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谷歌
  • 印度为何“盛产”硅谷CEO?我们国家为什么不能?

    印度为何“盛产”硅谷CEO?我们国家为什么不能?

     当今世界越来越多全球顶尖企业的管理层被印度人攻陷。同样毕业于名校,同样是做技术出身,甚至同时进入一家大公司,不少印度人能比其他少数族裔更快地脱颖而出,甚至“玻璃天花板”仿佛对他们也不起作用。 随着皮查伊接管Alphabet大权,意味着又一位印度裔职业经理人成为巨头公司CEO。之前萨提亚·纳德拉已经在微软掌管大权,而不完全统计,近10年来,世界500强企业中,外籍CEO有75位,印度裔就占10个席位。 名校背景、善于争辩、英语娴熟,让印度留学生在融入欧美文化、顺利转型管理层方面如鱼得水;但高等人才效力硅谷,从印度的教育投入而言是一种损失;对印度国内来说,也会形成某种虹吸效应。     ▲桑达尔·皮查伊资料图。   美国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于日前联合宣布辞职,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接过接力棒。 其实,除了一些跨国企业可能希望通过这种半本土化的努力打入印度市场外,还有其他因素。 如果细心查看这些印裔CEO的履历,就会发现他们几乎全都来自印度那几所名校,主要是七所印度理工学院(IIT)、六所印度管理学院(IIM)以及尼赫鲁大学、德里大学。成立于1956年的IIT在很多方面都拷贝加州理工的模式,录取率不及1%,而哈佛的平均录取率接近5%。大多读完IIT的印度学生,或者选择出国深造,或者选择在国内接着读IIM的管理硕士。有技术、管理两方面的教育背景,进入高科技企业后的转型通道也更为顺畅。 与亚裔相比,印度人更善于争辩,而争辩本身也是说理的一个过程。作为宗教的国度,印度人习惯、也善于形而上的思辨。在这片土地上曾涌现过形形色色的宗教派别,它们相互竞争,有时候用言语、有时候用刀剑。另一方面,近代以来,议会民主制在印度的实行,使得他们学会借助民主和法律的手段来维护自身的权利。     ▲资料图。图/新京报网  另外还有英国殖民时代的遗产——英语的普及令印度人能够更快地融入欧美文化。如同软件生产的瀑布流程,编程、测试只是最末端的分工阶段,而居于最上端的架构需要了解用户、更好地反映用户需求,语言就是一个很大的门槛。并且熟练掌握语言还不够,还需要有更深的文化沟通能力。语言只是表象,其背后的思维方式和文化特点则是更深的鸿沟。布克奖被认为是当代英语小说界的最高奖项,印度作家屡屡得奖,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印度人运用英语和融入西方文化的能力。 虽如此,印度在高等教育上的经验仍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未来随着我们的同胞也越来越多地走向海外,我们与西方的隔阂将进一步缩小,相信“玻璃天花板”对于华人也将更容易逾越。 另外,我国虽然如今的留学群体日益扩大,但成规模地输出也才30年左右, 而此时海外的印度人早已在那里扎下了根,并在特定的领域形成了一定的势力,比如来自印度西孟加拉邦的学生到了美国很多都选择学医,他们的孩子也都子承父业。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也会因为信息成本较低而更愿意相互支持。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海外华人团体虽然人数不少,但与印度人相比,我们仍属后来者,影响也大有不及。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会形成某种“虹吸效应”。印度格外重视高等教育,成立于1956年的印度理工学院在很多方面都拷贝加州理工的模式。但长期以来,培养出的大量工程师纷纷选择出国,而国内的制造业和互联网行业却没有获得长足发展,甚至形成某种恶性循环。仅从印度的教育投入而言,这不啻是一种损失。相比较而言,我国制造业、互联网企业则发展较为充分,不仅为本土人才提供了施展才能的平台,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归国创业。

    时间:2019-12-08 关键词: 谷歌 硅谷 印度

  • 传说中的谷歌相机真的强无敌? 夜视支持拍星星了

    传说中的谷歌相机真的强无敌? 夜视支持拍星星了

     当拍照已经成为智能手机的重要评测维度之一,各家手机厂商在相机方面所下的功夫甚至比专业相机还要大。今天,谷歌更新了其相机应用“Google 相机”,为Pixel 4增加了双重曝光控件,也为Pixel 3-4系列的手机新增了天体摄影功能。     更新日志: 毕竟相机的机身内有足够的空间全部安放与成像相关的部件,但在智能手机的机身内,相机只是智能手机的一部分,而且还是占据机身空间较小的一部分,更大容量的电池以及各种各样的排线才是一款智能手机的主要部分。使用Pixel 3以及Pixel 4手机的用户现在可以更新一下去拍星星了。

