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电动汽车
  • 国外企业想“染指”国内的电动汽车市场,可能性不高?

    国外企业想“染指”国内的电动汽车市场,可能性不高?

    被称为“出行教父”的李斌是明星创业企业蔚来、摩拜董事长,是上市公司易车网的董事长兼CEO,投资了30多家与出行相关的公司,其中通过易车控股着估值超30亿美元的易鑫金融。李斌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天生喜欢创业,早在大学时期已开始创业历程,每次有好想法,他都希望能够变成现实,即使非常困难。   李斌坦诚,“造车”是所有创业里最难的,需要资本、技术、管理能力、外部合作伙伴的配合等等。蔚来公司对汽车的基本规律足够尊重,并非“颠覆什么”,在设计、制造、供应链、质量、安全等方面都邀请汽车行业最专业的人来操盘。李斌尽管在汽车行业浸淫近20年,但对汽车的制造,毕竟尚是第一次。 他的信条是:人生是对期望值的管理,期望值设低一点,困难预估多一点,做好充足准备,最后结果总会比最初的期望好一些。 对蔚来汽车目前的进展,李斌说比预期好。蔚来EP9刚以7分05秒的圈速拿下纽北最快电动车称号,量产车蔚来ES8预计将在年底上市。造价800多万的EP9证明了蔚来能造出世界最快的电动车,ES8则能证明能拿出量产的车,未来会给公司带来稳定的现金流。 李斌接受采访时说,希望将来大家说苹果是“汽车界的蔚来”,这个理想,足够远大。 蔚来汽车:汽车里的苹果? 2012年,在带领易车纽交所上市第三年,创始人兼CEO李斌开始思考汽车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了,当时他提出了“汽车商业模式3.0”的概念,认为汽车不仅未来竞争的是用户全程体验。这一年,特斯拉推出全新电动车系列“Model S”首量电动跑车正式交付了,而这一年特斯拉亏损了3.96亿美元。 2013年“特斯拉旋风”之下,全球掀起了一股新能源汽车风潮;2014年年初,李斌暗下决心要“造车”;2014年年底,李斌按照设想的“汽车3.0”的概念,在海外注册了蔚来汽车,初期注册资本为5亿美金,李斌投入了1.5亿美金,蔚来汽车早期投资人还包括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刘强东等等。 李斌认为,传统汽车公司是1.0模式,特斯拉是2.0模式,汽车3.0模式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汽车3.0”用一个字形容,就是让用户用得“爽”。这种“爽”由四个维度来定义:首先车本身在性能、质量、安全、设计方面最好,这是基本条件和必要条件;其次,汽车服务,跟用车有关的所有服务,包括维修、保险、保养、加油在内进行提升;第三是数字体验,也就是车联网的概念;第四,与汽车相关,车本身以外的东西,也就是汽车生活。 对于李斌来说,蔚来汽车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制造业,也不仅仅是新兴的互联网科技企业,而是“用户企业”:通过蔚来汽车在技术、服务上的创新,能够让用户获得拥有汽车的乐趣。 在互联网与汽车产业融合的新趋势下,跨界造车的企业越来越多:除了2014年底成立了蔚来汽车;2014年年中,UC创始人何小鹏与夏珩、何涛、杨春雷等人联合创立了小鹏汽车,针对一线城市年轻人的互联网电动汽车的研发;2014年12月,和谐汽车与富士康、腾讯联手创立了和谐富腾公司,并投资了一个公司造纯电动汽车;2015年1月,乐视宣布要造智能化、互联网化、纯电动化的“超级汽车”;2015年年中,前360副总裁沈海寅成立了奇点汽车,专注于电动车领域等。2015年7月,原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创办了车和家,打造人人可购买的智能电动车。还有各种各样互联网造车的传闻。 这些跨界造车的企业在引起业界关注的同时,也饱受着质疑,被称为“PPT造车”。不过,2016年底,蔚来汽车率先拿出了能够上路的车:纯电动跑车EP9。 这辆跑车被称为“全球最快的电动汽车”:2016年10月12日德国纽博格林北环赛道创造了7分05秒的最快电动汽车圈速,11月4日又以1分52秒的成绩刷新了法国Paul Ricard赛道的最快电动汽车圈速。