖

  • 索尼奇葩智能隐形眼镜的专利曝光 偏要眨眼的时候拍照?

    索尼奇葩智能隐形眼镜的专利曝光 偏要眨眼的时候拍照?

    在移动终端快速推进的时期,索尼没有把握好机会,甚至频频传出破产的消息。原以为索尼会从此一蹶不振,但随着今年VR技术的兴起,索尼推出PS VR,再度登上科技行业的风口浪尖。而除了VR产品,索尼在今年也被曝光出不少诸如原型桌面投影仪等不少黑科技。 近日,索尼一款智能隐形眼镜的专利曝光。虽然相应的产品尚未面世,但又为索尼的黑科技增添一员大将。 这是一款通过眨眼就能拍照的相机 提到“智能隐形眼镜”,你也许会将它和那些智能手环、智能手表的可穿戴设备联系到一起。虽然索尼的这款智能隐形眼镜也属于可穿戴设备的范畴,但它并不是用来测量心率脉搏之类的身体数据的。索尼所做的,是将隐形眼镜和照相机结合到了一起。也就是说,佩戴了这款隐形眼镜,即便你丢掉数码相机和手机,也可以进行拍照。 从索尼专利中的设备结构图上来看,虽然这是一款集成在隐形眼镜上的“微型相机”,但它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除了配备有摄像头、存储设备以外,这款隐形眼镜上还集成了无线通信处理模块和一个压力传感器。不过,关于摄像头的具体参数目前尚未公布。不过相信这款隐形眼镜配备的摄像头应该不会太差——毕竟现在微型摄像头技术已经比较成熟。 索尼专利中的设备结构图 在佩戴这款隐形眼镜后,用户通过眨眼就可以操控设备进行拍照。看到这里也许你会想:人一天要眨眼17000多次,那不是要拍几万张照片?这种担心纯属多余。镜片上集成的压力传感器可以识别出眼睑的压力,所以一般的眨眼并不会触发设备采集照片。想要拍照,用户需要在眨眼时用点力。 考虑到人体一直处于移动的状态,在移动状态下采集的照片可能会出现虚焦的情况。索尼这款隐形眼镜的开发者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设计的时候也给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法——用户如果处于移动的状态下,只需要快速眨眼,就可以让相机的快门速度提高,从而避免拍摄的照片出现虚焦的情况。除此之外,通过移动眼球,用户还可以完成变焦、调整光圈等 除了可以拍摄照片,这款隐形眼镜还支持拍摄视频。在拍摄完成后,用户可以通过隐形眼镜上集成的无线通讯处理模块将拍摄的照片和视频传输的其他设备上。 应用场景?脑洞还可以更大 间谍 估计大部分人跟我有同样的想法:这款隐形眼镜简直就是为间谍、卧底量身打造的产品。在国外电影上,我们经常看到间谍们潜入敌方的老巢,偷偷使用相机拍摄一些照片反馈给自己的盟友。 在这类型的电影中,不少间谍都因为拍照暴露自己的身份,招致杀身之祸。但是有了索尼这款隐形眼镜的帮助,间谍们可以轻松完成情报刺探工作。即便敌方有人发觉你一直在眨眼,有点奇怪,你也可以放心大胆地跟他们解释:不好意思我昨晚熬夜了所以眼睛有点不舒服。 除了间谍,这款隐形眼镜也能给记者提供不少帮助。以往,记者都是通过相机采集新闻现场的照片。虽然近年来手机的拍照性能有所提高,但是如果在诸如阅兵现场等人群密集的场合中,想通过手机拍照一样非常麻烦——要知道,在比肩继踵的人群中,想把双手举起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是有了索尼这款隐形眼镜,记者只需要站在人堆里,挑个好的角度不停眨眼就行了。完成拍摄后,记者也可以现场将照片传输到手机中,然后就可以将照片发回到编辑室内“坐阵”的同事手中让他们进行后续编辑,也可以直接现在编辑微博对外推送。 纪录片摄影师 不仅如此,这款隐形眼镜也可以给纪录片拍摄者提供一种全新的拍摄方式。 不少人都看过《动物世界》。这个记录野生动物日常的纪录片非常受欢迎,但拍摄起来非常辛苦。在一些地形状况良好的地方,摄影师可以直接使用摄像机进行拍摄,但如果到了一些地形崎岖的地方,想拍摄就需要借助机器人、无人机等工具。而如果你想拍摄蛇洞等动物巢穴画面,那么连无人机都无能为力了。而索尼这款隐形眼镜的出现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以兔子为例,在拍摄之前,摄影师可以捕获一只兔子,随后给兔子戴上这款隐形眼镜。等着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以后,将兔子放回大自然,摄影师只要保证一直位于兔子附近,就能够轻松获得由兔子的第一视角拍摄到的画面。 较之以往的常规纪录片,这样拍摄的画面能够更真实的反应动物的生活,也能窥探到更多我们平时难以捕获的画面,对于生物学家进行野生动物研究也很有帮助。不仅如此,因为在这种拍摄模式下获得的视频都是通过野生动物的第一视角捕获的,如果将这类视频与当下大热的VR设备结合起来,一定能给观众带来不同寻常的观看体验。 既然是黑科技,当然有不完善之处 佩戴不方便 从索尼专利中的设备结构图上可以看到,这款隐形眼镜的相机位于镜片的左上部分。在佩戴的时候,用户也需要尽量将位置调整准确。如果佩戴不当,很可能导致拍摄到的画面是倾斜的。照片画面倾斜还可以通过ps等软件后期处理一下,但视频就不太容易处理了。 不仅如此,由于人眼球的不同位置可以捕获到的眼睑的压力不同,所以佩戴位置不准确很可能导致传感器无法正确识别拍摄信号,出现误拍或者无法拍摄的情况。 隐形眼镜本就是个很小的物件,集成在上面的相机更是小之又小。想要尽可能地将这个隐形眼镜佩戴到合适的位置,可能需要花费用户不少时间。 可能侵犯他人隐私 在公共浴室中使用手机拍摄他人裸体照片并上传到网络上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一旦索尼这款集成了相机的隐形眼镜面世,不法分子可以更猖狂地进行偷拍。不仅在公众浴室,就算到了公共厕所等不便于掏出手机的地方,一样可以进行偷拍。 如何规范用户行为、保障他人隐私不受侵犯?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设备易损坏 佩戴过隐形眼镜的朋友应该知道:隐形眼镜需要每天进行清洗。在清洗隐形眼镜时,我们需要将隐形眼镜放在手掌中,加入护理液进行揉搓清洗。在揉搓过程中,很可能就会将上面集成的电路、传感器或是摄像头揉坏。 要知道,如此黑科技感爆棚的东西,价格往往都极其高昂,不小心弄坏可不会只肉疼一两天。 成本高昂,无法频繁更换 隐形眼镜在佩戴了一段时间后,就会出现不同层度的磨损。磨损一但出现,不仅会影响佩戴效果,还可能对用户的眼角膜造成磨损,因此在使用隐形眼镜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定期对其进行更换。 目前市面上的隐形眼镜使用期限最长的也不过是一年。一年换一副几百块的隐形眼镜对大部分人来说都能处于经济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但如果让你一年换一副集成了照相机的隐形眼镜,那估计没几个人能负担的起。 近视、远视用户使用效果不同 由于隐形眼镜是直接贴合在人的眼球上,所以它的镜片都是有弧度的。对存在近视、远视等视力问题的用户来说,不同用户需要佩戴的隐形眼镜的厚度都会略有不同。虽然隐形眼镜不像传统眼镜那样厚薄分别很明显,但由于其上集成的相机也十分微小,所以镜片厚度稍微发生一点点变化就会导致成像效果出现偏差。 当然,即便有这些不完善之处,索尼的这款黑科技满满的隐形眼镜还是非常酷炫的。