    时间:2019-12-08 关键词: 谷歌 控件

  • 违反公司政策而被解雇! CWA:Google不公平解雇工会员工

    违反公司政策而被解雇! CWA:Google不公平解雇工会员工

     12月7号,据外媒Techspot报道,由于工会正式向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NLRB)提交投诉,Google与员工的内部冲突已蔓延到公司外部。由于Google与员工之间的紧张关系继续加剧,一个工会已对Alphabet提交联邦劳工投诉,称其不公平地解雇了员工,以阻止其他员工组织工会活动。该投诉源于Google11月解雇了四名员工。 Google辩称,这些员工因违反公司政策而被解雇,特别是在其他同事中搜索个人信息,跟踪人员行程表以及将机密信息泄露给媒体。Google声称这些员工违反了公司政策,并使其他员工感到“不安全”。 路透社指出,美国通信业工人协会(CWA)已与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NLRB)讨论了此问题。该机构表示,这些员工被解雇是“劝阻和鼓励员工从事受保护的一致行动和工会活动。”CWA称:“其行动是公开宣称的自由与透明的对立面。” 这个拥有约70万名成员的工会一直在积极尝试组织Google员工。它已经代表迪士尼,AT&T和其他公司的员工。 NLRB将对此事展开调查,其没有监管机构,因此,如果发现投诉有效,则CWA或以NLRB担任仲裁员的方式寻求和解,要么将搜索巨头告上法庭。 员工们声称,他们因企图组织同事提倡更好的工作条件而遭到报复。他们表示,谷歌一直在通过Chrome浏览器扩展程序对他们进行监视,并在发现他们一直在召集人们进行抗议后让他们离开。 如果NLRB在此案中找到证据,则Google母公司Alphabet将不得不寻求和解或被起诉。Google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时间:2019-12-07 关键词: 谷歌 工会 cwa解雇

  • 谷歌俩创始人都“退位”,皮查伊成为母公司Alphabet CEO

    谷歌俩创始人都“退位”,皮查伊成为母公司Alphabet CEO

    谷歌周二表示,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将辞去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和总裁的职务。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将成为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佩奇和布林作为大股东仍将留在公司董事会。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 “随着Alphabet的发展壮大,谷歌和其他公司作为独立公司有效运作,现在是简化我们管理结构的自然时机。”佩奇和布林表示,“当我们认为有更好的方式来管理公司时,我们从来都不是那种会沉迷权力的人。Alphabet和谷歌不再同时需要两位首席执行官和一位总裁。未来,桑达尔-皮查伊将成为谷歌和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 佩奇和布林表示,“我们致力于谷歌和Alphabet的长期发展,并将作为董事会成员、股东和联合创始人继续积极参与。此外,我们计划继续定期与桑达尔交流,尤其是我们感兴趣的话题!” 周二盘后交易中,Alphabet股价涨幅不到1%。该股在纽约市场收于1294.74美元,今年以来累计上涨约24%。

    时间:2019-12-04 关键词: 谷歌 alphabet 皮查伊

  • 华为\

    华为\"失去\"谷歌 华为仍然是世界第一大智能手机品牌

     在近日的一场媒体采访中,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再次回应了海外媒体关于华为手机的现状的提问。微软的暂时性“解禁”让外界更加关注华为与谷歌之间的合作,在失去谷歌的190多天里,海外增速放缓、鸿蒙能否替代、生态补洞是这家公司被问及最多的几个问题。 他说,即使与谷歌的软件和应用程序隔绝,华为仍然可以成为世界第一大智能手机品牌。但“如果美国政府继续限制美企的贸易对象,可能会无意中帮助竞争对手崛起。” 尽管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华为今年的业务仍然表现出了一定的韧性。 在前三季度,华为集团实现了24%的增长,而在最新公布的一组销量数据中,华为Mate 30系列上市60天,全球出货量超过了700万台,同比增长75%。笔记本电脑销量增长了214%、智能音频增长了260%,智能穿戴增长了272%。值得注意的是,Mate30是华为进入“实体清单后”发布的一款新机型。 在笔者与华为内部人士的接触中可以感受到,虽然希望谷歌尽快恢复对华为的支持,但大多数人已习惯做好“最坏的打算”,对于解禁进展也不再花精力关注。在全员“一边补洞一边打仗”的严密分工下,这几个月甚至创造了高于预期的利润。 11月11日,华为给参与国产组件切换的人员发放了一份奖金。华为方面表示,“参与国产组件切换的人员应该以研发和供应链员工为主”。 从供应链上来看,“消A”计划在华为已经不是内部的秘密。 专业拆解机构 TechInsights对华为的旗舰手机Mate 30及Mate30 Pro 5G版进行拆解后发现,Mate 30系列手机中,来自华为海思自研芯片的比例占到了一半以上;同时,美国元器件的比重大幅降低,取而代之的是来自日本、韩国及中国的供应链厂商。 在日本的一次访谈中,华为董事长梁华甚至直接预测,日本将取代美国成为华为最大的零部件供应商。梁华表示,2019年华为从日本企业采购的零部件总额将比去年多出5成,达到1.1万亿日元,而明年不出意外数据会更大。 华为的一名研发人员对笔者表示,华为在研发上一直采取的是多路径多梯队,饱和攻击,饱和投入,在天线、功放、射频等关键领域有多年的技术积累。华为不仅和美国厂商合作,还和其他厂商做联合设计。目前,来自于美国但比例已经不高,尤其是射频等关键领域,已经难以看到Skyworks、Qorvo等美国大厂的身影。 但芯片的补洞只是其中的一环,对于华为来说,特别是消费者业务,生态之战才是最难的战役。对于谷歌以及鸿蒙的态度,可以看出,华为依然在等待。 在移动端操作系统中,谷歌Android系统占74.85%,苹果iOS占22.94%,其余平台占比都不超过1%。比起技术本身,消费者的习惯和认知很难在短时间改变。 此外,虽然Android 开源,但使用谷歌移动服务(GMS)仍须取得谷歌授权,而海外Android 平台发布的App严重依赖GMS,甚至很多App没有GMS就无法运行。“海外App即使通过华为商店等途径安装了,也无法运行。即使你自己安装上了,也会提示你‘缺少GMS组件,无法运行’。”一位开发者指出。 从三季度海外调研机构发布的数据来看,华为的海外市场确实也因此受到了影响。 近日,Canalys发布了欧洲市场2019年Q3智能手机出货量数据,根据报告显示,欧洲市场已经成为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增长最快的地区,增长速度达到8%。其中,三星出货量为1870万部,同比增长26%,市场份额达到了35.7%。华为则以1160万部的出货量位居第二,增速为0,甚至对比2018年同期还少出了10万部。 事实上,打造HMS生态对于华为来说才是当务之急。 据笔者了解,目前鸿蒙的系统仍在完善,系统中会用到很多不同开源社区的代码,其中也包括安卓开源社区,但在EMUI系统架构图中,已有多项技术替换成了华为自研的产品。对于华为来说,内部正在加大投入推进HMS生态,鼓励非谷歌但又涉及GMS CORE的应用在HMS上架。 “华为每一个成功都是被逼出来的。华为做手机芯片的时候没人看好,成功了,华为做手机的时候没人看好,现在也还可以,其实没有什么不可能。”华为的一名内部员工说。 那么,为什么鸿蒙还没有被用在手机上?对于这个问题,华为曾表示,“鸿蒙系统有能力能够在一夜之间替换掉安卓系统”,但作为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掌舵人,余承东也坦言,虽然鸿蒙系统已经准备好应用于智能手机之上,但仍要考虑到相关决定和合作。“如果最后我们无法使用谷歌服务,我们将使用自己的鸿蒙系统。而第一款使用鸿蒙系统的手机将有可能是明年的P40。”余承东说。

