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nfv
  • 5G核心网对云化NFV平台的基本需求有哪些

    5G核心网对云化NFV平台的基本需求有哪些

    5G核心网5G核心网的创新驱动力源于5G业务场景需求和新型ICT使能技术,旨在构建高性能、灵活可配的广域网络基础设施,全面提升面向未来的网络运营能力。5G系统架构采用原生云化设计思路,关键特性包括服务化架构(Service-based Architecture)、网络切片、边缘计算。服务化架构将网元功能拆分为细粒度的网络服务,“无缝”对接云化NFV平台轻量级部署单元,为差异化的业务场景提供敏捷的系统架构支持;网络切片和边缘计算提供了可定制的网络功能和转发拓扑。更有意义的是,5G网络能力不再局限于运营商的“封闭花园”,而是可以通过友好的用户接口提供给第三方,助力业务体验提升,加速响应业务模式创新需求。 第一版本(R15)的5G核心网标准已在2018年6月SA全会上批准冻结。具体到相关工作组的标准编制进展包括:业务需求规范完成、系统架构规范完成(含独立组网和非独立组网)、系统安全规范90%、接口协议规范95%、网管计费规范主体部分基本完成。 在3GPP SA2,下一版本(R16)5G系统架构预研已经启动,方向聚焦垂直行业和网络智能化。重点项目包括:垂直行业架构增强、大数据/AI赋能网络自动化和增强微服务化架构。同时,ITU-T将IMT-2020(5G)网络与NFV/ SDN等纳入未来网络的研究框架,这些预研项目为5G网络持续发展提供了保障。因此,综合架构特性、标准进展和发展趋势来看,5G核心网已具备商用基础,宜尽快启动面向部署的相关工作。 网络功能虚拟化网络功能虚拟化(Network Function VirtualizaTIon,NFV)是运营商实现云化组网的关键技术。从2012年10月第一次正式提出NFV构 想,2013年成立ISG NFV工作组至今,其已发展成ETSI参与会员最多的工作组,共包含38家运营商在内的300多个成员。 ETSI在NFV标准化方面成果显著,为NFV 产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每个版本的关键性成果和工作进展包括:Release-1在2013年发布的NFV参考架构和2014年发布的NFV管理与网络 编排(MANO)框架;2015年Release-2针对功能、模型、接口及互操作标准方面进行标准化定义及完善;Release-3的工作于2016年启动,重点研究NFV投入商用的架构框架和功能特性,以及与接口和描述符相关的新需求和规范。由于互操作接口和信息模型标准的部分议题推进较慢, 因而导致NFV Stage 3整体进展延后。 目前,基于NFV技术的解决方案已经成为运营商核心网扩容和新建的优选考虑,在全球已有超过400项部署计划和100个多商用局点,覆盖EPC、IMS、物联网等多种网络场景。通过近两三年的概念验证、试验网、现网试点以及试商用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国内外运营商已经基本掌握了NFV虚拟化阶段的核心技术和部署能力,可以预期不久的未来有更多的规模商用部署落地。但目前大多数部署方案采用的是基于同厂家垂直建设再整合的模式,与NFV云化阶段所要求的统一云平台解耦部署、全网资源共享、敏捷的业务编排等能力要求仍存在差距。 5G核心网既是对传统移动互联网服务能力的升级,也是向产业互联网迈进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当前5G核心网云化部署面临标准滞后,技术储备薄弱和缺乏全局规模成熟的部署经验等困难。因此从推进5G核心网云化部署的角度来说, 现阶段有必要梳理关键需求,确定基础框架,开展关键技术攻关与试验验证,促进5G核心网与NFV云化两种技术协同并进。5G核心网对云化NFV平台(简称云平台) 的关键需求包括: ● 开放:云平台需要实现解耦部署和全网资源共享,探索标准化和开源相结合的新型开放模式,消减网络和平台服务单厂家锁定风险,依托主流开源项目和符合“事实标准”的服务接口来建立开放式通信基础设施新生态。可靠:电信业务对现有IT数据中心(Data Center,DC)和基础设施在可靠性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NFV系统由服务器、存储、网络和云操作系统多部件构成,涉障节点多,潜在故障率更高,电信级“5个9”的可靠性需要针对性的优化方案。 ● 高效:云平台的效能需求包括业务性能和运维弹性两个方面。业务性能体现在云平台需要满足5G核心网服务化接口信令处理、边缘并发计算和大流量转发的要求;运维弹性主要包括云平台业务快速编排,灵活跨DC组网和资源动态扩缩容的能力。 ● 简约:5G核心网的网络功能单元粒度更细,需要云平台提供更轻量化的部署单元相匹配,实现敏捷地网络重构和切片编排。NFV编排需要将复杂的网络应用、容器/虚机、物理资源间的依赖关系、拓扑管理、完整性控制等业务过程模板化,实现一键部署和模板可配,降低交付复杂度和运维技术门槛。 ● 智能:云平台能够从广域网络和海量数据中提取知识,智能管理面向多行业、多租户、多场景的广域分布的数据中心资源。引入人工智能辅助的主动式预测性运营,为网络运营商和切片租户提供运维优化、流量预测、故障识别和自动化恢复等智能增值服务。 如图1所示,其中开放、可靠和高效是5G网络功能在云化NFV平台规模部署的基础要求。因此,5G核心网云化部署建议采取分步推进的模式:部署初期重点考虑满足云平台开放性、稳定性和基本业务性能要求,确定DC组网规划、 NFV平台选型、核心网建设等基础框架问题,促进5G核心网云化部署落地。待后续云平台运行稳定后,基于NFV灵活扩展和快速迭代的特征,可按照不同业务场景的高阶功能要求,逐步进行针对性优化和完善。 图1 5G核心网对云化NFV平台关键需求 5G核心网云化部署基础框架 端到端组网框架如图2所示,5G核心网部署可采用 “中心- 边缘”两级数据中心的组网方案。在实际部署中,不同运营商可根据自身网络基础、数据中心规划等因素灵活分解为多层次分布式组网形态。 图2 端到端云化组网参考架构 中心级数据中心一般部署于大区或省会中心城市,主要用于承载全网集中部署的网络功能,如网管/运营系统、业务与资源编排、全局SDN控制器,以及核心网控制面网元和骨干出口网关等。控制面集中部署的好处在于可以将大量跨区域的信令交互变成数据中心内部流量,优化信令处理时延;虚拟化控制面网元集中统一控制,能够灵活调度和规划网络;根据业务的变化,按需快速扩缩网元和资源,提高网络的业务响应速度。边缘级数据中心一般部署于地市级汇聚和接入局点,主要用于地市级业务数据流卸载的功能,如UL-CL  UPF、4G   GW-U、边缘计算平台和特定业务切片的接入和移动性功能。用户数据边缘卸载的好处在于可以大幅降低时延敏感类业务的传输时延,优化传输网络负载。通过分布式网元的部署方式,将网络故障范围控制在最小范围。 此外,通过本地业务数据分流,可以将数据分发控制在指定区域内, 满足特定场景的安全性需求。虚拟化层方面,针对移动核心网业务,运营商可采用统一的NFV基础设施平台向下收敛通用硬件,支持软硬件解耦或NFV系统三层解耦能力。电信运营商对云平台的核心价值关切在于高可用性、高可靠、低时延、大带宽。数据中心组网方面,通过两级数据中心节点的SDN控制器联动提供跨DC组网功能,提高5G核心网切片端到端自动化部署和灵活的拓扑编排管理能力;数据中心内部组网可采用两层架构+交换机集群(TOR/EOR)模式,减少中间层次,提高组网效率和端口利用率;或选择Leaf- Spine水平扩展模式,实现Leaf和Spine全互联、多Spine水平扩展,处理东西向流量;在满足电信虚拟化网络功能(VNF)性能的条件下,通过Overaly网络虚拟化实现大二层,利用SDN技术,增强按需调度和分配网络资源的能力。 核心网云化部署重点任务完成数据中心组网和云平台部署后,可根据运营商的运营策略和发展要求启动移动核心网云化部署工作,为5G整体商用就绪提供核心网业务能力。 5G阶段,移动核心网云化部署的可能任务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 4G核心网(EPC)功能升级:支持非独立部署(NSA)EPC功能和网关控制承载分离 (CUPS)功能。 ● EPC功能虚拟化:对4G核心网网元进行虚拟化改造。 ● 分布式云网建设:包括分布式数据中心组网、云化NFV平台建设、NFVO建设与网管对接、以及容器部署等。 ● 5G核心网(5GC)建设:完成5G核心网功能开发,支持服务化架构、网络切片、边缘计算、语音等业务能力。 ● 5GC部署配套建设:基于HTTP的信令网建设优化,4G/5G设备合设、混合组池和互操作,以及业管、网管和计费配套支持等。 (opTIon3)和虚拟化改造为起点触发5G全网云化部署是一种基于演进思路的选项,这一方面是出于保护现有投资和维持移动宽带业务延续性的考虑,同时也因为vEPC已有部署和商用经验, 有利于促进云网一体化建设,快速达成云化运营的目标,同时为5GC新功能部署和配套建设奠定基础。 运营商也可以选择直接部署支持5G基站独立组网(opTIon2)的5GC。直接部署5GC可以在一定规模上快速满足5G三大场景对网络的创新要求,第一时间把握5G新型业务的发展机遇。然而,5GC部署涉及服务化架构、网络切片、容器等全新技术,而且5G核心网必须实现与传统网络的共存,满足网络平滑升级和业务连续性要求, 因此建议运营商在规划时提前考虑,充分开展技术试验验证,推进关键技术和部署方案成熟。 4G/5G云端共存与融合5G窗口期内的移动核心网云化部署需要综合考虑多业务场景和多系统共存演进的问题。利用云化NFV平台快速业务上线,灵活功能迭代的特性,分步骤、同步性地平滑实现核心网过渡、共存、互操作和融合(如图3),达成4/5G核心网一体化、智能化运营的目标。 第一阶段,概念验证阶段:运营商可同步推进EPC升级和5GC部署概念验证。EPC侧重验证NSA和CUPS升级功能,以及NFV平台解耦方案;5GC重点验证新功能特性和接口协议等。