    时间:2016-05-04 关键词: 索尼 专利 智能隐形眼镜

  • Peter Thiel看中的智能隐形眼镜,可能比Google的还要厉害

     有一个22岁的大学辍学生Harry Gandhi,试图构建一个能帮助人们跟踪健康状况的智能隐形眼镜。他将放弃大学学习,全职投入到初创公司Medella。 他放弃学业的原因可能会让很多人羡慕。他是被Thiel Foundation选中的20名大学生之一,这个基金会由谷歌投资者Peter Thiel建立,它给选中的大学生10万美元,但要求他们辍学并全心专注自己的事业。   Medella公司成立于2013年,如今有7名全职员工。根据美国糖尿病协会报告,2012年大约有2910万美国人(占美国人口9.3%)饱受糖尿病的折磨,与该疾病的相关医疗花费从2007年的174亿美金上升到245亿美金。基于这种情况,Medella希望构建一个能检测眼泪的血糖含量,以帮助病人管理糖尿病的智能隐形眼镜。     Medella的产品目前处于原型阶段,它的设计思路是在隐形镜片里面植入一个能测量眼泪血糖含量的生物传感器,通过一个电路进行处理数据后,再用天线将数据传输到一个小设备上,然后发送信息到带有蓝牙功能的工具,例如智能手机,用户只需要下载一个APP就能分析数据了。 现在隐形眼镜需要这个设备作为中间人来放大信号,同时用无线传输方式将能量传回隐形眼镜。Medella团队成员考虑利用眼睛周围的运动和电化学信号来使这个设备工作,但Gandhi认为人与人之间有太多电化学变化,所以这个方法不靠谱。公司也考虑过在镜片上装电池,但这样做会使产品的体积变得更大。 团队还要考虑1型和2型糖尿病患者,从测试中,Gandhi发现1型糖尿病患者需要不断地监控血糖浓度,而2型患者则断断续续。Medella希望最终版本是一个能帮助2型糖尿病患者的产品,当患者想测量血糖水平时,只需要在眼睛前面挥动一下手机即可。公司正在构建自己的应用程序来管理数据,可以分析的数据量有很多,患者的血糖水平将加上时间标记,利用GPS功能,病人就能了解一天中不同活动对血糖浓度的影响。     在智能隐形眼镜技术领域,Medella并不孤单,科技巨头如诺华制药、谷歌和微软已经在过去几年里公开提出过类似的技术,雷锋网之前也报道过谷歌的智能隐形眼镜。“在未来两到三年,这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行业”,Gandhi说,不过他拒绝透露产品的上市日期。 另外,Gandhi并不是一个菜鸟,Medella是他的第二个创业公司,他第一个创业公司是做基因测序的,但失败了。