    时间:2019-12-01 关键词: 华为 谷歌 安卓 鸿蒙

  • 谷歌秘密进军智慧医疗?

     制定“南丁格尔计划”并秘密地进军智慧医疗。近段时间,美国媒体披露谷歌员工阅读了美国5000万人的病历,这引起了人们关于隐私的激烈争论。当前,美国政府表示已经介入此次事件的调查。 全球搜索引擎龙头“谷歌”近期积极进军智慧医疗产业,美国《华尔街日报》日前踢爆,谷歌与美国第2大医疗保健系统商“Ascension”秘密合作“南丁格尔计划”,该计划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英国《卫报》透露,谷歌至少可取得美国5千万人的病例资料,存放在云端平台供分析,而且旗下员工可以读取这些个资,引爆隐私争议,美国联邦政府表示将对这项计划展开调查。 在美国,“Ascension”掌管150家医院和50多座高级生活设施,它说双方的合作符合HIPPA(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法案,会保护用户数据隐私。合作涉及的数据包括实验室数据、医疗诊断信息、住院记录,还包括完全的健康史、病人姓名、出生日期。 谷歌至少可取得5千万美国人的完整医疗个人资料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11日报导,从去年开始,谷歌(Google)与美国第2大医疗保健系统商、具有天主教背景的“Ascension”秘密合作,实施“南丁格尔计划”(Project Nightingale)。该计划的一位工作人员在影音平台“Daily Motion”上传一段视频影片,踢爆这项秘密计划,该段影片展示了“南丁格尔计划”机密档案转储的数百个画面。 根据这位揭密者公开的档案,南丁格尔计划分为4个阶段,该计划将在明年3月完成,届时谷歌可取得Ascension合作的2600家医疗院所与医疗机构的病患资料,范围涵盖21州,至少可取得5千万美国人的完整医疗个资,包括姓名、地址、生日、医疗状况、就医记录、住院病史等,并将数据存放在云端平台,而病患与医师对这项秘密计划毫不知情。目前“Ascension”已将一千万美国人的病历资料转给谷歌,《华尔街日报》指出,消息人士透露目前至少有150名Google员工可读取这上千万名病患的大多数数据。 揭密者表示:“如果大多数美国人知道,在没有适当保护措施与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他们的数据遭随意转移到谷歌,他们会感到不安……,您是否希望最私密的个资被转移到谷歌?我认为很多人会拒绝。” 谷歌母公司“字母公司”(Alphabet Inc.)目标是开发新的人工智能(AI)工具,预测健康状况,针对个别病患提出更好的治疗建议。本月初,谷歌宣布以21亿美元收购智能穿戴式装置大厂“Fitbit”,目标是打入穿戴式装置市场,投资数字医疗产业。 共享病患资料是否触犯法律? 消息人士指出,Ascension一些员工质疑与谷歌共享病患资料一事,而揭密者指出,Ascension参与“南丁格尔计划”的员工开会时表示,担忧这可能有安全疑虑,并担心这可能违反美国《健康保险可携与责任法》(HIPAA)对病患隐私的规定。 谷歌日前才刚庆祝20周年,但如今在市场上却也面对更大的挑战,与其他科技龙头已展开正面交锋。 “谷歌”近期积极进军智慧医疗产业。 然而,专家指出,根据《健康保险可携与责任法》,Ascension与谷歌共享资料似乎并未违法,该法允许医院在不告知患者的情况下,与业务合作伙伴共享数据,条件是该数据“仅用于协助受规范的实体履行其医保功能”。 谷歌与“Ascension”都称:病患数据受到保护 谷歌与Ascension均声称双方合作内容符合《健康保险可携与责任法》及相关联邦法律规定,坚称病患的资料与隐私受到保护。谷歌云端(Google Cloud)产业产品与解决方案部门总经理肖卡特(Tariq Shaukat)表示,该公司投入“南丁格尔计划”的目标是“最后改善结果,降低成本,挽救生命”。 然而,揭密者认为,谷歌未来可能会将数据卖给第三方或与第三方共享,或者建立病患个人资料,以便未来能营销医疗保健产品,“病患未被告知Ascension会如何使用其数据,也没同意将其数据传送到云端或由谷歌使用。病患至少应该被告知,并能选择参加或退出。”