今年6月份,“奶茶妹妹’章泽天还在其Instagram上传的一组试驾蔚来汽车EP9的图片。 据了解,目前EP9全球仅量产了6台,车主分别为蔚来汽车的6位投资人:蔚来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车和家创始人李想、腾讯公司CEO马化腾、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小米科技CEO雷军、和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而该车造价约为815万人民币。 “EP9是证明我们的能力可以做到什么样。EP9我们不想多卖,这个卖的话,卖一辆还赔一辆钱,成本太高了。”李斌表示。 有人说蔚来汽车要做汽车里的苹果,李斌反而开玩笑道:“我们比苹果贵那么多。我觉得苹果将来要成为手机里面的蔚来。” EP9之后,在今年上海车展上,蔚来汽车展出了第一款真正的量产车:大型SUV,ES8,预计将于2017年年底上市。按照李斌的节奏,蔚来汽车每年都将会推出一个新产品。 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市场 国外品牌没戏 如同OPPO 、VIVO成为中国手机界销量最好的手机一样,李斌认为,智能电动汽车领域的国产品牌,也到了会超越国外品牌的临界点。 李斌说,以前中国人都买苹果和三星,现在中国市场手机卖得最火的是OPPO 、VIVO,大家不会觉得国产机的质量差。中国的汽车品牌的发展也会像手机界类似。因为汽车供应链的基础已经发生了改变:90%的零部件都是中国制造的。对于中国车企来说,这是天然的优势。 “与传统汽车相比,智能电动汽车更依赖本地化的基础设施。美国的充电方式和中国的肯定是不一样的;美国用户的服务场景和中国的肯定是不一样的,还更依赖于本地化的数据,高精地图,图像识别,各方面数据的搜集、反馈,也不一样。”李斌表示,“ 在这样一个竞争里面,我认为国外的品牌都没戏了。” “从产品角度来看,智能电动汽车我们肯定是全球最好的。”李斌充满了自信,笑着说,“宝马、奔驰、奥迪做的肯定不如我们,为什么?如果谁说自己是全球跑的最快的电动汽车,谁拉出来溜溜,谁不服,到纽博格林到赛场跑一圈,谁不服谁来。” 产品研发是蔚来汽车花钱的大头。在2000多名员工的构成中,绝大部分是研发人员,其中一半是硬件,一半是软件。蔚来汽车美国硅谷的研发中心主要从事车联网和自动驾驶的研究;北京上海则主要是软件团队。网络媒体报道称,蔚来汽车员工主要来自四大门派:奇瑞系、观致系、捷豹路虎系、克莱斯勒系。 在人才招募上,李斌坦言是蔚来汽车最大的挑战。首先要知道人才在哪,其次还要说服其加入,而且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还要能够在一起形成一个团队。 “易车网跨着汽车和互联网的。所以,汽车的人才在哪,互联网的人才在哪我们都知道。哪有大鱼,我们就可以把船开过去。”李斌表示。 找到最合适的人、如何说服这些人才加入、来自全球各地的人才高效合作,这些是李斌一直做的事。据了解,蔚来汽车的薪水非常诱人,坐落上海的蔚来汽车将沪上的人才薪水可以说推向了新的高度。 当然,笼络人才除了薪水之外,还得有“情怀”。 据了解,蔚来汽车的愿景,创始团队就讨论了两个月,从中国讨论到了欧洲。最后确定为:创造一种愉悦的生活方式。如何实现愿景呢?五件事:要提供超越期待的用户体验、要做极致的产品、要有体系化的效率、要设计驱动、要做美的东西。 同时,李斌还确定了公司的价值观:真诚、关爱、远见、行动。李斌认为,公司文化会成为公司的天花板,公司文化,决定了一个公司能走多远能做多大。 “中国其实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也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我们这种决心是最坚决的。所以,其实说服他们也没想象中那么难。”李斌表示。 在整个访谈过程中,谈到竞争对手特斯拉,李斌是自信的。近期热炒的特斯拉中国建厂的事情,有人也曾问过李斌,可以选择和特斯拉合资,却被李斌反问道:为什么要跟他合资?他求我合资还差不多。“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它的车跑得还没我快呢,它的东西也没有我的好使,我为什么要跟它去合资?”