    时间:2015-06-08 关键词: peter 智能隐形眼镜 thiel

  • 2015谷歌项目前瞻:智能隐形眼镜好似天方夜谭

    谷歌也许是世界上最有雄心壮志的高科技公司了。对它来说,2014年又是一个丰收之年:谷歌发布了一个新的Android版本,打造了手表、电视等版本的操作系统,开始对旗下的每款产品进行重新设计,并且赚得了大笔的广告收入。 但谷歌最耀眼的地方是它的未来。该公司涉足了几乎每一种令人心潮澎湃的未来技术,无论是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生物技术,还是可穿戴式计算机。 有人会说:“聚焦于自己擅长的事情才能成功。”但是涉足尽可能多的领域似乎却是谷歌的兴旺繁荣之道。谷歌拥有丰富的资金和人才,没有理由把自己局限在一个特定的细分市场之中。 以下是科技媒体ArsTechnica对谷歌2015年发展的前瞻预测。 Nest:谷歌的家居自动化部门 2014年,谷歌在家居自动化领域大举扩张,似乎想把该领域培养成公司的下一个大型生态系统。 2014年刚开始时,谷歌就斥资32亿美元收购了Nest温控器公司Nest Labs。此后不久,有消息说Nest的创始人和“iPod元勋之一”托尼-法戴尔(TonyFadell)直接向谷歌CEO拉里-佩奇(LarryPage)汇报工作。该公司只有极少数雇员可以直接向佩奇汇报,他们通常是谷歌各大部门的负责人。 2014年,Nest收购了家居自动化公司Dropcam和Revolv。Dropcam生产WiFi摄像头,被收购后在业务上似乎没有什么变化。Nest现在的产品包括Nest恒温器、NestProtect(一种智能烟雾探测器)以及Dropcam网络摄像头。 Revolv更加特别一些。它生产和销售的是一种“智能家居枢纽(hub)”。不同于Dropcam的是,它被谷歌Nest收购之后,原有业务马上关停。Nest和Dropcam在具体的智能家居空间内都很成功,他们生产的是个别产品,但Revolv完全不一样,它是一个生态系统级别的产品。 要了解Revolv是什么,我们就要了解智能家居枢纽是什么。现在,在你的家或办公室里,有一大堆使用无线连接的产品,它们都搭载了WiFi芯片。而你安装了一个WiFi路由器,它把一切连接起来,让这些设备能够上网。智能家居枢纽基本上也是一样的道理。目前你可以买到各种联网的“智能家居”产品:电灯开关、灯泡、电源插座、门锁、车库开门器和传感器等等,所有这些东西都可以远程触发或读取。要想让你这些智能家居产品彼此连接,而且可以上网,你就需要一个智能家居枢纽,就好比你的台式电脑、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等等需要WiFi路由器一样。 那么为什么不直接使用WiFi路由器呢?因为很多东西需要电池供电,而WiFi是非常耗电的。没有人愿意每天晚上给门锁充电,所以,业界制定了一些耗电量少的无线协议,这样电池的续航时间就可以以年为单位计算,而不是以小时为单位。 在智能家居领域,人们最常提到的一个问题是:就像当年的“蓝光与HD-DVD”之争一样,这个领域也存在一些彼此具有替代性的、互相不兼容的无线协议。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像Revolv这样的智能枢纽使用了多根天线。就好比你的路由器可能有WiFi无线,也有以太网插口一样。好的智能家居枢纽可以弥合多个不兼容的标准。Revolv是市面上兼容性最强的枢纽设备,它有七根不同的无线天线。 智能家居枢纽的另一项任务是为用户提供操作界面,它通常会采取app的形式。软件界面是家居自动化领域最需要改善的地方。关于它,目前有两种不同的理念:一种是彻底自动化,即在你想打开灯、打开门锁的时候,它们就会打开。这是很难做到的,而且效果也称不上完美。另一种是手动打开它们,这需要好几个步骤,比如为了开一盏灯,你需要解锁手机,打开一个应用,然后进行操作。 当然,谷歌是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之一,所以我们猜测,谷歌之所以收购Revolv,是想借此开发独特的智能家居软件。谷歌过去做过这样的尝试。在收购Nest之前,据说谷歌尝试过研发EnergySense智能恒温硬件。 最近Nest也在生态系统方面做了一些文章。“WorkswithNest”是一个API程序,Nest可以通过它和其他智能家居设备通信。比如,当一个活动跟踪器感应你就要从睡梦中醒来时,就会触发Nest恒温器,升高房间内的温度。或让LED灯和NestProtect烟感器进行通信,当后者检测到烟雾时,LED灯就会闪现红光。 