    时间:2019-11-29 关键词: 谷歌 人工智能 智慧医疗

  • 一个谷歌临时工的自白:充当公司代表却不是谷歌人

    据外媒报道,凯文·基普罗夫斯基(Kevin Kiprovski)有个令人艳羡的头衔,谷歌的“探险伙伴”(Expeditions Associate)。他还有一份有趣的工作,向学生演示谷歌的虚拟现实设备。每次前往学校时,他都穿着灰色T恤,上面印有卡通鲸鱼和谷歌标志。但有时公司的声誉会让事情变得尴尬,比如曾有老师质问他:“当你知道自己赚的钱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得多时,走进这里展示东西,你感有什么感觉?” 对此,基普罗夫斯基回应称:“我必须告诉她,我每年只能赚4万美元。”与此同时,他还提及另一个细节:他实际上并非直接为谷歌工作。基普罗夫斯基隶属于Vaco Nashville公司,这是谷歌聘用的几家人事和承包公司之一。基普罗夫斯基于10月份辞职,并在内部发了一封措辞激烈的电子邮件,批评谷歌“区别对待”员工的做法。 基普罗夫斯基写道,虽然谷歌使用临时工的做法在过去一年得到了更多关注,但该公司继续坚持这类举措,这意味着临时工“依然被排除在影响我们生活的谈话之外”。他的电子邮件在谷歌内部广泛流传,谷歌正因劳工问题和庞大员工对公司发展方向缺少发言权而陷入内部动荡之中。 谷歌半数以上员工是临时工、供应商或合同工,他们被统称为TVC。这些“影子员工”无法享受谷歌令人艳羡的福利,而这些福利提升了这家互联网巨头作为世界最佳雇主之一的声誉。去年,许多TVC呼吁谷歌提供更好的福利。今年9月,在匹兹堡担任数据分析师的TVC投票支持成立工会,这对科技行业来说是相当罕见的。 基普罗夫斯基的辞职凸显了许多TVC所面临的尴尬困境:他们的工作要求他们充当谷歌的代表,但他们实际上并不为该公司工作。 基普罗夫斯基在2018年初以TVC的身份开始为谷歌工作,帮助将谷歌的触角扩展到了学校。他早先对这份工作的希望很快就破灭了。他所在部门的人员流动率很高,时间安排也不灵活。他的责任不断增加,却没有相应的补偿。基普罗夫斯基说:“我升职了四次,但几乎没有增加工资或福利待遇亦或是其他任何东西。” 基普罗夫斯基觉得自己在其他方面也受到了歧视。谷歌使用大量内部文档来计划项目和存储信息。今年夏天,该公司以安全为由,切断了TVC对这些文件的访问权限。谷歌还屏蔽了公司内部许多在线社交团体中的临时工。基普罗夫斯基说,谷歌正式人员称此为“TVC封锁”,事先没有任何警告。谷歌及其承包公司的多名员工证实了这些事件。 谷歌的一位女发言人说,这些决定是标准客户数据安全措施的重要组成部分,临时工已经收到了更改通知,他们仍然可以使用执行工作所需的工具。她补充说,TVC的晋升政策与正式员工的政策不同。 数以千计的TVC在谷歌从事幕后白领工作,比如营销产品或筛选YouTube视频。然而,像基普罗夫斯基在学校里推销谷歌服务这样的工作,却需要向外部世界展示其代表谷歌的形象。 其他TVC的工作也要求他们在不直接领取谷歌工资的情况下,充当谷歌的公众代言人。在有些公司的办公室,临时工护送谷歌的应聘者和新员工在园区里走动,带他们去面试,并在散步时回答些闲聊的问题。求职者经常会问:“作为谷歌员工,你最喜欢的福利是什么?”然后这些“导游”必须给出解释,他们实际上不是谷歌人。 临时工真实就业状况的隐藏性质有时接近荒谬的水平。另一位曾在承包公司为谷歌项目工作的TVC,描述了去年被分配去纽约参观学校,向学生推销谷歌服务G Suite的经历。当时,他主持名为“与谷歌人共进午餐”的活动,讨论如何在这家搜索巨头找到工作。 基普罗夫斯基说,他在谷歌的经理经常暗示,他不应该混淆这样的事实,即他并非直接为谷歌工作。完成虚拟现实设备推广工作后,基普罗夫斯基开始在大学推广G Suite。当他的同事TVC询问管理层,临时工是否应该澄清他们的身份时,得到的回答却相当模糊。谷歌的官方回应是:“诚实是最好的政策。但他们通常会补充一句,你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他们事实?” 另一位曾受雇于Vaco的谷歌临时工也担任过类似的角色,他表示,这些界限可能会在其他方面变得模糊。Vaco的临时工与全职谷歌员工在相同的办公室工作,甚至在同一楼层工作。这名临时工说,在与公众互动时,他们“从未得到关于如何回答他们身份问题的正式指令”。 他说:“通常我只说自己在谷歌工作。我尽量保持诚实,但实际上不会说是否作为正式员工为谷歌工作。如果他们不想让我们告诉别人,那么我们存在的事实说明了什么呢?他们是否承认这种情况看起来很糟糕?” Vaco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但该公司在其网站上表示,其服务有助于员工在工作中找到有意义的自由。网站上的声明还称:“我们帮助人们找到自由,从没有灵魂的工作中获得自由,在混乱中找到清晰的自由。” 谷歌表示,其政策是,临时工应在社交媒体和电子邮件签名中表明,他们为Vaco等承包公司工作,并可以添加“代表谷歌”或“支持谷歌”等字样。这位发言人说,该政策还规定,TVC不应在外部演讲活动中代表谷歌发言。 对基普罗夫斯基来说,最后一根稻草是他在谷歌职业阶梯上看到的变化。当他在谷歌的办公室工作时,公司的几个人告诉他,他的角色可能会让他在这家科技巨头获得一个永久职位。基普罗夫斯基希望,如果他成为全职员工,他和爱人可以利用谷歌在代孕或收养方面的慷慨福利。他说:“这实际上是我呆了这么久的原因之一。我想在谷歌找到一份工作,帮助建立一个家庭。” 然后他读到了谷歌人力资源主管艾琳·诺顿(Eileen Naughton)对国会的回应。诺顿在8月份致信美国参议员,这些参议员曾要求谷歌将其临时工变为正式员工。诺顿吹嘘谷歌最近提高了TVC工资和福利的举措,但她指出,谷歌需要灵活地在缺乏专业化的领域雇佣员工。她写道:“成为临时工并不是谷歌的就业途径。” 基普罗夫斯基读到,这是政策逆转的明确迹象。他说:“谷歌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尽量推卸责任。”谷歌的一位发言人说,招聘政策没有改变,并补充说,该公司要求承包公司提供“全面的医疗”,但将有关基普罗夫斯基的问题指向Vaco,后者没有回应。 基普罗夫斯基决定辞职,并准备给同为临时工的同事发电子邮件,分享他对TVC不公平待遇的看法。他还向公众提出了一个小小的抗议:在他离开前几周,他更改了电子邮件签名,里面不再提到谷歌,而只提及真正的雇主Vaco。但他表示:“我认为没有人会读它。”(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时间:2019-11-25 关键词: 谷歌 临时工