同时,基于对EPC和5GC验证结果的评估,确定云平台选型方案。 第二阶段,组网验证阶段:重点完成试验网验证,并向规模组网平滑升级。EPC可先期启动面向规模组网的NSA和CUPS功能升级,实现网络功能云化,承接eMBB业务。5GC在试验网阶段,重点开展不同应用场景下架构、功能和性能验证,以及MME和AMF间N26接口互操作功能验证。同步启动5G HTTP信令网方案论证和组网建设。 第三阶段,4/5G核心网融合阶段:随着5G 应用的涌现和5GC的试验成熟,可以启动5GC规模组网,引导eMBB业务向5G核心网分流,鼓励 垂直行业切片部署尝试。支持4/5G互操作和语音业务,验证EPC/5GC、物理/虚拟化设备的混合组池和功能合设方案,提供无缝的业务连续性和运营一致性。 未来,智能化运营阶段:基于云端4/5G融合核心网构建全新运营生态。基础设施层面实现基于服务粒度灵活编排,以容器为单位的敏捷部署能力,构建NFV统一平台生态;网络业务层面围绕网络切片为不同行业需求定制功能增强的业务专网,实现大数据/人工智能驱动的智能运营,构建5G应用创新生态。 5G核心网云化部署关键技术 NFV平台解耦当前,讨论较多的核心网VNF解耦方案包括实现软硬件分离的二层解耦方案和实现硬件、虚拟化层和上层应用分离的三层解耦方案。二层解耦方案采用通用化的硬件设备,建设统一的标准化硬件资源池,由网络设备厂家完成虚拟化平台,虚拟化网络功能和编排系统的整合。三层解耦方案可以概括为: ● NFVO作为NFV系统相对独立的模块,由运营商统一部署。 ● VIM+虚拟化平台与VNF+VNFM解耦支持 采用不同厂家方案进行集成。 ●硬件层采用通用硬件设备。 在一个5G核心网组网规划的区域内,VIM+ 虚拟化平台集成系统的数量建议尽可能收敛。异厂商的VNF+VNFM方案通过开放接口与虚拟化 平台对接。 核心网属于系统级网络功能,为保证整体性能优化,其设备集成度要求较高,网络功能和NFV平台可采用单厂家集成模式(如VNF和VNFM)。随着NFV平台功能不断完善,后续可考虑为轻量化的VNF开发提供统一VNFM功能和调用接口,有利于运营商参与NFV平台运维开发,提升网络服务个性化能力。 分层解耦NFV架构分层解耦的NFV架构使得运营商网络更开放,业务部署更灵活,同时也带来多厂商、多接口、多功能域集成的挑战。运营商选择的最佳模式是厂商集成交付能力和网络灵活性间的平衡。考虑到实际部署中,统一云平台建设往往早于网络系统上线, 这意味着5G核心网部署三层解耦是必须考虑的环节。实现三层解耦方案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包括: ● 解决业务平滑迁移、平台和网络稳定性与性能保证、跨层故障定位和运维等方面的问题。 ● 强化NFV系统框架,开放接口的信息模型和统一的VNFD数据模型的标准化工作。 ● 构建运营商主导,网络设备、IT和硬件厂商广泛、高效参与的基于“开源+标准”的新型统一NFV应用生态。 ● 着力培养云化NFV平台和虚拟化网络功能开发运维团队。 容器技术引入 5G核心网服务化架构基于微服务设计,网络服务的粒度更细,容器技术是实现业务灵活编排和按需功能调用所必需的云化NFV平台能力。但是,当前NFV技术标准基于Hypervisor、以支持虚机部署为主,因此5G核心网部署初期,可采用虚机容器方案。 考虑到5G核心网VNF对性能的要求,容器一般是嵌入在厂家提供的VNF内。容器管理功能CaaS(Container as a Service)嵌入在VNFM内(如图5-(a)),NFVO不感知容器的存在。这一方案的好处是可直接使用ETSI NFV 现有架构,无需改造。各个容器共享所属虚机的Guest OS内核,而不需要获取Host OS的管理权限。同时,虚机的使用能兼顾资源隔离性和安全性,比较适合核心网这种规模较大,任务密集型的网络功能。 待容器平台运行稳定后,有必要将厂家VNF内部的容器实现对外暴露,便于运营商逐步规范容器应用框架和优化5G核心网微服务架构方案。在容器虚机方案的基础上,图5-(b) 引入独立部署CaaS平台对容器资源进行管理调度,统一对外提供容器的调用接口。基于CaaS 平台,VNF由容器构成,以容器粒度进行资源管理编排调度。容器可以使用虚机容器、裸机容器两种方式进行部署,有利于逐渐将MANO 对生命周期的管理从以虚机为单位转向以容器为单位,全面获取容器性能损耗小、启动速度快、可敏捷开发部署的增益。 不同的容器部署方案还有助于更好的调配不同区域数据中心的资源:在核心DC,考虑到容器隔离需求较强、沿用NFV技术要求和资源池等因素,可优先选择虚机容器方式进行部署。在边缘DC资源紧张的情况下,可优先选择裸机容器方式进行部署,提高集成度和灵活性。 如前所述,要发挥容器的最大效用,需尽快开展VNFM增强支持CaaS的工作,实现不同资源类型(虚拟机资源和容器资源)的统一管理, 协助VNFM支持混合业务场景的功能管理。对vnfm-vnf接口、vnfm-caas接口、caas-nfvo接口和nfvo-vim接口进行容器化改造,实现CaaS与MANO网元解耦,同时考虑容器在安全性和可靠性等方面的加固要求。 5G核心网的演进将进一步打破网元界限, 将网络功能解构为服务,以服务为基础进行调度编排、资源配置。在虚拟化资源层通过软件化开放接口,能够组织各种网络服务提供业务,旨在构建NFV统一应用生态。 未来基础设施将更贴近云化架构:CaaS对容器服务进行管理,IaaS为CaaS提供虚机或裸机资源,Iaas/CaaS平台对接通用的云架构。待CaaS标准化成熟后,不仅有利于敏捷开发部署,快速响应业务的频繁迭代变更,而且可以利用成熟的IT解决方案,促成ICT 的深入融合,有利于推动产业共同进步繁荣。 切片友好运营 面向部署的网络切片需要具备按需设计、自动部署、SLA保障、智能化分析预测、安全隔离以及租户可管可控等关键运营能力,以引导垂直行业选择切片开展应用创新,拓展全新运营模式。 初期切片运营,多厂商管理以及NFVO都在建设中,云平台可以根据租户关键性需求,先上线5G核心网子切片,实现网络服务(NS)快速部署与业务配置激活等切片功能,并利用分层SLA指标监控以及跨层根因定位来提供运维保障。随着面向垂直行业的增强架构标准和云平台切片运维配套功能的逐步完善,切片租户在切片运行过程中也愈发明晰组网、架构和资源用量需求,最终将形成以网络切片为单位的信息基础设施运营模式,充分发挥5G核心网和云化NFV平台敏捷服务提供的能力。 切片本质上是运营商提供给租户的逻辑专网,租户定制的网络、计算和存储资源节点布放其间。一个完整的切片上可能既有运营商提供的网络功能,也有租户定制开发的网络功能,因此必须将用户关注的信息从不同层面和不同网络域中加以整合提取和集中呈现,实现租户对切片的可视、可管、可控、可编排。在传统的运营商视图基础上,需要为切片租户的运维人员提供租户运维视图,其内容是对运营商运维业务级视图、网络级视图、网元级视图和用户终端视图基础上的二次定制,包括关键业务KPI指标、终端接入信息、套餐化配置、关键事件提醒(如成功率、故障,配额,费用等)。 NFV运维配套 电信级的业务对数据中心的可靠性提出了更高要求,因为NFV系统较传统系统的业务节点跟多,潜在的故障点和风险系数提高。IT设计需要通过构建VNF系统多级容灾、备份体系来构建电信级高可靠性,应对运营挑战。 IT级容灾:单数据中心支持硬件多路径, 多可用区(AZ), 提升单DC可靠性。每个可用域都配备独立的供电和网络,当DC内单AZ出现故障的时候,业务可以快速切到另一个AZ。 网元级容灾:采用多路架构应对多点故障, 提升VNF可靠性。采用状态数据与业务处理解耦的无状态设计,即使系统内多虚机同时故障,也能将业务快速切换到剩余的虚机上,从容应对多服务器故障;开展A/B测试,提供敏捷业务发布,降低现网商用风险。 网络级容灾:跨DC网元间Pool ,提升网络可靠性。当单DC,单虚拟网元功能VNF故障时,业务快速切换到其他DC的VNF,保证业务可用;通过业务与多DC并联,达到业务的电信级高可靠性。 此外,5G网管系统与云平台对接,实现编排、监控、升级等云网业务流程一体化和自动化是运维配套的另一重点任务,主要内容包括: ● 网管定制,支持4G/5G 网元共管 ● 混合Pool管理 ● 支持虚机和容器资源的编排和管理 ● NFV域编排和管理能力构建 ● 网管北向支持EPC/5GC网元共管 ● SDN实现5G部署和切片网络配置 ● 网络切片的部署和管理能力构建 ● 端到端切片业务发放对接BSS平台 X86通用硬件性能 当前,基于通用服务器的虚拟化设备在性能和集成度方面低于物理设备是全产业共同面临的问题,这一问题在5G大吞吐量指标要求和边缘计算机房高集成度要求的背景下显得尤为突出。NFV系统需要针对5G核心网业务需求提供全面的加速能力: ● 优化通用CPU和存储单元,满足5G核心网、MANO等网络功能对计算和数据存储能力的要求。 ● 综合软件加速,如DPDK+SR-IOV,和专用硬件加速技术,如NP和FPGA等,提升用户面转发性能和硬件集成度。 ● 优化服务化架构的信令交互性能:改进HTTP2 Client/Server通信机制,提升请求/响应处理能力,降低信令处理时延。 ● 优化边缘计算性能:针对边缘平台语音图象识别、VR/AR等计算密集型应用,提供GPU、AISC等硬件加速方案。 物理用户面设备是部署早期满足高性能、高密度流量处理以及保护现网投资的一种选择。基于COTS平台的软件加速技术和硬件加速技术能够实现从物理用户面设备的平滑演进, 满足按需弹缩、部署灵活性和动态切片编排的需求,是NFV平台的关键技术环节。特别地, 边缘计算业务要求网关下沉和边缘业务处理, 需要同时具备高性能、高集成度和灵活部署业务的能力,X86+硬件加速技术在这一领域有广泛的应用和创新空间。 与服务器绑定的专用硬件模块会降低NFV 平台的灵活性且成本较高。一种解决思路是将加速硬件同样视为NFVI统一管理下的一类资源,通过VIM北向接口对上层管理和编排功能暴露,实现统一的资源管理、业务编排和流量导入,即专用资源通用化。也可以通过独立的PIM或者专有设备能力直接提供北向接口,对上暴露资源给MANO,减少VIM的复杂度,保持功能清晰独立。 来源:物联网报告中心