最近,我们看到了谷歌和Nest之间的初步集成。你对谷歌应用说:“OK谷歌,把温度设置为75度”,它就会对Nest进行相应的调节。谷歌应用还可以告诉恒温器,你什么时候在家,什么时候外出,这样它就可以在你到家前预先升高房间的温度。 谷歌的竞争对手似乎也在加紧智能家居产品的研发。SmartThings智能家居枢纽原本是一个Kickstarter项目,三星在2014年8月收购了它。不过,不用于Revolv的是,SmartThings设备仍然在市面上销售。苹果也发布了HomeKitAPI,用来将智能家居产品和iPhone配对。 Android M和谷歌的功能实验 虽然Android5.0发布才不久,但是我们已经可以对下一个Android版本进行一些想象了。因为从谷歌总部泄露出来的消息来看,该公司正在开展一些Android项目,而且我们还第一次听到了“Android M”的说法。虽然这些项目仍然有被取消的可能,不能保证全部都会顺利推出,但是看看谷歌在进行哪些努力还是很有意义的。以下就是其中几个项目: 1 指纹识别的系统级支持 据说Nexus6原计划配备一个指纹传感器,但在开发过程中被取消了。 苹果拥有Touch ID,三星、摩托罗拉和HTC都曾推出过自己的指纹解决方案,但谷歌有可能会为指纹识别提供系统级API支持。指纹读取器可以用来解锁屏幕,各种应用也可以利用指纹传感器来进行验证。这是谷歌正在开发的一项功能,我们可能会在Android的下一个主要版本看到它。 从Nexus6指纹传感器被取消的传言来看,谷歌似乎想使用“刷卡式”指纹识别器。错误提醒包括“太快”和“太慢”,这意味着你必须在传感器上滑动手指。对于苹果以外的公司,Synaptics似乎是智能手机指纹识别器硬件解决方案的不二之选。该公司已经发布了一些有意思的产品,比如集成到触摸屏中的指纹读取器等。 2 可以选择开关应用权限 是否允许一个应用定位手机、使用摄像头等等,iOS会事先征求用户的许可,而且iOS6还添加了用户隐私选项控制面板。但是,即使是最新版的Android,也无法令隐私倡导者感到满意。 谷歌一直在尝试改变这种状况。Android4.3有一个隐藏的功能,名为“AppOps”,倒是可以满足隐私倡导者的需要:每个应用请求的每个权限,都有一个“开启、关闭”的开关。如果你不希望某个应用使用你的麦克风,只要关闭它的这个权限就行了。 这个隐藏功能被发现后,一些人对谷歌表示了赞赏。但该功能“不属于最终用户界面”,仅作测试和开发之用。对于一般用户,AppOps会导致很多问题。比方说,如果你关闭了某个应用的某个重要权限,导致这个应用崩溃,你可能会看到错误提醒,但却不知道是因为权限被关闭引起了这个错误。 但隐私倡导者仍然需要一个一目了然的权限管理面板。iOS就有这样的功能,所以谷歌很可能会进一步完善AppOps,使之成为一个真正的控制面板。目前的主要问题是它没有与用户进行良好的沟通。如果用户对权限的选择导致一个应用无法使用,那么用户需要获得通知,知道该应用是因为没有获得某个权限而不能使用。 3 分屏功能 就像指纹识别一样,一些Android设备厂商自己已经在提供并排显示应用的功能了,现在谷歌正在考虑为它提供系统级支持。Android4.4实际上支持一个很初级的方式,在屏幕上同时显示两个应用。它可以使用,但效果不怎么好。 谷歌的用户界面设计师们也在试验分屏功能的界面细节。侧重点集中在平板电脑的用户界面上,他们已经想出了一些很好的点子,比如当一个应用的尺寸足够小时,会变成手机模式。 分屏是一个比较重大的、生态系统级别的变化,谷歌在推出它时会非常谨慎。 4 Android成为一个真正的汽车信息娱乐操作系统 谷歌目前有个车内互联项目:AndroidAuto。虽然从名字来看,AndroidAuto应该和AndroidWear和AndroidTV属于同一个类别(特别定制的Android版本),但实际上并非如此。AndroidWear和AndroidTV和普通的Android版本一样,属于嵌入式操作系统。但AndroidAuto却是在汽车现有信息娱乐系统的操作系统之上的一个界面。AndroidAuto在手机上运行,其界面通过一根USB线连接到汽车的显示屏上。它不是在车载电脑上运行的,无法控制像空调和收音机这样的外设。 已经有好几家媒体报道,谷歌正在开发一种比AndroidAuto更加高级的东西。该公司希望Android变成一个完整的、嵌入式车载信息娱乐操作系统。它虽然在本质上和眼下的AndroidAuto不同,但是两者看上去却不乏相似之处。 如今,车载信息娱乐系统通常是基于黑莓QNX、Linux或者WindowsCE的,它们都没有现成的汽车界面。提供Android系统具有重要意义:这个操作系统拥有你希望在汽车平台上获得的各种东西:从触摸操作、流畅界面、拥有数百万开发者的开放平台,直到谷歌地图导航。 