  • 谷歌宣布推出开源芯片项目 致力于打造更安全芯片

    11月6日消息,据外媒报道,随着黑客对操作系统、处理器甚至固件发动越来越复杂的攻击,制造商越来越多地转向防篡改处理器,或利用通常被称为“安全飞地”的方式来阻止各种攻击。它们将设备上的“信任根”放在不可改变的芯片中,每次系统开始时都依赖它运行加密检查,以确保没有任何东西被恶意修改过。如果出现错误,“安全飞地”将停止机器启动。但这也存在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如何才能始终确保“安全飞地”本身可以信任? 这是个现实存在的问题。虽然安全的“信任根”方案在许多方面提供了真正的安全改进,但研究人员一再证明,这些芯片依然有被破坏的可能。这就是为何谷歌与由多家公司、非营利组织和学术机构组成的联盟携手的原因,他们都签署了一项旨在提高“安全飞地”透明度、最终提高安全性的倡议。这个项目名为OpenTitan,旨在消除专有机器代码和秘密制造的迷雾,后者使得任何处理器都难以被完全信任。OpenTitan由开源硬件非营利组织lowRISC CIC管理和指导。 lowRISC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加文·菲利斯(Gavin Ferris)说:“OpenTitan项目不仅仅涉及某些知识产权的变动,而且实际上它是个真正致力于设计、并不以牟利为目的工程组织。我们相信,透明度和安全性是相辅相成的,一切都与建立一个开放源码的信任根相一致。来自现有供应商的芯片都是不透明的,里面有很多猫腻。你可以通过操作系统和他们对话,但是下面是什么呢?它下面的组件和架构是什么样的?这些都看不见。” Titan团队 OpenTitan是个松散的架构,它基于谷歌在Pixel 3和Pixel 4手机中使用的专有信任根芯片。但是OpenTitan有自己的芯片架构,并有lowRISC的工程师与ETH Zurich、G+D Mobile Security、Nuvoton Technology、Western Digital以及谷歌的合作伙伴共同开发的大量原理图。 OpenTitan的架构非常类似于高质量、高可靠性的开源软件项目,就像开源操作系统Linux,只是它是个芯片项目。谷歌联盟将利用社区反馈和贡献来开发和改进工业级芯片设计,而lowRISC将管理该项目,并保持建议,这些建议不会随意上线。 你现在可以查看OpenTitan Github存储库,但是原理图还没有完成。谷歌联盟希望在项目开发过程中展示原理图,这样它就可以从早期的公众审查和贡献中受益。你可以在一种叫做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ield Programmable Gate Array)的特殊类型可再编程处理器上,测试OpenTitan架构的部分内容,但完整的OpenTitan芯片不会马上制造出来。发布的确切时间将取决于几个因素,比如项目收到多少社区反馈,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难度。 是否有人真的会制造这种开源芯片还有待观察。但是,寻求安全信任根的制造商可以在OpenTitan中获得安全和经济方面的好处。公开提供的选项可能会让公司绕过像ARM这样的硅设计公司收取的授权费。OpenTitan的设计也将帮助揭开芯片设计中历来漏洞百出的部分,比如固件和数据处理流程。 同时,任何希望使用OpenTitan的公司都需要正确地调整和利用OpenTitan,并且不引入新的漏洞,以便与现有软件进行互操作。OpenTitan面临着像微软这样的重量级对手的竞争,微软最近宣布了自己的专有硬件,以绕过固件建立安全的信任根。 谷歌负责技术基础设施的高级副总裁乌尔斯·霍尔泽 (Urs H?lzle)说:“成功意味着它会变得更大,我们的目标是每个人都可以在这方面实现标准化。我们认为OpenTitan是生态系统的基础,你不必只用一种方式使用它。ARM、AMD和英特尔提供这些类型的芯片,但它们都是不透明的。我们不想从那里开始,因为我们无法验证它。” 信任问题 OpenTitan设计的某些部分不会公开,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是这样。这些部分都与工厂中芯片的实际物理制造有关,诸如“铸造知识产权”、“芯片制造”和“物理设计工具包”等。他们暗示了在创造开源硬件方面存在的巨大挑战,毕竟制造开源硬件需要大量的专业工厂和专有的硅制造工艺,而不仅仅是笔记本电脑和互联网连接。 如果你没有自己的硅厂,或者没有办法说服现有的制造商为你制造OpenTitan芯片,你将无法得到它们。尽管设备制造商有可能通过OpenTitan之类的东西节省授权费,但征收这些费用的硅制造商可能会抵制这类开源项目。 当被问及一个假想的开源“安全飞地”时,嵌入式设备安全公司Red Balloon的首席科学家、英伟达前工程师贾汀·卡塔里亚(Jatin Kataria)指出,有些基本的制造组件可能会保持封闭。他说:“OpenTitan芯片可能不会开源专有的制造商架构,那促使每个人都会去寻找新的攻击。但通过开源这么多其他层面,社区可以告诉你错误的地方,这将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无论OpenTitan作为信任根硬件的广泛使用蓝图是否完全成功,它都代表着主流开源硬件项目的重要演变,此前由于物理制造的复杂性和较慢速度,这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个未知的领域。