    时间:2020-05-21 关键词: 5G 边缘计算 nfv 网络切片

  • 中国移动正式发布了2019至2020年NFV解耦智能网设备集采公告

    中国移动正式发布了2019至2020年NFV解耦智能网设备集采公告

    10月8日,中国移动发布2019年至2020年NFV解耦智能网设备集采公告。公告显示,本次集采为集中招标项目,采用新技术解耦架构,新建智能网业务服务器和智能网能力网元设备各若干套,分别部署在江苏和浙江两个大区中心的网络云硬件资源池上,跨大区互为容灾备份,用户容量1357万户。 此次招标分为:智能网业务服务器和智能网能力网元两个标包。其中,标包一:智能网业务服务器最高限价为不含税1534万元;标包二:智能网能力网元最高限价为不含税1023万元。投标人投标报价高于最高投标限价的,其投标将被否决。 来源;通信世界

    时间:2020-05-21 关键词: 中国移动 智能网 nfv

  • 中国移动正式开启了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公告

    中国移动正式开启了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公告

    10月9日,中国移动开启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采购内容为全国8大区/31省公司的分组域网元(vMME、vSAE GW、vPCRF、vDNS)、IMS域网元(vCSCF、vVoLTE AS、vSBC、vENUM/DNS)、虚拟层软件、分布式存储、管理与编排器NFVO+,以及系统集成。   其中,采购规模为NFV平台39400 CPU、虚拟化分组域网元4.25亿 PDP、虚拟化IMS域网元1.86亿户。项目划分为3个标段,其中标段一划分成6个标包;标段二和标段三分别划分成1个标包,每个标包均设置了最高预算。 根据公布的数据,此次中国移动NFV网络一期工程总预算为37.88亿元(不含税),意味着中国移动NFV网络工程将正式进入大规模建设阶段。        来源;通信世界

    时间:2020-05-21 关键词: 中国移动 nfv

  • 中国移动启动了2019-2020年NFV统一Centrex AS设备采购项目

    中国移动启动了2019-2020年NFV统一Centrex AS设备采购项目

    随着中国移动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的开启,中国移动也同时开启了2019-2020年NFV统一Centrex AS设备和NFV智能网SCP AS设备的集采。 据招标公告显示,本次中国移动2019-2020年NFV统一Centrex AS设备采购产品为统一Centrex AS设备,采购规模为新建统一Centrex AS设备,用户容量为2860万户,项目总预算为8426万元(不含税)。 项目划分为3个标包,具体标包划分如下: 值得注意的是,本项目要求供应商必须同时投三个标包,但允许投标人同时中标的最多标包数为2个。 中国移动2019-2020年NFV智能网SCP AS设备的集采,将采购新建智能网SCP AS设备若干套,分别部署在全国八个大区中心的网络云硬件资源池上,跨大区互为容灾备份,用户容量约1.995亿户。项目总预算约3.74亿元(不含税)。 项目划分为2个标包,具体划分如下:   本项目允许投标人同时中标的最多标包数为1个。 根据项目的集采情况,两个项目的总预算达4.5807亿元(不含税),也是一笔不小的投资。  来源:C114通信网

    时间:2020-05-21 关键词: 中国移动 智能网 nfv

  • 中国移动发布了2019至2020年NFV解耦智能网和融合网关设备采购公告

    中国移动发布了2019至2020年NFV解耦智能网和融合网关设备采购公告

    日前,中国移动发布2019年至2020年NFV解耦智能网和NFV融合网关设备集中采购招标公告。 NFV解耦智能网设备集采,采用新技术解耦架构,新建智能网业务服务器和智能网能力网元设备各若干套,分别部署在江苏和浙江两个大区中心的网络云硬件资源池上,跨大区互为容灾备份,用户容量1357万户。 项目划分2个标包,设置最高投标限价。标包一:智能网业务服务器,最高限价为不含税1534万元;标包二:智能网能力网元,最高限价为不含税1023万元。允许投标人同时中标的最多标包数为2个。   NFV融合网关设备集采,新建融合网关设备4套,分别部署在河北、浙江、广东和四川四个大区中心的网络云硬件资源池上,跨大区互为容灾备份,软件处理能力40万条/秒。 项目划分2个标包,标包一:保定金华节点;标包二:广州成都节点。两者最高限价均为不含税3320万元。允许投标人同时中标的最多标包数为1个。 来源:C114通信网

    时间:2020-05-21 关键词: 中国移动 智能网 nfv

  • 中国移动正式开启了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项目

    中国移动正式开启了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项目

    多说不如多做,有的时候,干就完了!对于运营商网络架构重构而言,时不时的来个理念创新并不难,难就难在真正敢于在现网中实践。 近日,经常“带节奏”的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再放大招——中国移动开启耗资37.88亿的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无论从采购规模还是采购内容来看,本次集采在国内NFV领域都堪称空前。 那么,当产业来到5G规模建设窗口期,中国移动为何如此大手笔狠砸NFV?这对于运营商网络架构重构又有何重要意义呢? 商用进展缓慢,亟需现网实战提速 众所周知,在运营商网络架构重构这场变革中,SDN/NFV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其中,ETSI(欧洲电信标准化协会)早在2012年就提出NFV理念,希望能够用通用IT设备来取代目前网络中的传统网元,帮助运营商实现软硬件解耦,从而实现统一硬件平台+业务逻辑软件的开放架构。 从产业成熟度来看,目前NFV的标准和开源码基本成熟可用:ETSI的R2版本基本可商用,R3版本重在MANO管理、SDN协同、云原生NFV等推迟到年底;ARM架构正从移动端向DC和网络延伸。 经过多年发展,基于SDN/NFV的网络云化和网络重构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例如美国运营商AT&T的NFV商用部署正在进入拐点,Verizon预测采用NFV后五年能省下100亿美元;国内三大运营商也都发布了以SDN/NFV为主线的网络重构计划——中国移动NovoNet2020、中国电信CTNet2025、中国联通CUBE-Net2.0,并各自选取了部分网元进行现网试点。 虽然NFV在vEPC、vIMS等领域率先进入商用,但NFV总体商用进展不及预期,究其原因:首先,利益纠葛大,产业链支持弱,NFV进展比SDN缓慢;其次,分层解耦、跨厂家集成依然是努力目标,但考虑复杂性和实效,同厂家的分层解耦仍是早期方案;此外,NFV主要应用在vEPC、vIMS和部分vBRAS等基础场景。 由于思维落后、硬件性能限制、标准化滞后及互操作的复杂性等原因,导致这么多年下来,NFV雷声大雨点小,在国内大规模商用以及大规模集采迟迟不能落地,NFV亟需在现网进行实战检验。 豪掷37.88亿,移动开启NFV网络一期工程集采 而本次中国移动开启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无疑将极大提振整个NFV产业的信心,主要亮点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规模大。采购规模为NFV平台39400 CPU、虚拟化分组域网元4.25亿 PDP、虚拟化IMS域网元1.86亿户。本次中国移动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项目总预算为37.88亿元(不含税),对于任何一家供应商来说都是诱人的大蛋糕。 第二,涵盖网元数量多,几乎包含了核心网的所有网元。本次采购内容为全国8大区/31省公司的分组域网元(vMME、vSAE GW、vPCRF、vDNS)、IMS域网元(vCSCF、vVoLTE AS、vSBC、vENUM/DNS),将NFV的应用推向了更多场景。 第三,非常彻底,基本做到了端到端交付。除了涉及分组域网元、IMS域网元,本次集采还包括虚拟层软件、分布式存储、管理与编排器NFVO+,以及系统集成。 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移动多次对NFV网络一期相关项目进行了集采,包括NFV网络一期数据网集采,共采购转发网关、接收网关,共计39套;NFV网络高端路由器278套;NFV IP短信网关设备和NFV彩信中心设备集采,新建8套IP短信网关设备;2套虚拟化彩信中心和虚拟化彩信ENUM DNS。 随着中国移动正式开启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也意味着中国移动NFV网络工程将正式进入大规模建设阶段,将进一步加速NFV产业链成熟以及加速商用进程。 新机遇新希望:5G成NFV新驱动力 由于几乎包含了所有核心网的网元,因此本次中国移动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基本可以看作是针对5GC(5G Core)的部署。这是因为5G若想实现万物互联、使能行业数字化转型的伟大愿景,5G核心网就必须要完成虚拟化和云化,才能满足未来对于灵活网络切片的需求。 当然,中国移动对于网络重构的努力不仅局限于5GC上,对于5G无线接入网也在加快推进。例如,去年初,中国移动就携手多家全球领先的运营商联合成立ORAN联盟,致力于推动无线接入网向更开放、更智能的方向演进,目前O-RAN联盟已有21个运营商成员和80多个供应商成员。 近日,中国移动还携手多家运营商以及供应商,一起成立了开放测试和集成中心(OTIC),旨在通过对开放解耦的无线接入网功能组件进行验证、集成和测试,促进原始设备制造商的产品和其他开源产品及解决方案在功能上符合O-RAN联盟的规范,最终实现多功能组件间即插即用、灵活组合搭配的理想架构。 可以说,即将到来的5G将成为NFV新的驱动力,当然NFV也是5G落地的必要条件。 来源:C114通信网