    时间:2017-07-05 关键词: 李斌 智能电动汽车 国外品牌

  • 由“危机”到“转机” 用钱“烧出”蔚来

    由“危机”到“转机” 用钱“烧出”蔚来

    近日蔚来汽车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2019年全年,蔚来汽车全年营收约78.25亿元人民币,其中,全年净亏损114.13亿元人民币。巨额的亏损间接地反映出蔚来资金短缺的危机仍然在持续,而且不断“烧钱”模式似乎成了恶性循环。蔚来是全球化的智能电动汽车品牌,于2014年11月成立,旗下主要产品包括蔚来ES6、蔚来ES8、蔚来EVE、蔚来EP9等。蔚来致力于通过提供高性能的智能电动汽车与极致用户体验,为用户创造愉悦的生活方式。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开年,关于蔚来汽车陷入“钱荒”负面不断曝出,又遭到早期投资方高瓴资本清仓,一度把蔚来汽车推到了“断电”边缘。 过去几年,新能源汽车一度被资本市场追捧,新造车势力获得数十亿元、甚至数百亿元的融资屡见不鲜。但过了产业风口期后,资本迅速收紧,新能源汽车又处于教育市场和用户的过渡阶段,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缺钱是普遍面临的问题。另外,国家现在对于电动汽车的补贴政策也呈现出收拢的趋势,留给电动汽车产业的机会和空间也变得紧张起来。 由“危机”到“转机” 用钱“烧出”蔚来 自创立以来,蔚来汽车一直借助融资输血,但是从去年到今天也是接连碰壁。去年5月,蔚来汽车曾与亦庄国投签订框架协议,双方计划创立“蔚来中国”,亦庄国投还将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最终这个交易告吹,湖州政府的50亿元投资也被官方否认。此外,此前广汽集团计划入股投资蔚来汽车10亿美元,后来被证实消息不实。不仅如此,几日前,有媒体报道称,蔚来汽车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将卸任副总裁一职,转任顾问。朱江自己也表示:“会待到五月,做好交接。”但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蔚来汽车,还没有被资本市场遗弃。 2月6日,蔚来宣布完成了累计一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项目。2月14日,蔚来再次宣布:获得了一亿美元的融资。3月5日,蔚来公告了2020年的第三笔可转债融资,金额为2.35亿美元。这三笔资金的投资方都来自非关联的亚洲投资基金,累计金额为4.35亿美元,且投资方均为非关联方的财务投资人,并且是来自亚洲的基金。 2020年2月18日又传出吉利汽车入股蔚来汽车的计划,从双方回应为不否认、不承认,判断吉利入股蔚来或已成定局。吉利的入股蔚来,可以让蔚来在沉重的资金缺口面前得以喘息的机会。 2月25日,蔚来与合肥市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项目融资金额为100亿。源源不断的资金进来,蔚来终于能够重新打开自己的蓝图,继续去布局未来。 背水一战化险为夷?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关于蔚来汽车的消息可以说是喜忧参半,好在李斌和他的蔚来坚挺到了现在。有人选择继续相信他,有人弃它而去。但摆在面前的有两大难题,一方面蔚来要面对众多同行产业竞争者的市场挑战,一方面又要保证自己有充足的现金流迎战。蔚来在接下来一段时间,极有可能开启“背水一战”模式,去抢滩更大的电动汽车市场份额,守住现有已经建立好的电动汽车生态。 那么,摆在蔚来面前有两条路,一个是“找钱”、一个是“省钱”,资本市场的钱已经找来,蔚来在如何省钱上早已开始出手了。截止今日,蔚来经过数次裁员后,员工已经从9000多人,下降到7000多人,并且还会继续裁员。快速“瘦身”让蔚来在成本上省出很大一笔开支。当前新能源汽车行业厮杀也是愈发激烈。最近几年在国家大力扶持下,越来越多的入局者杀入新能源汽车赛道,对于蔚来的压力也将增大。 无独有偶李斌总能化险为夷 从易车网到蔚来汽车,可以说得上是李斌在创业路上面临两次大的劫难。说来也是巧合,17年前,易车网在烧光了投资者的钱后陷入了困境,目睹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大股东不希望把钱继续投向这块无底洞中,便提出了撤资。李斌无奈只好通过个人贷款形式把亏掉400万还给了投资方。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席卷了整个中国。人们都减少了出门的频率,待在家里等候疫情的好转。一时之间,线下流量急剧减少,线上流量激增,大批互联网公司迎来了一波需求井喷。此时的李斌敏锐地捕捉到这个机会,易车得以度过危机并发展至今。,在当下新冠疫情期间,蔚来的窘迫现状也同样受到礼遇,让行走在滑坡路上的蔚来看到转机。未来太远可能连李斌都来不及去想,当下最棘手的事情就是活下去,只有活下去蔚来才有未来。

    时间:2020-03-26 关键词: 新能源汽车 蔚来汽车 智能电动汽车

发布文章

技术子站

更多

项目外包

更多

推荐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