    时间:2019-11-25 关键词: 芯片 谷歌 开源芯片

  • 谷歌与意大利电信达成数据中心合作

    北京时间11月8日凌晨消息,谷歌将与意大利电信公司(Telecom Italia Spa)共享其数据中心专业知识,帮助后者向企业客户出售新的云服务和边缘计算服务。 总部设在米兰的意大利电信公司发表声明称,与谷歌的合作将令这家电信运营商能够为其信息技术部门获得新的收入。 当日早些时候,在外媒报道称意大利电信将与谷歌合作之后,前者股价大涨1.9%,创下近一个月以来的最大涨幅。 谷歌云服务可能有助于提升意大利电信在其本土市场上的23个数据中心的盈利能力,后者计划将数据中心业务分拆上市,该业务的估值可能会达到约10亿欧元(约合11亿美元)。另外,双方合作内容还包括建立新的数据中心,这些数据中心将由意大利电信全资拥有。意大利电信表示,该公司计划在未来几年时间里雇佣或培训800多名云工程师。(唐风)

    时间:2019-11-25 关键词: 电信 谷歌 数据中心

  • 华为:继续欢迎美国企业对华为供货 如果没有也不怕

    华为:继续欢迎美国企业对华为供货 如果没有也不怕

    日前有报道称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采访中表态将很快向美国公司发放对华为出口零部件的许可,意味着美国公司可以重新给华为供货了,谷歌、高通、Intel、微软等公司可以与华为重新合作。 此前在6月29日在记者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允许美国公司继续卖产品给华为。特朗普表示,华为购买的产品是美国硅谷生产的很复杂的产品,这些美国公司很伟大,会带动就业,所以允许美国企业继续卖产品给华为。随后白宫曾召开会议与美企巨头商讨此事,不过因为局势变化,此事被搁置至今。 近期因为种种局势的变化,美国对于华为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美国政府总统及商务部长先后表态会发放对华为的出口许可,而且时间会很快。 据报道,自从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之后,美国公司对华为出口的申请高达260多份,这是以往都没有过的。 对于美国政府放松对华为的封杀,华为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日前也做了回应,表示“如果美国企业能够继续向华为提供组件,我们绝对会欢迎。但是如果没有,我们也将保持强劲的增长。” 今年10月中旬,华为公布了2019年Q3及前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累计实现营收6108亿元,同比增长24.4%,其中智能手机发货量1.85亿部(去年全年是2.06亿部),同比增长了26%。 5G方面,华为已和全球领先运营商签定了60多个5G商用合同,40多万个5G Massive MIMO AAU发往世界各地。光传输、数据通信、IT等生产供应情况平稳增长。 另外,华为之前表态已经研发出了不用任何美国元件的5G基站产品,并开始出货给客户。