    时间:2020-05-21 关键词: 中国移动 5G nfv

  • 如何使NFV框架能够满足5G网络部署的需求

    如何使NFV框架能够满足5G网络部署的需求

    标准是产业发展的重要技术支撑。成立于2012年11月的ETSI NFV ISG(Industry Specification Group)负责网络功能虚拟化相关标准工作。NFV组织包含了IFA,SOL,EVE,TST,REL,SEC 6个工作组,自成立以来已经发布100多个文档,成员超过300个以及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38个运营商。 ETSI ISG NFV标准化关键里程碑 自2013年起,ETSI基本上每隔两年发布一次NFV标准成果版本(Release)。图1展示了ETSI ISG NFV标准化工作主要内容。NFV标准化过程分4各个阶段,Release1 (2013-2014):重点研究 NFV 的概念及可行性。 Release2 (2015-2017):重点研究 NFV解决方案的互操作性。Release3 (2017-2019):重点研究针对NFV投入运作时需要哪些增强特性,如何丰富NFV架构框架和功能特性。Release4 (2019-2021):重点研究NFV大规模商用部署需要哪些增强特性,如何使NFV架构框架和功能更满足5G网络部署及未来网络虚拟化需求。 图1: NFV标准总体概况 基于原有NFV架构 R3增强功能显著 ETSI ISG NFV第3版(Release3,简称R3)从2017年立项启动研究,其研究建立在ETS ISG NFV 2014年底发布的NFV文件基础上,对NFV架构没有任何的变更。R3在R2基础功能之上引入了新的功能,共确定17个新增功能特性,包括NFV信息模型、MANO管理、网络切片管理、多栈点连接、软件升级、容器技术、云原生等与未来网络部署及新兴技术密切相关的研究内容。 R3全部特性及对应的NFV协议、NFV实体影响见表1: 表1: NFV R3新特性 NFV R3标准化结出硕果,中兴通讯持续投入 NFV R3标准化工作在2019年将完成,目前已发布37篇规范,在研课题15个,计划在年底所有研究课题结束并进行规范发布。 在上半年,NFV IFA标准组已经完成了“硬件加速”、“VNF网络加速”、“NFV-MANO多域服务”、“NFV-MANO管理”、“VNF快照”、“应用及服务管理”、“NFV software更新及升级”、“策略管理”、“NS多栈点连接管理”、“NFV网络切片”等课题的Stage2阶段的规范发布。下半年,NFV SOL标准即将完成Stage3阶段的规范发布。NFV R3标准落地后,必将大大推动NFV商用标准化进程。 中兴通讯积极参与ETSI NFV技术研究和标准制定,为NFV Rel-2及Rel-3阶段版本的高质量发布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兴通讯在Rel-3阶段作为报告人牵头VNF快照(VNF_PHOTO)SOL组课题研究,并作为重点参与单位投入了容器技术、MANO管理、NFV网络切片、NFV信息模型等课题研究,贡献提案超200篇。 ·容器课题在2018年通过扩展IFA029的研究范围,加入到IFA029“PaaS&Container”研究课题报告草案中。容器课题定义了容器管理相关的场景及NFV增强架构,典型场景如虚机容器、裸机容器等。NFV增强架构包括容器管理功能(CISM)嵌入在VIM内,也包括CISM独立两种架构。中兴通讯在该草案中共贡献接近50篇提案,写入了“虚机及裸机混合场景下跑容器”场景,“NFVO管理容器的服务资源”,及二个接受的架构之一“CISM嵌入VIM的架构方案”,是该草案的重要贡献者之一。 ·VNF快照课题提出为解决当VNF异常时可以通过复制VNF实例进行快速恢复,通过VNF快照特性实现了对VNF实例进行快照及VNF快照恢复操作,增强NFV系统的健壮性。中兴通讯在SOL组作为报告人,推动在SOL010中引入VNFSR(快照记录文件)及VNFSD(快照描述符)解决了VNF实例快速恢复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为VNF快照课题落地做出了积极贡献。 ·NFV网络切片特性定义了网络切片的资源需求和增强支持网络切片的相关接口。外部网络切片管理系统将使用NFV-MANO来管理用于服务于网络切片的网络服务及其资源。在NFV网络切片课题进展过程中,中兴通讯提出需要在NS生命周期管理中考虑网络切片的优先级,以解决NS之间的资源竞争问题。 ·中兴通讯在其他R3课题也做出了相关贡献。如在MANO管理课题,中兴通讯与运营商进行了合作,在规范中推进了告警管理、心跳管理等相关用例及方案;在NFV信息模型课题中,中兴通讯积极参与,发现了从工具到输出文档的几个重要问题,并积极与ETSI STF专家沟通,探讨解决方案。 此外,在2019年9月份结束的NFV#28全会上,中兴通讯成功牵头立项NFV R4容器相关新课题:“network connecTIvity for container based VNF”,继续在NFV R4标准化研究阶段推动容器技术的标准化进程。 中兴通讯将持续加强NFV标准化投入,推动NFV迈向5G商用。 

    时间:2020-05-11 关键词: 中兴通讯 5G nfv

  • 中国移动的NFV云化网络已正式进入大规模建设阶段

    中国移动的NFV云化网络已正式进入大规模建设阶段

    近日,中国移动2019年NFV网络一期工程设备集采开标,中兴通讯中标全国8个控制面大区中6个大区中共12省,并在用户面中标山东、安徽、福建、云南等12省,展现出中兴通讯在NFV云化及下一代核心网领域的实力与领先水平。 基于NFV的云化是5G网络的重要特征,能大幅提升网络的灵活性并加速新业务的推出。全面云化,核心网先行,此次中国移动NFV网络一期工程,包括全国8大区、31省公司的分组域网元、IMS域网元、虚拟层软件、分布式存储、管理与编排器MANO,以及系统集成六大块。此次招标采购,标志着全球最大运营商中国移动NFV云化网络正式进入大规模建设阶段。 中兴通讯作为技术领先的全系列云化产品和方案提供商,携手中国移动,在NFV领域历经四年多时间,进行五个阶段试点和验证,共同打造了一个安全可靠、成熟稳定的端到端全云化网络。同时,中兴通讯自主创新的NFV基础设施TECS,基于 Ceph的电信级高可靠、高可扩展、高性能的分布式统一存储平台CloveStorage,新支点电信级服务器操作系统CGSL,2/3/4/5G全融合云化核心网Common Core及基于AI的自动化运维管理系统CloudStudio也已在全球运营商及政企网络得到广泛商用,为5G商用和垂直行业应用奠定了基础,并在实现新业务的同时做到了网络的高可靠性和安全可控。 中兴通讯是全球领先的综合通信解决方案提供商,为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电信运营商和企业网客户提供创新技术与产品解决方案,让全世界用户享有语音、数据、多媒体、无线宽带等全方位沟通。目前,中兴通讯已全面服务于全球主流运营商及企业网客户。中兴通讯已在全球成功部署超过500个虚拟化网络商用和PoC项目。随着全球首批5G规模商用部署展开,中兴通讯(ZTE Corporation)已获得35个5G商用合同,覆盖中国、欧洲、亚太、中东等主要5G市场,与全球60多家运营商展开5G 合作。

    时间:2020-05-08 关键词: 中国移动 5G nfv

  • 为5G铺路,华为在全球已签署480多个NFV商用合同

    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近日发布的华为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华为全融合、智能自治的5G极简核心网解决方案,以微服务为中心,帮助运营商快速建网和支撑业务创新。面向5G核心网平滑演进,华为云化核心网解决方案采用Cloud Native创新软件架构,帮助运营商加快业务上线速度,提高网络运营和资源利用效率,全球已签署480多个NFV商用合同。 当前,基于SDN/NFV的网络云化成为共识。根据Mason预测,2017年全球网络云化市场为52亿美元,未来增长25%,2020年达到121亿美元。 据笔者了解,目前NFV项目已覆盖运营商网络中所有的核心网网元(如vEPC,vIMS);NFV已经开始落地,即将到来的5G将成为NFV新的驱动力,当然NFV也成为5G落地的必要条件。

    时间:2019-04-01 关键词: 华为 5G nfv 5g核心网

  • NFV发展面临挑战,完善平台很重要

     ​在近日举行的“2017中国SDN/NFV产业发展大会”上,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网络技术与规划部副主任饶少阳表示,现阶段,NFV的发展面临着很大的挑战,而且都是摆在面前不可避免的挑战。 但是他认为有挑战是正常的,整个NFV产业的征程上也只是刚刚开始,要把面临的挑战一个个解决。 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网络技术与规划部副主任饶少阳 饶少阳认为,NFV部署的每一个挑战都是摆在运营商和产业面前很严峻的、很急迫的需要解决的问题。首先是基础设施层面所带来的挑战。他举例说,中国电信从2010年开始部署云,这7年中中国电信不断的引入一些新的技术、调整架构,包括管理架构以及一些数据中心的架构,但是还没有真正建一个完善的平台。 对于NFV来说,它和传统的IT云有很大的差异。在很多指标上,包括硬件、软件等都提出了更多的挑战。现在NFV只是刚刚开始,未来会有更多的网元的部署。现阶段,中国电信正在把每个单个网元去解耦,面临的困难非常大,后续还有很多问题要去解决,包括未来NFV的基础设施可能跟原来IT云的基础设施进行融合等等问题。 其次,NFV不仅仅是把原来的网元设备里的软件拿出来放在云上承载这么简单,因此对未来网元的架构提出了新的要求。经过一段时间的试验测试发现,在X86上承载传统的网元其实存在很大的问题,特别对转发类的网元。 饶少阳称,现在业界比较主流的做法是转控分离,但是转控分离给运营商带来很多的问题,比如转控分离之间的接口还没有标准化;另外,转控分离之间,怎么控制以及转发,业界没有任何的标准去规范。这有可能造成将来多类型的转发问题,比如将来转发面池化、管理、演进等。 第三是管理体系所带来的问题。饶少阳称,传统的网管、OSS系统更偏向于管理传统的软硬一体化的封闭式的设备。未来新的OSS面临的两点挑战:一是多层解耦,每一层都会有管理的问题,怎么协同起来是个难题。另外,传统网管更偏向于运维管理,更多的是手工式的管理。新的网元在将来的管理体系更偏向于自动化以及软件化的运营,要突破传统的烟囱式,如果引入一套新的系统,难度非常大。“自研是运营商普遍的选择,但是怎么自研,目前各个运营商还没有清晰的定位。” 第四是新建设/部署模式。众所周知,运营商网络非常大,但是现阶段NFV化可能1%都不到,离运营商期望的目标还很远,NFV化的进展非常缓慢。目前,运营商在部署新的业务时、扩容时以及把一部分退网的业务嵌到NFV上,希望逐步向NFV演进。其次,网络架构也要调整,不论是核心网还是城域网的网络架构。因为基于DC的架构和传统的架构以及老旧网络的架构都不一样,对于运营商来说,要同时发展这两张网络,在建设模式、技术各方面都有一些挑战要面对。 第五,新的生态系统。传统生态系统都是以设备商为主,将来可能演变为除了设备商,还有IT厂商、软件商等都会加入生态系统里。这就给运营商带来了难题:原来和设备商稳定的生态系统可能要被打破,新的生态系统又不能掌控。 第六,新的运营模式。比如网元软件化,软件采购模式发生变化,而且是分层的。可能服务器是一种采购模式,到虚拟化软件或者VNF,都是采用不同的采购模式。因为很多软件都是直接动态的在使用,所以不能按照传统的半年一年的周期去采购,对运营商的挑战也很大。 饶少阳指出,还有自动化和智能化带来运维流程的变革。传统很多人工的介入,流程很长,NFV化后可能都会缩短,而且是自动化的过程。同时,开放生态系统之后,合作伙伴关系发生很大的变化。另外,基于统一云/DC的网络架构和分层解耦,也会带来整个企业组织架构的变化。最后,运营商要想自主研发,运营商还要面临人才缺失的挑战。