5 用另一个即时通讯平台与WhatsApp竞争 谷歌有一种“twoofeverything”的倾向,也就是说,创建多个互相竞争的产品,从不同的方向来解决问题或者开拓市场。安迪-康拉德(AndyConrad)是GoogleX生命科学部的领导者,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佩奇如果觉得某个问题有两个不错的解决方案,就会在这两个方案上都进行战略投入。” 所以,如果谷歌在Hangouts之外,另外又推出一种即时通讯服务,那也不足为奇。 2014年有报道称,谷歌在研究一种新的即时通讯平台,试图与WhatsApp展开竞争。WhatsApp在美国倒是人气一般,但在全球拥有6亿活跃用户。Facebook在竞购战中战胜谷歌,以19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WhatsApp。 印度拥有7000万WhatsApp用户,谷歌计划首先在印度推出一个和WhatsApp竞争的产品。报道称,谷歌的这个产品将是完全免费的,而且更奇怪的是,用户甚至不需要谷歌帐户就可以使用它;该项目仍处在“早期发展阶段”,有可能在2015年推出。 Chromecast2——支持“第二屏”互动的新硬件 35美元的Chromecast是谷歌旗下一款非常成功的产品。它运行简化版Chrome操作系统,可以插在电视HDMI接口上。在同一WiFi环境下,用户通过Chromecast能将手机或平板上播放的Youtube视频推送到电视上。 谷歌表示,该设备的销量“数以百万计”。尽管谷歌推出了AndroidTV和NexusPlayer,但Chromecast也不会就此引退。 谷歌的一名副总裁曾在采访中表示,他们即将推出新版Chromecast。新版本可以支持“第二屏”活动和应用,在电视机上播放节目的时候,智能手机或平板可以显示与节目相关的信息。第一代Chromecast的“第二屏”功能非常有限。 虽然谷歌并没有提供“第二屏”体验的具体信息,但你可以从GooglePlayMovies中一窥端倪。如果在GooglePlayMovies中暂停播放电影,你可以点击一个演员的脸,看到他的相关信息,比如姓名,他演过的其他电影等等。不妨想象一下:你不用暂停电影,让它继续播放,同时你从平板电脑或手机上看到这些信息。 虽然抱怨一个35美元的设备显得有些无聊,但第一代Chromecast确实不太完美,流媒体质量还有待改善,而且它也不支持速度往往更快的5GHzWiFi频谱。 虚拟现实:Cardboard Cardboard是一副简单的3D眼镜,但这个眼镜加上智能手机就可以组成一个虚拟现实(VR)设备。Cardboard在谷歌I/O大会上推出的时候,看上去好像是来搞笑的,但谷歌对它却是认真的。公司最近为它专门成立了一个虚拟现实部门。 安德鲁-纳特卡(AndrewNartker)是这个新的“Cardboard部门”的产品经理,在一次采访中,他说:“谷歌致力于虚拟现实,我们要创建一个由开发商和制造商组成的生态系统……我们想向大家展示,虚拟现实可以做到什么程度。Cardboard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谷歌一直在生态系统端上努力。该公司透露,市面上的Cardboard设备已经超过50万部。谷歌最近推出了Android版的CardboardSDK,还为人气引擎Unity制作了一个插件。PlayStore现在也有很多虚拟现实应用,谷歌正在招聘虚拟现实领域的全职员工。 但是,Cardboard目前还有很多的局限性。它只支持大约5英寸屏的手机;Nexus6或Note4这样的平板手机就使用不了。它也没有头带。用户只能靠手把它举在眼前,而它的输入方式只有头部跟踪和侧面的一个滑块按钮。其实最好是给它配上一根头带,可以支持免提操作,那么用户就可以腾出手来用手柄了。 谷歌最近想了些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新版Cardboard应用增加了对额外的、非“默认”观看器的支持,可以通过扫描印在Cardboard上的QR码来添加。因此,只要谷歌愿意,就可以发布支持平板手机或者手柄的版本。 Google X生命科学:“谷歌健康部门” 人们通常认为,生物医学工程是由医疗机构研究的科技,但谷歌正在反其道而行之:由科技公司来发明医疗解决方案。促进医疗发展有多重要?谷歌CEO拉里-佩奇有过切身体会,一种无法诊断出来的声带疾病已经折磨了他14年之久。 谷歌拥有丰富的资金和人才,进军医疗领域也不足为奇。