    时间:2019-11-25 关键词: 美国 华为 高通 Intel 芯片 谷歌 供货

  • Android Bug 赏金计划公布   最高可获150万美元

    Android Bug 赏金计划公布 最高可获150万美元

     近日,为了进一步提高移动设备系统安全性,谷歌扩大了其 Android Bug 赏金计划。谷歌愿意向黑客授予最高 150 万美元的奖励,奖励计划有助于帮助发现包括涉及数据泄露和锁屏绕过的威胁。根据漏洞利用类别的不同,人们现在可以通过报告漏洞获得最高 500000 美元的收入。 这些黑客可以在本周公布的 Android Bug 赏金计划的扩展中,成功地在其 Pixel 设备上进入其 Titan M 安全芯片。 该公司在周四的博客文章中透露,谷歌已经向 1800 份报告中的已经发现平台漏洞的人支付了超过 400 万美元。 该计划的扩展主要集中在谷歌自身的技术上,而不是更大的生态系统上,该公司为黑客提供了可观的奖励,以鼓励在即将发布的 Android 版本上测试其Titan安全芯片的安全性。 Android 安全团队的杰西卡·林( Jessica Lin )称,将为发现具有持久性的全链远程代码执行漏洞的黑客提供 100 万美元的最高奖金,因为这是损害 Pixel 设备上 Titan M 安全元素的关键所在。 谷歌于去年发布的 Pixel 3 智能手机中推出了 TitanM 。该芯片增加了深度的设备级保护,可将 Pixel 上存储的最敏感数据与其主处理器区分开来,从而保护其免受某些类型的攻击。 谷歌还将 Titan M 集成到其 Android 安全密钥技术中,并于 2018 年 8 月发布了 Titan 安全密钥。该技术类似 USB 加密狗,为谷歌帐户提供了额外的安全功能,例如双因素身份验证和网络钓鱼攻击防护。 谷歌除了与白帽黑客达成协议以帮助其改进 Titan M 外,还扩大了在其他关键设备安全领域的漏洞赏金奖励。 此外,该计划还将针对特定的 Android 开发者预览版发现针对特定漏洞利用程序的黑客提供 50% 的特殊奖励,其最高奖金现为 150 万美元。

    时间:2019-11-23 关键词: Android 谷歌 漏洞

  • Google试图用Linux内核主线来替换Android设备内核

    Google试图用Linux内核主线来替换Android设备内核

     安卓是基于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但在Android设备上运行的内核与谷歌选择的Linux内核的LTS版本有很大区别。 在到达每一台Android设备前,内核会经历三个阶段的fork:Google会先选择某个LTS(长期支持)版本的Linux内核,打上Android操作系统的特定补丁,使其成为Android通用内核;紧接着,通用内核被交付给高通等SoC供应商,打上硬件补丁;最后,SoC内核再被移交至设备制造商,打上设备特定的各类元件补丁,这也就构成到每台设备中的设备内核。 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执行多重fork并处理数百万行代码大大减慢了整个开发速度。因此,Android设备使用的内核相较于Linux内核主线要滞后两到三年的时间。Google于10月份最新发布了Pixel 4,其Linux内核则是2017年11月发布的4.14 LTS版本。并且由于过大的工作量,Android设备通常不获取内核更新,它将永远停留在4.14版本上。 再者,各种设备的内核都不尽相同,一台设备的特定内核无法在其他设备上工作。于是,Google正试图缩小各Android设备内核与主线Linux内核间的差距,让设备内核更接近上游内核主线。 在今年的 Linux Plumbers Conference上,Android内核团队负责人Sandeep Patil表示,他们的目标是从根本上找到Android运行所需要的、但不必在给定的硬件上运行的东西,然后将其引入上游并尽可能接近主线。 Google的打算是复制其早期工作Project Treble以模块化Android。Project Treble用于在Android和HAL(硬件抽象层)之间创建稳定的接口。与此类似,Google计划稳定Linux的内核 ABI,从而提供一个稳定的写入接口,使硬件供应商可以轻松地插入代码,最终消除特定的设备内核。 Google的高级软件工程师MatthiasMnnich展示了一幅预想中的内核体系结构图。”下一代Android设备“内核将由通用内核镜像(Generic Kernel Image,GKI)和多个GKI模块构成,特定硬件的驱动程序(可能是闭源驱动)将作为内核模块加载。总之在该设想中,所有东西都被模块化了。 考虑到Android生态系统的技术障碍和多样性,这不是一件易事。无论怎样,将Android设备内核引入Linux内核肯定会使许多人受益,包括Android用、,手机制造商和Linux社区等等。但是,谷歌的计划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时间:2019-11-23 关键词: Android 谷歌 Linux