    时间:2017-10-16 关键词: 通信技术 sdn nfv

  • 全力备战5G 新华三与英特尔成立创新实验室

     9月26日,由中国无线电协会、国网信息通信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北京国电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承办的中国无线电协会电力无线专网产业联盟成立暨第一次会员大会在京召开。国家无线电监测中心、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普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新华三技术有限公司等39家会员单位代表参会。来自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中国无线电协会、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内蒙古电力(集团)等相关单位领导出席会议。 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副局长宋起柱对电力无线专网产业联盟的成立表示祝贺,并指出在国家大力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加快构建高速、移动、安全、泛在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的大背景下,产业联盟要夯实电力无线专网基础网络,积极谋划探索网络建设发展的新方向、新技术;在创新发展的基础上兼顾网络间融合、网络与各领域的深度融合、兼容,在频谱资源高效利用的同时确保无线通信系统的安全有序运行;加强成员单位沟通协作,携手打造学术、研发、产业化各环节有机融合、良性循环产业“生态圈”。 中国无线电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国斌表示,未来无线电台站和频谱资源需求将持续增长,成立电力无线专网产业联盟是中国无线电协会直接为电力行业提供支持、服务的重要举措,标志着我国电力无线专网建设进入新的重要阶段。电力无线专网作为中国无线电协会的分支机构,应按照联盟宗旨在技术标准、战略研究、产业培育、业务应用与市场推广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希望联盟不断加强无线电频谱资源的合理有效利用,积极引导电力无线专网技术发展创新,推动电力无线专网产业的繁荣发展,为无线专网建设做出积极贡献。 国家电网公司信息通信部主任王继业指出,国网公司大力推进配电网发展和营配调贯通,对终端通信接入网的带宽、可靠性及资源利用率提出更高要求,电力无线专网因经济高效、敷设灵活、应用广泛,成为支撑终端通信接入网建设的最有效方式。建议电力无线专网产业联盟重点加强标准化建设,积极推动联盟成员进行知识产权共享,搭建技术研究、核心设备研发、成果转化的优势资源汇聚平台,形成基站研发制造、终端研发制造、芯片、系统集成、安装实施、应用软件、运行维护、测试评估、安全防护的全链条生态圈,全面支撑国网公司电力通信专网建设。希望电力无线专网产业联盟努力成为专业化、有影响力、受尊敬的社会团体和服务机构,推动电力无线专网产业快速健康发展。 国网信息通信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德栋作为联盟常务副理事长表示,联盟筹备期间已陆续启动了电力无线专网技术研究、标准制定、频谱资源申请、产品研发定制等工作,并形成阶段性成果。未来,电力无线专网产业联盟将秉持“公平公正、开放竞争、自主可控、合作共赢、产业培育、全球推广”的指导思想,协同促进创新链与产业链的联动,以标准化引领电力无线专网产业发展,推动技术创新应用,加快建立频谱应用战略,提升频谱利用效率,积极整合优质资源,提升联盟成员整体实力,激发产业发展动力,加速无线专网在电力行业内外及国际市场拓展步伐。 与会领导与全体会员单位代表共同见证了电力无线专网产业联盟的成立。之后,来自国家无线电监测中心、国网信通产业集团、中国电科院、普天、华为、中国信通院、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等单位的专家就无线专网技术与应用等进行了交流。会议同时展示了电力无线专网终端、基站、核心网等全系列产品及解决方案。 据悉,在国家能源局发布《配电网建设改造计划(2015-2020年)》后,全国配电网改造升级明显加速,对通信网络的需求进一步提升,加快建设电力终端通信接入网,打通“最后一公里”成为电力通信网建设的重中之重,而电力无线专网因其安全可靠、泛在灵活的优势,成为支撑电力终端通信接入网建设的重要选择。电力无线专网产业联盟凝聚科研机构、通信设备生产商、系统集成商、通信服务商等产业骨干力量,旨在加强以LTE 230为主、涵盖LTE 1800、NB-IoT、LoRa等技术体制的无线专网技术研发应用,制定、推广电力无线专网标准体系,构建完善的电力无线专网产业生态,促进电力无线专网产业发展,满足智能电网多业务承载需求,增强电网综合服务水平。

    时间:2017-09-26 关键词: 英特尔 sdn nfv 新华三

  • 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云化技术服务招标:涉及NFV、MANO、VRAR等

     7月6日消息,日前,中国移动研究院启动2017-2019年无线云化技术服务招标工作。 据悉,此次招标内容为,无线云化技术研发服务,涉及的研发方向包括:无线VNF功能开发、无线云化测试用例开发、无线MANO系统方案验证开发、基于无线云的VRAR技术研发、5G系统无线性能相关评估研发; 据了解,本次招标设置了最高采购限价,最高价不得超过320万元(不含税)。

    时间:2017-07-07 关键词: 中国移动 nfv 无线云 vrar

  • 大多数电信服务提供商对OPNFV加速开源NFV应用的承诺充满信心

    北京,2017年6月14日,OPNFV峰会 ——OPNFV项目是运营商级集成开源平台,旨在加速推出使用网络功能虚拟化(NFV,Network Functions Virtualization)的新产品和服务,该组织今天在OPNFV峰会上公布了由Heavy Reading进行的全球调查结果,目的是了解网络运营商对OPNFV的看法,以及该项目怎样加速NFV的转型。数据显示,对OPNFV的信任持续增长,98%的受访者认为OPNFV近三年来一直致力于推进开源NFV的发展。 为了分析电信网络运营商怎样看待OPNFV对业界的影响,Heavy Reading进行了系列调查,此次调查是第三次,旨在评估市场对OPNFV项目随时间推移的认知度。数据包括对OPNFV在运营商中的状态和影响的更新分析,在形成开源NFV中发挥的作用,有哪些行业利用OPNFV推进生产,以及当前开源NFV应用走向成功面临的推动因素、障碍和整合需求等。 主要发现包括: · OPNFV对于NFV的行业应用一直非常重要。在接受调查的电信运营商中,有98%表示对OPNFV在履行其加速开源NFV应用的承诺方面比较满意或者非常满意,而近一半(45%)的受访者认为OPNFV对运营商实现其NFV目标非常有帮助。OPNFV能够带来的最大优势包括更容易集成和更快地部署NFV。 · OPNFV的重要性越来越高,特别是在目前部署了NFV的企业中。近一百名受访的通信服务提供商(CSP)中有一半以上(54%)认为,OPNFV在过去一年中对其企业越来越重要了;而对于采用NFV推进生产的企业,这一数字增加到了70%。相似的,75名受访者积极跟进OPNFV,其中有四分之一以上对该项目直接做出了贡献。 · OPNFV正在从概念验证(PoC)转向生产。除了OpenStack和SDN控制器之外——这是OPNFV上游集成商的基础,CSP还认为增加对开源电信设计的支持是非常必要的。现在,他们认为以下因素最为重要,包括,基于硬件的开源设计(51%专门提到了开放计算项目),利用技术满足苛刻的电信工作负载所需的性能(41%提到了DPDK),更加关注运营问题(32%提到了ONAP),优化应用程序以提高效率(37%提到了Docker)。 · 尽管还处于早期阶段,DevOps在NFV整体成功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80%的受访者认为DevOps对于NFV的成功是必要的或者非常重要,有一半的受访者试用了各种工具链(26%),或者开展了基础设施的自动化和测试工作(25%)。然而,目前不到15%的受访者正在内部建立CI/CD管道,只有13%的受访者通过自动化工具/验证措施经常性地给产品打上补丁。在多个社区实现真正的DevOps方法是OPNFV的关键宗旨,该项目在为NFV创建完全集成的DevOps管道方面继续取得了进展。 · 测试和互操作性被认为是最重要的OPNFV活动。运营商认为最重要的OPNFV活动包括:在不同平台上进行VNF互操作性测试;提高网络运营商对上游项目的兴趣;帮助体系结构概念的融合;提供端到端的功能系统测试。相似的,近一半受访者把文档和跨多个堆栈的一致的环境配置列为关键的OPNFV活动。这是OPNFV测试活动继续蓬勃发展的又一证明——包括Pharos社区实验室,用于OPNFV平台托管CI/CD和测试的社区实验室的联合NFV测试基础设施。 · 障碍仍然存在。尽管一直在发展,NFV应用的障碍仍然存在——包括,核心基础设施平台和VNF之间的互操作性;MANO软件和OSS/BSS集成的成熟度;还有文化问题/观念等障碍。为了帮助克服这些障碍,OPNFV会更加重视开发人员培训和入职,改进文档,并更好地衡量上游的影响。 OPNFV执行董事Heather Kirksey评论说:“运营商们认可OPNFV的发展,特别是那些采用NFV推进生产的运营商们,而且他们也认可OPNFV对于生态系统越来越重要,这让我们备受鼓舞。当我们制定策略并改进我们的方法时,反馈一直是非常有帮助的。随着生态系统的发展,我们尽最大努力满足网络运营商更广泛采用开源NFV时不断变化的需求。” 该调查包括来自北美和南美、欧洲、亚洲和中东的98名网络运营商专业人士的反馈,他们的主要工作涉及工程、研究与开发战略、网络规划和企业管理等方面。第三届年度OPNFV峰会期间公布了此次调查的结果,开发人员、最终用户和上游社区齐聚此次峰会,以推进开源NFV的发展。关于调查结果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在OPNFV峰会上,OPNFV社区还举行了虚拟中心办公室(vCO)主题演示,该项目提供了住宅和企业vCPE服务。该演示展示了使用OpenStack云、OpenDaylight SDN控制器、OpenCompute平台(OCP)兼容硬件开发的平台,以及加载的一系列提供端到端服务的VNF。该演示表明,这一网络服务支持现场配置连接和vCPE,具有实时远程监测和分析、故障管理和服务保证等功能。活动结束后,OPNFV You Tube上会有演示的视频。 OPNFV还宣布了对即将推出的OPNFV Euphrates版本的第四次OPNFV互操作性测试计划。该活动将于12月4日至9日在俄勒冈州波特兰附近的英特尔校园举行。还提供最近的OPNFV Danube互操作性测试的结果摘要,该测试是于4月24日至28日在巴黎附近Orange Gardens进行的。