它的大部分医疗科技项目都隶属于GoogleX,那里拥有一个完整的“生命科学”部门。 GoogleX生命科学主管安德鲁-康拉德(AndrewConrad)说:“GoogleX在生命科学领域的使命是,推动‘被动医疗’向‘主动医疗’转变。归根到底,它的目的是通过预防工作,来减少疾病,延长人们的平均寿命,让大家享有更长寿、更健康的生活。” 这个新的GoogleX部门想推动“被动医疗”向“主动医疗”转变,方式是寻找一些办法,来持续监测患者的状况。谷歌希望利用纳米技术,研发出可穿戴或者可摄入的产品,来检测你身体发生的各种事情,这样一来,你的手机可能就会比你自己先知道你生了病。GoogleX的宗旨是尝试各种疯狂大胆的、大家都认为不可能实现的点子。所以,下面我们就来介绍一些这样的点子。 1 智能隐形眼镜 谷歌希望研制出一种智能隐形眼镜,可以通过佩戴者的眼泪来测量他们的血糖水平。这听起来好像是天方夜谭,但谷歌似乎真的在努力将这个点子转化为真正的产品。 对于一家高科技公司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要遵守医疗领域的繁琐规定,并进行测试,以便把产品推向市场。因此,为了推出智能隐形眼镜,谷歌已经与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之一诺华公司(Novartis)达成合作协议。诺华公司将为谷歌智能隐形眼镜技术提供授权,两家公司将进一步合作开发这项技术。 它们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推出测量血糖的隐形眼镜。诺华新闻稿将其描述为“对体内血糖水平持续进行微创测量”,隐形眼镜将与智能手机无线连接,传送测试读数。有些糖尿病患者本来需要每天扎手指做测试,如果只需要每过一段时间就检查一下手机,对于他们而言无异于一个福音。 用智能隐形眼镜来解决老花眼问题,是这两家公司合作的另一个项目。其目标是用隐形眼镜来帮助“恢复眼睛天然的自动聚焦功能”。 至于这些项目的时间表,诺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表示,如果两家公司没有在五年内推出一个足以商业化的产品,他将会感到“很失望”。 2 基线研究 如果你发现自己受了伤,或者身体出了毛病,你会去看医生。GoogleX希望它的检测产品能够在这之前就能发现你身体的问题。特别是像癌症这样的疾病,早期发现的治疗效果是最好的。 为了能够检测出问题,首先你需要知道一切正常是什么样子,这就是“基线研究”的目的。“基线研究”是谷歌与杜克大学、斯坦福大学合作的一个项目,该公司从数以千计的健康人那里收集大量数据,以便得出“正常人像什么样”的基准。 这个项目需要收集受试者的体液(比如尿液、血液、唾液和眼泪)、全基因组测序数据、家族遗传病史,以及在食物、营养成分和药物方面的代谢信息,不过谷歌的专长就是收集和处理大量数据,得出趋势。这个项目是大数据在医疗领域的运用。 “基线研究”为进一步的测试创建了基准。谷歌知道“健康人是怎么样的”之后,就可以把病人的数据和数据库进行对比,找出不同之处。 3 通过纳米颗粒实现持续监测 有了健康人的基准之后,下一步就是打造一个持续监测系统,让人们摄入比红血球小2000倍的纳米颗粒。这些颗粒里面是氧化铁,外面是各种不同的聚合物状的涂层,而且每种涂层都能附着到一种特定疾病的标志物上,比如癌细胞或者钠。 当这些颗粒在你的血液里流动时,你佩戴的腕式设备可以对它们进行测量,然后将数据发送到智能手机。这样你就可以了解到自己的体内状况,并和谷歌基线研究得出的健康人水平进行比较了。 摄入一堆纳米颗粒,听起来有点像是科幻小说的情节,但谷歌表示,公司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概念验证工作。他们有能力给纳米颗粒加上想要的涂层,让它们附着到想附着的东西上。该公司甚至将它们注入一条模拟手臂,然后用腕式设备检测到了它们。 尽管这是一个好消息,但该项目仍需要五到十年时间来完成。为了让这个项目成为现实,谷歌正在与麻省理工学院、杜克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开展合作。到了准备进入商业化的阶段,谷歌就会与一家制药公司达成合作关系,就像在智能隐形眼镜项目上和诺华公司成为合作伙伴一样。 4 Liftware:震颤患者使用的勺子 GoogleX生命科学部就像GoogleX的其他部门一样,旨在开发可以实际使用的消费产品,而不是无休止地做研究。考虑到这一点,谷歌收购了研发Liftware防抖勺子的生命实验室(LifeLabs)。 