    时间:2017-06-15 关键词: 电信 nfv opnfv

  • 构建5G网络的核心技术:SDN与NFV的区别与联系

      经常听到网络运营商和设备商提到SDN和NFV,称其为构建未来5G网络的核心技术。那么这两种技术究竟是什么,又有什么区别与联系呢? SDN是什么? SDN,即软件定义网络(Software Defined Network),是一种新型网络创新架构,是网络虚拟化的一种实现方式,其核心思想是将网络设备的控制面与数据面分离开来,从而实现了网络流量的灵活控制,使网络变得更加智能。 SDN起源于高校的研究项目。2006年,美国GENI项目资助的斯坦福大学Clean Slate课题,斯坦福大学Nick McKeown教授为首的研究团队提出了OpenFlow 的概念。OpenFlow协议使控制平面和数据平面的接口标准化,为网络带来了可编程的特性。在此基础上,Nick McKeown教授及其团队进一步提出了SDN的概念。 早期的网络协议研究一般利用一些网络模拟器来模拟真实的网络环境,但研究者们仍然希望在真实的网络环境中测试正处于研究阶段的网络协议和算法。最初研究Openflow协议的目的就是为新协议和新算法提供一个试验平台。在校园网内部署Openflow网络试验平台,更接近于真实网络的复杂度。 随后研究者们意识到基于Openflow的SDN技术不仅可以用于研究,在实际的网络环境中部署,可以让网络控制更加灵活。尤其是在数据中心部署,可以实现路径优化,避免数据拥塞。随着云计算的发展,数据中心的规模也越来越大,SDN技术可以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SDN的网络架构:控制平面与数据平面分离 SDN的控制面和数据面分离以后有什么好处呢?最大的好处就是可编程。 原来的各种网络协议都是固化在网络设备里面,网络设备的功能由其内部程序以及配置决定,可以说功能是死的,无法根据流量变化动态调整。如果要改变的话,必须重新配置或部署网络设备。 分离以后,网络管理者可以在SDN控制器的A-CPI接口上开发应用软件,结合流量监控,动态调整SDN控制器的路由协议,从而影响数据平面中的网元(Openflow交换机)对流量的转发控制,这样网络由死的变成活的了。 另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传统网络的路由协议,是由网络上所有的路由器组成的一个分布式系统,也就是说带宽资源调度是分布式的,难免存在分配不合适,出现网络拥塞。有了SDN控制器,相当于把原来分布在各个路由器上的流控功能给集中了,可以更有效地进行资源分配。 SDN还可以与云计算相结合,比如SDN控制器以及上面的网络应用软件,都可以运行在云计算的虚拟机上面。 NFV是什么? NFV,即网络功能虚拟化,Network Function Virtualization。通过使用x86等通用性硬件以及虚拟化技术,来承载专用硬件的软件功能,从而降低昂贵的设备成本。利用软硬件解耦及功能抽象,使网络设备功能不再依赖于专用硬件,可以实现新业务的快速开发和部署,并基于实际业务需求进行自动部署、弹性伸缩、故障隔离和自愈等。 NFV概念提出源自于网络运营商。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升级,每次技术升级都需要新的网络设备,网络运营商每次部署不同功能的网络设备,不仅成本很高,对于网络管理也非常复杂。 出于设备成本和管理难度的需求,运营商希望能够使用通用性的硬件来承载之前专用硬件的网络功能,比如负载均衡、防火墙等。 NFV技术与云计算的虚拟化技术很容易结合,比如承载各种网络功能的通用硬件,可以直接用虚拟机来代替。网络功能如果需要升级,运营商也不用购买专用硬件,直接部署新的网络软件上去跑就行,如果计算资源不够,那就多部署一些虚拟机。 SDN与NFV的区别与联系 SDN和NFV的设计思想其实都是通过解耦来提高系统的灵活性,让系统变得更加智能,从设计思想上来说是非常接近的。那么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呢? SDN跟NFV最明显的区别是,SDN解耦的是控制平面与数据平面;NFV主要是软硬件解耦。另外就是SDN处理的是OSI模型中的2-3层,涉及到交换机、路由器等;NFV处理的是4-7层,比如负载均衡,防火墙等。 SDN和NFV技术有很强的互补性,且并不相互依赖,NFV可以不依赖于SDN部署,反之亦然。在数据中心的实施中,SDN和NFV技术可以共存,各自发挥作用。

    时间:2017-05-05 关键词: 通信技术 5G sdn nfv

  • 中国移动基于SDN和NFV的固网架构演进探讨

    近年来,家庭用户接入带宽的成倍提升,4K高清、物联网等新业务的高速发展,传统电信运营商面临着设备资源利用率低、管理维护复杂及新业务开通缓慢等挑战。伴随SDN、NFV和云计算等新技术的逐渐成熟,业界纷纷将这些新技术应用于电信网络的转型实践,将传统电信机房改造为灵活开放的电信云,从而实现CT和IT的有机结合和良性互补。 本文将首先介绍中国移动在固定网络方面的演进思路。其次,鉴于BRAS设备是家宽业务接入的核心网元,后续章节将主要围绕BRAS进行架构和技术方面的论述。 固定网络新思路和新架构 在网络架构设计上,中国移动推动以语音和数据为核心的设计架构向以内容和流量为核心的数据中心网络架构改变。在该架构下,主要包括核心TIC层和边缘TIC层。 核心TIC层:核心TIC以控制/管理/调度职能为核心,主要承载控制面网元和集中化的媒体面网元、CDN和骨干流量转发。 边缘TIC层:边缘TIC主要面向三大媒体面,以承载媒体流终结功能为主。   图1 新型网络总体架构图 将固定宽带网络应用于以TIC为基础的新型网络架构中,涉及到的网元主要包含BRAS-CP(BRAS控制面)、BRAS-UP(BRAS转发面)、s-CPE(业务CPE)以及物理CPE。其各自的功能和定位如下。 BRAS-CP和BRAS-UP属于BRAS的范畴: BRAS-CP定位为用户控制管理部件,部署于核心TIC,负责用户接入管理、认证计费、用户会话及策略管理等; BRAS-UP定位为L3网络边缘及用户策略执行部件,部署于边缘TIC,负责流量转发及用户流量控制等。 s-CPE和物理CPE属于CPE的范畴: S-CPE部署于边缘TIC,定位为用户应用中心,包含家庭用户的各种业务平台及增值服务; 物理CPE部署于用户侧,定位为用户管道中心,负责用户流量接入运营商网络。 其中,BRAS-CP和BRAS-UP的概念来源于转控分离vBRAS技术,下文将主要围绕该技术进行相关探讨。 转控分离vBRAS技术 传统BRAS设备作为用户接入的网关和IP网络的边缘,面临着巨大挑战。 传统BRAS面临的挑战 资源利用率低:传统BRAS既作为用户接入认证计费的网关,又作为IP网络的3层边缘,控制面和转发面紧耦合在一起,导致在性能处理上互相影响,无法充分发挥控制面和转发面的性能极限。 管理维护复杂:由于BRAS设备数量众多,网络在部署一个全局业务策略时,需要逐一配置每台设备。这种配置模式很难随着网络规模的扩大和新业务的引入,实现对业务的高效管理和对故障的快速排除。 业务开通缓慢:由于控制平面和数据平面深度耦合,且在分布式网络控制机制下,导致任何一个新技术的引入都严重依赖现网设备,并且需要多个设备同步更新,使得新技术的部署周期较长,严重制约网络的演进发展。 转控分离vBRAS技术架构 为全面应对传统BRAS面临的挑战,中国移动率先提出了控制转发彻底分离的全新vBRAS架构(如图2),BRAS控制面集中部署且采用虚拟化/云化技术实现,BRAS转发面分布式部署且采用高性能硬件,实现BRAS转发面、控制面的彻底分离和解耦。在转发面的设备形态选择上,初期重点考虑高性能,所以主要采用基于NP的硬件设备,下一步存在多种选择,一是推动实现通用化的转发硬件设备,二是提升x86虚拟化转发面的性能。   图2 控制转发分离vBRAS架构图 这种控制转发分离的vBRAS架构有如下特点: 转发面、控制面完全分离,破除转发面和控制面的紧耦合,有利于分别灵活扩容,互相不为约束。 对控制面进行集中化/云化,更易于集中管控,云化有助于弹性扩缩容,简化运维。 对转发面进行本地化,转发面流量大,本地化可以实现大流量本地卸载。 控制面采用软件实现,控制面属于计算密集型,适用于软件实现。 转发面可采用硬件实现,转发面属于流量密集型,适用于高性能硬件实现。其中,对于大session小流量场景可以采用虚拟化实现。 控制面与转发面之间采用标准接口,推动高性能转发面的标准化、通用化。 该架构的优势明显,转发控制完全分离,彻底解耦,灵活性高。其中的x86(控制面)专注于计算密集型的表项管理,而采用专用硬件的转发面专注于大流量转发,物尽其用、专注高效,可以彻底解决传统BRAS面临的各种挑战。 转控分离vBRAS功能划分 从功能上看,控制转发分离vBRAS主要包括控制面(BRAS-CP)和转发面(BRAS-UP)两个部分。 其中,控制面(BRAS-CP)定位为用户控制管理部件,主要包含用户控制管理(UCM)、用户接入控制、用户认证授权计费、地址管理(AM)、配置管理(CM)等功能模块。 转发面(BRAS-UP)定位为3层网络边缘及用户策略执行部件,主要包含流量转发、QoS、流量统计等纯转发面功能,以及单播路由协议、组播路由协议、MPLS(LDP/TE)等管道类控制面功能。把单播、组播、路由等管道类控制面功能保留在BRAS-UP,主要原因是当前BRAS层面流量不均衡问题并不明显,不需要移入控制层面然后利用SDN技术解决流量不均衡问题;另外,如果只考虑BRAS的虚拟化和SDN化,无法有效解决城域网流量均衡问题。将来针对流量均衡问题的解决,需要将BRAS、SR、CR等网元的控制面都纳入SDN Controller统筹考虑,才能进行流量的全局调度从而实现均衡(如图3)。   图3 控制转发分离vBRAS功能划分 转控分离vBRAS接口 对于控制转发分离vBRAS架构的接口,主要包含控制面(BRAS-CP)向上的北向接口以及控制面(BRAS-CP)和转发面(BRAS-UP)之间的南向接口。 其中,控制面(BRAS-CP)和转发面(BRAS-UP)之间的南向接口共有3种类型: 报文上送接口:建议采用VxLAN技术,实现BRAS-CP和BRAS-UP之间PPPoE接入控制报文以及Radius认证授权计费报文的上送和下发; 配置下发接口:建议采用Netconf协议,实现集中化BRAS-CP对众多BRAS-UP的统一自动化配置; 表项下发接口:建议对OpenFlow协议进行扩展,从而满足BRAS-CP对BRAS-UP的用户表项下发的需求,实现BRAS-CP对BRAS-UP行为的统一管控。 控制面(BRAS-CP)向上的北向接口,作为整个控制转发分离vBRAS系统的统一对外接口,主要用于完成与业务系统以及EMS等系统的对接,实现业务系统对vBRAS能力的统一调用。 中国移动将会以BRAS-CP为核心,推动接口标准化,实现转发面和控制面的彻底解耦、促进网络能力开放(如图4)。   图4 控制转发分离vBRAS接口划分 转控分离vBRAS用户接入流程 转控分离vBRAS系统支持用户PPPoE&IPoE动态接入,以PPPoE流程为例,具体流程如图5。   图5 PPPoE用户接入流程 在PPPoE流程开始前,首先需要打通BRAS-CP和BRAS-UP之间的配置通道,可以通过EMS直接对BRAS-CP和BRAS-UP进行配置来实现配置通道的打通。配置通道打通后,BRAS-CP可通过该通道来配置报文上送通道和表项下发通道。BRAS-CP可实现对其所管理的所有BRAS-UP的统一配置,包括BRAS接口的相关配置以及QOS模板的配置等。 BRAS-UP接收到用户PPPoE接入报文,BRAS-UP通过报文上送通道上送到BRAS-CP。BRAS-CP处理PPPoE状态机,触发AAA认证及地址分配,通过报文上送通道下发回应报文到BRAS-UP,BRAS-UP将响应报文发送回用户。 BRAS-CP创建用户转发表,并同步到用户表数据库。通过表项下发通道,BRAS-CP将用户转发表、用户地址路由信息下发到给BRAS-UP,BRAS-UP运行路由协议,生成网络转发表项,并将用户路由发布到网络侧,使得下行流量直接回到BRAS-UP。BRAS-UP收集用户上下行流量统计数据、计费信息、告警信息并通过表项下发通道定期上送给BRAS-CP。 转控分离vBRAS架构实现难点和指标要求 1)BRAS-CP和BRAS-UP之间接口 主要接口有报文上送接口(可选择方案为vxlan)、配置下发接口(Netconf协议或openflow协议)、表项下发接口(OpenFlow协议),其中与性能相关的主要是BRAS-CP可承载的并发会话数以及用户上线速率。对于并发会话数要求BRAS-CP可承载1000万以上,对于用户上线速率要求达到10k/秒以上。 2)热备/冗灾备份 a.完成从传统的电信化的容灾备份向IT化的容灾备份的过渡,实现N:1的热备; b.备份完成倒换后,表项的同步时间和速率,需要进行关注,应优于传统BRAS设备的故障重启时间。 总结和展望 推动固网结构向新型网络转变是业务和网络发展的必然趋势,新型的转发控制分离架构和NFV/SDN技术为网络架构的转变打下了坚实的技术基础,通过分阶段逐步推进固定网络的重构、控制面功能原子化及转发面通用化,一定能够打造出面向业务和用户高效灵活的下一代电信网络。