帕金森病患者,或者特发性震颤患者,经常在进食时遇到烦恼,因为身患疾病,他们的手会一直抖动,难以把食物送到嘴边。Liftware基本上是防抖相机和勺子的混合体,它的加速计可以检测用户的摇晃程度,然后用电机来让勺子变得稳定,确保患者能从碗里舀起食物,并一直送到嘴里。GoogleX在2014年9月收购了这家公司,几个月后,该设备就开始向公众发售了。 所以到现在为止,GoogleX已经有两个产品在对外销售了,一个谷歌眼镜,另一个就是Liftware防抖勺子。 Google X 除了生命科学部门之外,GoogleX的其他部门也在努力开创未来。 2014年8月份,工业设计公司GeckoDesign被谷歌收购,成为了GoogleX的一个内部设计公司。11月,谷歌向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租用莫菲特机场60年,供公司飞机队使用。这个机场就在庞大的谷歌山景城园区附近,位置非常方便。 1 无人驾驶汽车 谷歌仍然在推进它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2014年该团队着手自己设计汽车,而不是对其他公司的汽车进行改装。谷歌造出了一辆外形可爱的小车,没有方向盘和踏板。车身外形采用了接近于垂直的线条,以便让传感器最大程度地覆盖车身周围 这辆全电动汽车的最高时速是25英里,适合在城市内行驶。谷歌2014年5月发布了这款车的概念版,当时前大灯是假的,传感器也没有定版。12月时,它的第一个完善版推出。最值得一提的是新版LIDAR传感器,原先它看起来像是一个垃圾桶,现在尺寸缩减到只有毡帽大小,能直接安装在车顶上。 2 第二代谷歌眼镜将搭载英特尔芯片 谷歌眼镜的第二个主要版本即将推出。第一代谷歌眼镜诞生差不多已经有两年了,它最大的问题就是挑选了德州仪器(TI)作为系统级芯片的供应商。后来德州仪器不再生产智能手机芯片了,谷歌眼镜就失去了供应方的支持。 在把设备的更新到最新版Android的时候,供应商的支持是至关重要的,没有了德州仪器,谷歌眼镜团队就只好靠自己了。它试图用Android4.4来更新谷歌眼镜,效果相当糟糕。 2015年,谷歌眼镜会从头来过,不过,新版谷歌眼镜将搭载英特尔的系统级芯片。英特尔新的Quark系统级芯片具有适合可穿戴式设备的超低功耗设计,对于谷歌眼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代谷歌眼镜是拥有全新的外形呢,还是看起来和第一代谷歌眼镜一模一样?这一点我们还没有听说。 但谷歌眼镜最大的问题不在硬件上——而是缺乏一个杀手级应用。人们实在没有佩戴谷歌眼镜的理由。确实,佩戴者可以方便地使用语音命令查看提醒,但Android手机和手表现在也支持这种功能了。如果你的手机可以一直用语音命令操作,你的手表可以显示各种提醒,那为什么你还需要把一台微型计算机架在自己的鼻梁上呢? 我们希望,谷歌眼镜团队在有了一个坚实的硬件平台后,可以把精力集中在构建一个吸引人的操作系统上。 3 Google X显示屏部门 《华尔街日报》的一则报道称,谷歌正在研制一种模块化的大尺寸显示屏。据称玛丽-洛-吉普森(MaryLouJepsen)是该项目的负责人。吉普森是“每个儿童一台笔记本电脑”(OneLaptopPerChild)项目的联合创始人,有“显示屏女王”之称。其LinkedIn页面上的头衔为“谷歌显示屏部门主管”。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表示,该产品“由小块屏幕插在一起组成,就像用乐高积木构建了一幅无缝图像”。这听起来很像ChristieMicroTiles产品,但谷歌希望整个显示屏中没有线缝。 Ara项目——模块化手机的概念终将成真? Ara项目是一个“模块化手机”概念,来自于原摩托罗拉公司的先进技术和项目部门(ATAP)。Ara智能手机有一副可以插入模块的骨架,手机的每一个部分都被包裹在这些模块中。最终用户可以购买骨架,并对显示屏、摄像头、系统芯片或其他组件升级,就像台式电脑一样。ATAP想用它建立一个开放的硬件生态系统,激励硬件创新,就像应用商店模式激励软件创新一样。 开发者主板已经在2014年7月出货,硬件开发人员可以用它来测试模块。一个小规模的Ara生态系统已经诞生,Rockchip、Marvell和Nvidia公司都签署了创建SoC模块的协议。一家名为“Globant”的公司宣布与ATAP联手研制正式的存储模块。 我们将在今年1月听到更多关于Ara的消息,因为该项目开发者会议届时将讨论Ara推向市场的计划。模块化理念需要牺牲一定的紧凑性来换取灵活性。如果该产品进入市场,真正挑战是让消费者相信牺牲紧凑性是值得的。

    时间:2015-01-03 关键词: 谷歌 智能隐形眼镜

  • 利用石墨烯或将可制造出超高灵敏度传感器设备

    在电子领域,石墨烯由于其几乎完全透光、强度大等特性,一直被认为是硅的接班人。在可弯曲屏幕、新能源电池等方面也早已有深入研究。而近期的一项研究让石墨烯有望制造出具备超高灵敏度的传感器设备。 今年早些时候,有研究人员公布一项智能隐形眼镜计划,它能让使用者拥有红外“夜视”能力。通过把石墨烯夹入到两片镜片中间,产生一种能够捕捉从可见光到红外线的任何光的传感器。他们已经制成一个比手指甲还小的原型,专家表示,有一天它将会被嵌入镜头,为士兵和其他有需要的人提供夜视能力。 近日,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科学家发现用石墨烯薄片制成的“鼓面”,能够在光的作用下发生振动,根据这一原理能够检测到非常微小的位置和力度的变化,未来有望据此用石墨烯制造出具备超高灵敏度的传感器设备和量子计算机内存芯片。相关论文发表在近日出版的《自然·纳米技术》杂志上。 石墨烯以其独特的机械和电气性能闻名于世,而最近荷兰的科学家们发现,这种神奇材料还具有一种独特功能。由于单层石墨烯只有一个原子厚,质量极低,因此研究人员设想能否用其制造出一面能够感受到微小振动的“鼓”。这面鼓的鼓面由石墨烯制成,敲击它的鼓槌则是以微波频率发射的光。 领导这项研究的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维伯·辛格博士和他的同事用石墨烯在一个光力学空腔中对这一设想进行了验证。他们发现,在光力学空腔中,他们能够通过观察光干涉现象产生的图案,检测出物体位置及其微小的变化,精度能够达到17飞米(原子直径的一万分之一)。 物理学家组织网近日报道称,实验中的光不仅有利于检测到鼓的位置,同时也能够向鼓面施加压力。来自光的推力非常非常小,但足以推动质量极小的用石墨烯制成的鼓面,让其发生位移。这意味着科学家们可以用光敲击石墨烯制成的鼓。根据这一原理有望制造出具备超高灵敏度的传感器设备。 此外,科学家也可以用它来制造内存,这些微波光子能够将光转化为机械振动,并将其存储长达10毫秒的时间。虽然对人类而言10毫秒极其短暂,但对目前的计算机芯片而言这已经不少了。辛格称,他们的一个远期目标是通过这种二维晶体鼓来研究量子运动。 辛格说,如果敲击一个普通的鼓,鼓面只会发生上下振动。而如果敲击的对象是一个量子鼓,将不仅能够通过敲击让鼓面发生振动,还能使其形成一种量子叠加状态:鼓面将同时既在上面也在下面。这种奇怪的量子运动不仅具有科学相关性,还能够在量子记忆芯片上获得应用。在一台量子计算机中,量子比特同时既可以是0也可以是1,因此其运算速度远远超过目前传统的计算机。石墨烯制成的量子鼓就具备这种能力,它能够在用与普通RAM芯片相同的方式来存储数据的同时,接收和存储量子计算机的量子计算结果。

    时间:2014-09-12 关键词: 传感器 石墨烯 灵敏度 智能隐形眼镜

  • 谷歌智能隐形眼镜凸显传感器价值

    谷歌智能隐形眼镜凸显传感器价值

    目前,谷歌公司正在测试一款具有高科技含量的隐形眼镜。这款智能隐形眼镜内置了微型无线芯片和小型葡萄糖传感器,可以在佩戴后针对眼泪中所含糖分进行监测,随时让糖尿病病人掌握自己的血糖水平。分析人士指出,随着新型智能设备的不断推出,传感器的市场需求量明显增长,相关传感器企业的发展空间也日益拓展。 谷歌推出智能隐形眼镜,可检测血糖含量 隐形眼镜凸显传感器价值 多年来,许多科学家都尝试采集病患身体中的物质来代替血液进行检测,希望找到一种更简单的方法来跟踪血糖值。而现在谷歌公司似乎已经找到了一种全新的方法,通过在隐形眼镜上嵌入微型传感器检测泪液来分析血糖含量。目前已经研制的原型镜片,可以每秒读取一次血糖含量。 据悉,谷歌公司的这款智能隐形眼镜内置了微型无线芯片和小型葡萄糖传感器,并且均被嵌入到了两层软性隐形眼镜材料之间。同时,在这款早期原型产品中,谷歌公司还尝试整合进了超微小的LED指示灯,当佩戴者的血糖水平高出或低于一定的临界值后,就会开始不断闪烁发出提示。 不难发现,在谷歌隐形眼镜中,传感器的作用非常重要。其实,对于传感器领域,业内技术研发一直在持续推进,传感器在智能设备中的作用也日益凸显。 2015年传感器市场达1200亿 近年来,全球传感器产业飞速发展。2008年,全球3000多家传感器制造商的总销售额为500亿美元,而2010年世界传感器市场规模达800亿美元以上。随着物联网的高速发展,国内传感器产业也迎来了黄金发展期。 据统计,至2015年,我国物联网整体市场规模或将达到7500亿元,传感器产业将从中直接受益。据业内专家介绍,此后中国传感器市场将稳步快速发展,在物联网市场规模大幅增长的动力之下,2015年中国传感器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200亿元以上。 中长期发展空间仍然广阔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中国传感器市场增长迅速,但受到科技综合实力影响,本土传感器产业尚处于非常弱小的阶段。 回顾中国传感器行业,主要存在产业基础薄弱、科技与生产脱节、产品技术水平偏低、产品种类欠缺、企业产品研发能力弱等一系列问题。但另一方面,国家不断制定有利传感器产业发展的战略与政策,全年整机系统市场的快速发展,新兴技术的不断推动也都成为传感器产业发展的利好因素。

    时间:2014-01-26 关键词: 谷歌 传感器 智能隐形眼镜

发布文章

技术子站

更多

项目外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