    时间:2017-03-21 关键词: 中国移动 sdn nfv

  • 英特尔:SDN/NFV技术加速网络转型

     随着人类生活互联性的深入,网络应用的不断深化,数据将会以指数级的速度攀升,数据包的转换和运输的能力也需不断增长。然而,未来服务所需求的灵活性及功能的强大性,却是当下网络基础设施无法达到的,当前网络有限的可扩展性使得很多功能及应用在部署时受到极大的限制。未来新的网络能更加快速地进行软件定义的实现吗?未来的网络如何可以容纳更大量的客户资源和客户数量?为了迎接未来云化的网络世界,现在的网络必须转变。 SDN/NFV技术加速网络转型 全面部署云化设施,意味着未来的网络将建立在数据中心之上,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又表明传统网络的升级转型也将从软件定义基础架构开始。“全面转变网络架构并非说的那么容易,它需要我们做很大的投资。”英特尔公司数据中心事业部通信基础设施部门总经理Dan Rodriguez提到,“英特尔希望能够引领这个网络变革的浪潮,同各大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加强合作,在整个生态系统内打造更宽泛的网络,同时优化网络平台架构和设计,不断地降低整个硬件软件开发和协同需要的成本,更好地推动网络技术的整体转变及颠覆。” 为满足应用服务的灵活性、安全性和服务的可达性,英特尔不断地同合作伙伴一起建立针对未来的NFV以及SDN技术相关的解决方案,提供开放的网络基础架构平台,配合QuickAssist技术、资源调配技术(Intel RDT)、数据面开发套件(Intel DPDK)等相关技术,降低设备复杂度并提高网络利用率,满足运营商对电信网络的灵活性、可扩展性、可靠性和成本需求,加速了产业链的技术创新和网络转型。 SDN/NFV技术所倡导的网络开放性,也为开源技术在网络领域的引入带来契机。任何软件没有社区的支持一切都是纸上谈兵,英特尔一直与社区进行紧密的合作,加快转型,庞大的社区体系一方面促进社员之间达到更好的沟通,一方面吸引行业的意见,不断完善软件。以DPDK为例,最近的数据显示,DPDK包含了955项来自于不同贡献者的支持,作为一个开源的软件,该数据说明DPDK拥有一个健康、可靠的生态系统,这与英特尔一直以来对其进行大力投资以保证它的开源性,密不可分。除此之外,英特尔在为所有客户搭建类似的数据框架为其提供相关服务并协助其使用。 携手中国电信尝试新方向 对于运营商来说,以往电信设备多采用软硬一体的封闭专用系统,成本高,升级改造困难,不同厂商的设备兼容性和互通性不好,这直接造成了电信业网络的建设维护成本高、开放性差以及灵活性不足也限制了运营商在网络和业务上的创新。未来云化网络的前提是虚拟化,运营商想彻底走出传统的老路,就是朝着NFV的方向走。 作为英特尔长期以来的合作伙伴,一直以来,中国电信和英特尔在战略和技术上通力合作。英特尔公司数据中心事业部网络平台部市场开拓总监杜唯扬说道,“其实我们需要解决的长远问题是牵动标准组织工作,而这个过程中务必需要进行实际的部署,英特尔和中国电信的合作主要面向主网,从前期测试一直到后期选型都有。举例来说,针对NFV主网里的一些应用进行测试,根据测试结果显示的数据去决定选用哪一款服务器,往往角度不一样,应用不一样,服务器的选择都不尽相同。”此外,英特尔和中国电信在开源在英特尔和中国电信在编排层已经花了大量的时间一同研究,进行大量的测试。 性能的提升是目前NFV想要实现大规模商用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尤其是在数据面转发上,中国电信采用了基于x86架构的底层网络平台并配合采用DPDK技术,极大地增强了数据包处理性能和吞吐量,实现了高效的转发性能,从而为数据平面应用留出更多时间。中国电信SDN/NFV架构师欧亮称:“中国电信所提出的‘云网融合’,即网络设备的云化和网络提供能力的云化,最终的愿景就是未来整个运营商做到以数据中心为中心。基于英特尔的硬件平台及在英特尔支持下提供的SDN/NFV相关解决方案,为我们推进开放、灵活的新一代网络架构,实现网络的简单管理、方便运维、降低成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时间:2017-01-24 关键词: 英特尔 sdn nfv

  • 建立基于SDN/NFV的固网架构需要哪些技术支撑

       核心提示: 截至2016年10月底,中国移动有线宽带业务用户数为7551万,中国联通有线宽带业务用户数为7547.2万,中国移动固网宽带用户数首次超过中国联通。而中国电信仍以超过1.2亿的固网宽带用户数位居三大运营商首位。从用户数据便可看出国内固网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截至2016年10月底,中国移动有线宽带业务用户数为7551万,中国联通有线宽带业务用户数为7547.2万,中国移动固网宽带用户数首次超过中国联通。而中国电信仍以超过1.2亿的固网宽带用户数位居三大运营商首位。从用户数据便可看出国内固网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   中移动网络架构存在三大挑战   中国移动发展有线宽带的时间并不长,缘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中国移动研究院网络技术研究所项目经理李振强表示,这得益于中国移动发展“高起点”有线宽带业务——以50M为主、100M体现优势,并大力发展FTTH接入。   虽然中国移动有线宽带业务取得了巨大成绩,中国移动骨干网也已经完成了与国内其他运营商以及国际互联网的互联互通,但从网络整体架构来看,中国移动网络架构还面临三大挑战。在骨干网层面,主要问题是流量不均衡;在城域网边缘,BRAS设备面临着利用率比较低、运维比较复杂、新业务上线比较慢等问题;而在网络边缘的CPE方面,主要存在智能化程度不足、业务升级难度较大的问题。   谈到如何解决目前中国移动固网所存在的问题,李振强认为,中国移动应建立基于SDN/NFV的固网架构。   李振强指出,建立基于SDN/NFV的固网架构涉及四个方面的关键技术,一是建立基于TIC的网络架构;二是在CMNet层面,进行SDN流量调度;三是在BRAS层面,采用转控分离vBRAS;四是在CPE层面,采用智能网关及s-CPE.   建立基于SDN/NFV的固网架构   首先是基于TIC的网络架构,它是从以语音为核心向以内容和流量为核心的新型网络架构演进,以TIC构建新型数据中心,组成电信云,实现控制与媒体云化。在这其中包含三大原则,一是控制集中,控制功能集中部署在核心TIC,实现更灵活的网络调度;二是媒体下沉,媒体面灵活下沉至边缘TIC;三是优化流量和用户体验,提高网络销量接入层多手段,多技术按需发展,满足容量和覆盖要求。   同时应基于SDN与NFV协同构建TIC,SDN与NFV协同过程中,控制器是一个核心部件,因此中国移动自主研发了一款SDN的控制器——Aero,它基于ODL移动自主开发,面向数据中心场景,重点解决原生方案的性能问题,通过标准化的接口打破SDN方案单厂家绑定。目前Aero已经可以支持OpenStack I版本以及K版本,同时通过标准的接口也与华三、思科、锐捷等厂家设备进行了互通。   其次是SDN流量调度,基于SDN构架开发骨干网流量调优平台,通过智能计算调整流量转发路径、优化网络利用率。近期,中国移动采用的模式是网络可视化和局部流量调优,远期采用全网流量集中调度。   再次是BRAS转控分离。随着宽带用户数量的激增、4K高清、物联网等新业务的发展,传统BRAS作为CMNet网络的边缘以及用户接入的网关,面临着巨大挑战。中国移动在转控分离BRAS部署方案在控制面集中化和转发面本地化方面做了很大的改善。目前中国移动与业界主流厂家华为、中兴、华三、烽火、阿朗合作,主导转控分离BRAS机构设计及接口设计,推动产业链成熟;中国移动也在主导产品测试,预计在今年年底完成设备规范、测试规范制定,在2017年进行测试以及试点,2018年进行商用。   最后是智能家庭网关及sCPE,中国移动构建新型网络需引入vCPE技术架构,采用虚拟化,支持新型功能和增值业务,其中,pCPE本地提供家庭入口和业务流分类,sCPE云端实现业务的集中控制和灵活部署。

    时间:2016-12-14 关键词: 通信 sdn nfv

  • 2016英特尔亚洲网络峰会召开

     北京2016年11月1日电 /美通社/ -- 今天,2016英特尔亚洲网络峰会在北京召开。英特尔携手合作伙伴及运营商一起,针对软件定义加速网络转型以及如何利用网络功能虚拟化技术(NFV)等相关技术提供更高性价比的解决方案进行了深入探讨。 移动数据业务近年来不断攀升,2016年三大运营商财报均显示其数据业务首次超过语音业务收入。工信部公布的相关数据同样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移动数据收入占电信行业总收入的比例,由 2015 年底的 28% 快速提升至 34%,这意味着通信行业已全面进入流量服务时代,加快向流量经营和数字化服务转型刻不容缓。大量流量的使用带来数据量的激增,海量数据处理对网络基础架构的灵活性及可靠性提出更高的要求,越来越多的电信运营商随之谋求向云架构的转变。在未来,数据中心将成为电信行业价值链的核心,未来的网络重构也将建立于数据中心之上。 面对下一代网络对于低成本、高效率运营以及灵活的业务提供能力的需求,网络功能虚拟化(NFV)相关解决方案所具有的灵活性、可靠性、投入成本低等特性使其逐渐成为网络运营转型的首选。如今,虚拟化网元已成为未来电信网络发展的趋势,顺应该趋势,英特尔提供开放的网络基础架构平台,并配合英特尔 ® QuickAssist 技术、英特尔资源调配技术(Intel RDT)、英特尔数据面开发套件(Intel DPDK)等相关技术,降低设备复杂度并提高网络利用率,满足运营商对电信网络的灵活性、可扩展性、可靠性和成本需求,加速了网络创新。     Dan Rodriguez 英特尔公司数据中心事业部通信基础设施部门总经理 “适应全球电信行业的发展潮流,中国电信提出了构建软件化、集约化、云化、开放的 CTNet 2025 目标网络架构,打造新一代的信息基础设施,以主动、快速、灵活适应互联网应用。”中国电信 SDN/NFV 架构师欧亮说道,“以 SDN/NFV 部署新一代运营系统是中国电信正在努力的方向,基于英特尔的硬件平台及软件相关解决方案,如 DPDK(数据面开发套件)等技术,为我们推进开放、灵活的新一代网络架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英特尔公司数据中心事业部通信基础设施部门总经理 Dan Rodriguez 同时称:“一直以来,英特尔都在推进开放源代码和标准化,并充分利用 Intel ® Network Builders 项目推动开放式生态系统的构建。在未来,英特尔将继续携手合作伙伴,为最终用户提供更多 NFV 以及5G技术相关的创新性解决方案,通过相关软件的配合帮助电信运营商向软件定义网络转型。”

    时间:2016-11-01 关键词: 英特尔 nfv 亚洲网络峰会

  • 凌华科技与美国风河公司建立策略联盟并设立联合实验室

    凌华科技与美国风河系统公司(后简称风河公司)今日宣布在中国上海及美国加州圣何塞成立联合实验室,并针对NFV(网络功能虚拟化)建立新的策略联盟。此研发中心将把风河公司的Wind River Titanium Server软件运行在凌华科技基于MICA开放架构的硬件平台上,通过预先的平台验证和系统优化,为软件厂商、系统设备商和系统服务商提供可快速进行软件测试的平台,从而加速NFV在通信产业中的应用。 独步业界,Wind River Titanium Server是功能完备的商用级网络功能虚拟化(NFV)软件平台,能够为电信网络提供运营商级的超高可靠性和卓越性能。通过将Titanium Server与凌华科技稳固可靠的硬件平台相集成,不论是在接入侧还是数据中心,都可以迅速实现NFV功能,让用户拥有更多的机会,最大限度地发挥NFV的性能与带宽容量,同时还能进一步降低成本。以Titanium Server作为软件基础,整个电信行业都可加速达成NFV目标,且确保达到运营商级正常运行时间和严苛的可靠性要求。 具有近20年电信级工业计算机与以太网产品设计及制造经验的凌华科技,于2016年3月发布全新的开放式模块化工业云计算架构MICA (Modular Industrial Cloud Architecture),且为支持SDN(软件定义网络)和NFV(网络功能虚拟化)进行了特别的设计,整合了多种最新的硬件加速技术,可以加速网络数据包和视频流的处理。所有的功能都整合到了这种开放的、模块化的计算架构中,满足云计算时代资源按需分配的关键需求,尤其是在电信网络以及移动互联网行业。 “凌华科技致力于推动移动通信产业的发展。”凌华科技董事长刘钧表示:“与风河携手合作,通过建立新一代的生态系统来实现NFV的优化,提供可互操作且标准化的解决方案,我们就能够帮助ISP加快产品上市速度,进而帮助电信设备制造商加快布署NFV的速度,最终推进面向未来的快速低成本功能升级。“ “为了在NFV应用方面取得切实可行的进展, 跨度广泛的生态系统必不可少。与凌华科技携手合作,我们正在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极佳的机遇,加速NFV解决方案的测试与布署。”风河网络解决方案业务发展高级总监Charlie Ashton说:“Wind River Titanium Server作为一个为NFV提供运营商级虚拟化的软件基础,可以让运营商获得新的灵活性和可扩展性,同时在运营成本和能源消耗方面得到显著改善。” “NFV模式不但允许使用功能强大且低成本的服务器硬件,而且让运营商和企业能够比现在更快速、更经济地部署或更新服务。采用NFV之后,无需花费数星期或数个月,即可轻松完成跨越广大地理区域的大型网络专属硬件升级。”中国移动研究院研究员邓灵莉表示:“中国移动非常乐见凌华科技与风河公司这样的软硬件企业能够携手建立策略联盟, 为将来的网络设备系统架构,提供新的网络设计,并增加网络基础设施部署的灵活性和弹性。“ 凌华科技将于8/30、9/6和9/9分别在北京、南京和深圳举办MICA——“随需而定”的行业应用服务器新架构”技术研讨会,届时凌华科技和风河(Wind River)公司将分别带来关于MICA和Titanium Server相关技术介绍,

    时间:2016-08-30 关键词: 凌华科技 nfv 工业云计算架构

  • 吸金!隶属RAN的SDN和NFV引起运营商的高投入

     在RAN领域,据SNS的预测,到2020年与SDN和NFV相关的投资将超过50亿美元,而这些投入将主要集中在云RAN(C-RAN)领域,用以部署分布式无线接入点和集中式基带资源池。除了在RAN领域加大投入外,运营商在SDN和NFV的整体投入也在不断提升,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到2020年全球运营商在SDN和NFV方面的投资将超过180亿美元。 移动互联网的全面兴起,进一步拉动了全球无线网络(主要指运营商层面的无线接入网RAN)投入的提升,包括建设部署LTE和HetNet网络的基础设施等,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全球移动宽带接入需求。 不过随着各种互联网应用的兴起,运营商开始面临被“管道化”的风险,因此控制成本已经成为当前全球运营商的一大诉求,而软件功能虚拟化无疑是最佳选择,其让运营商摆脱了专属硬件的束缚,同时结合软件定义网络SDN,还能在空间、部署实施、以及后期运维等方面进一步降低成本。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SDN和NFV让网络具备了灵活可扩展、可编程等能力,让运营商可以快速实现新业务、新服务的上线,以避免被“管道化”的尴尬。为此,运营商已经积极在多个领域开始拥抱SDN和NFV,比如无线接入网RAN、移动核心网、OSS/BSS、回程线路和CPE、以及家庭网络环境等。 不过运营商对于引入SDN和NFV还是存在一些担忧的,比如虚拟网络的性能能否达到传统专有设备组建的网络的性能等。同时安全问题也是运营商的一个担忧,特别是当前黑客已经将目光聚焦在了虚拟网络之上,新的技术势必带来新的挑战。但总体来说,在网络灵活性、可编程性、以及成本优势面前,这些都将不是大问题。

    时间:2016-08-04 关键词: ran sdn nfv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发布文章

技术子站

更多

项目外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