  • 谷歌参与设计开源安全芯片 想打破行业不透明性

    11月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日前谷歌加入了一个名为OpenTitan的项目,旨在设计开源安全芯片,从而撼动目前芯片基于硬件的安全性。 随着黑客对操作系统、处理器甚至固件展开更多的复杂攻击,制造商们通过将整个处理器或者其一部分设计成防篡改来阻止各种攻击。这种处理器内部的区域通常被称为“安全飞地”。制造商把“信任根”放在不可变的芯片上,依靠其在每次启动时运行密码检查,确保系统没有受到任何微妙的恶意篡改。如果出现错误,安全飞地将阻止机器启动。 虽然“信任根”在许多方面真正改善了系统安全性,但研究人员一再强调,这些芯片仍有可能遭到破坏。这就是为什么谷歌和一个由公司、非营利组织和学术机构组成的联盟签署了一项倡议,旨在不断改善“安全飞地”的透明度和安全性。鉴于现在的“信任根”并不能够让所有处理器都完全信任,这个被称为OpenTitan项目旨在消除私有机器代码和秘密制造的不透明度,由开源硬件非营利组织lowRISC CIC管理和指导。 lowRISC联合创始人和董事加文·费里斯(Gavin Ferris)说:“我们相信,透明度和安全性是相辅相成的,一切都与建立信任的开源基础相一致。现有供应商的芯片是不透明的,里面有很多神秘。你可以从你的操作系统和它们对话,但是底层是什么呢?底层组件和整个体系结构是什么?这些都是看不见的。” 目前的OpenTitan项目大致基于谷歌在其Pixel 3和Pixel 4智能手机上使用的一种专有“信任根”芯片。但OpenTitan拥有自己的芯片架构和原理图,由lowRISC的工程师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G+D移动安全公司、Nuvoton Technology、西部数据以及谷歌的合作伙伴开发。 OpenTitan的结构非常类似于高质量、高可靠性的开源软件项目,就像芯片领域的Linux。该联盟将利用社区反馈和贡献来开发和改进工业级芯片设计,而lowRISC将管理OpenTitan项目,并保证不会随意进行变更。 目前用户、可以查看OpenTitan Github存储库,但是原理图还没有完成。该联盟希望在项目进行到一半时就发布,以便从早期公众监督和投资中获益。用户也可以在现场可编程门阵列的特殊类型可再编程处理器上测试OpenTitan部分架构,但是完整的OpenTitan芯片并不能马上制造出来。发布的确切时间取决于项目收到多少社区反馈,以及解决这些问题有多困难。 是否真的有人会生产OpenTitan芯片还有待观察。但是,寻找“信任根”的制造商可以在OpenTitan中同时获得安全性和经济利益。这种选择可能会让公司绕过ARM等芯片设计公司征收的授权费。OpenTitan的设计将揭开芯片设计中固件和数据处流程等漏洞百出的部分。 与此同时,任何希望使用OpenTitan的公司都需要进行正确调试,并且避免引入新的漏洞,以便与现有软件进行兼容。OpenTitan还面临着来自微软等重量级企业的竞争,微软最近宣布了自己的专有硬件,以绕过固件建立安全的“信任根”。 谷歌负责技术基础设施的高级副总裁乌尔斯·霍尔泽勒(Urs Holzle)说:“成功意味着它会变得规模更大—;—;我们的目标是能将其标准化。”“我们认为OpenTitan是生态系统的基础。ARM、AMD和英特尔都提供这类芯片,但它们都是不透明的。我们不想从那里开始,因为我们无法验证它。”(辰辰)

    时间:2019-11-22 关键词: 芯片 谷歌 安全芯片

  • 谷歌拟实施禁令:选举广告不能被利用

     11月21日电 美国Alphabet公司旗下网络搜索引擎巨擘谷歌表示,将不再允许广告业者利用选民纪录、政党归属等数据,针对性地提供选举广告。英国将于12月12日举行下议院选举,谷歌会在一周内先于英国实施这套新作法;接着在2019年底前于欧盟实施,世界其他各地则将于2020年1月6日起适用。 美国将于2020年举办总统大选,社交媒体平台因操作政治广告而备感压力。谷歌表示,会把选举广告寻找目标对象的方法限制在年龄、性别、邮政编码所在地的范围内;但政治广告客户仍可根据背景锁定一些订阅听众,例如替阅读某个议题相关文章的人提供广告。 谷歌广告产品管理部门副总经理史宾塞表示:“鉴于近期关于政治广告的忧虑和讨论,以及民主进程中共有信任的重要性,我们希望选民对于在我们平台上可能看到的政治广告提高信心。” 报道称,获得认证的政治广告客户,先前可利用搜集用户行为得来的数据提供广告,例如透过用户的网络搜寻动作,判断他们的政治立场是左倾、右倾或中立;也可上传选民数据清单,向表现出类似行为的相似阅听众提供针对性的广告。

    时间:2019-11-21 关键词: 谷歌 选举

  • 谷歌更新翻车:升级Android 10后Wi-Fi不可用

    谷歌更新翻车:升级Android 10后Wi-Fi不可用

    11月21日消息,谷歌Pixel 2、Pixel 2 XL在更新Android 10之后Wi-Fi不可用。,数百名用户反映Pixel 2、Pixel 2 XL在更新Android 10之后能连接Wi-Fi但是无法上网。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Pixel 2、Pixel 2 XL更新Android 10后出现这一情况。Android Authority实测他们手中的Pixel 2更新后没有出现上述问题。 对于尚未更新Android 10的Pixel 2、Pixel 2设备,Android Authority提醒慎重升级,在问题未彻底解决之前,更新之后有可能会出现上述情况。   遗憾的是,谷歌尚未给出解决方案。Android Authority指出,目前临时性解决方法是恢复出厂设置,但是即便这样也不能保证100%解决。

    时间:2019-11-21 关键词: Android 谷歌

  • 外媒评价谷歌Pixel 4 XL续航:3700mAh表现最差的设备之一

    外媒评价谷歌Pixel 4 XL续航:3700mAh表现最差的设备之一

    11月9日消息,科技媒体AnandTech带来了Pixel 4 XL的详细测试。 在续航测试一项中,Pixel 4 XL表现不及一加7 Pro,虽然二者都采用了1440P 90Hz显示屏,但是Pixel 4 XL电池容量要小(3700mAh)。 在PCMark测试中,Pixel 4 XL表现同样不及一加7 Pro。 AnandTech指出,Pixel 4 XL的续航表现不具竞争力,是2019年推出的设备中表现最差的其中一个。面对新一代iPhone在续航方面带来的巨大提升,Pixel 4 XL似乎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另外,AnandTech还提到了Pixel 4。AnandTech表示,虽然没有测试Pixel 4,但是其2800mAh电池缩小了25%,并且同样是90Hz刷新率。考虑到LG面板历来都不怎么省电,因此可以预见Pixel 4的续航表现将是灾难性的。

    时间:2019-11-21 关键词: 谷歌 pixel 4 xl

  • 发现Google Android系统中的漏洞:恶意应用程序可以秘密录制视频

    发现Google Android系统中的漏洞:恶意应用程序可以秘密录制视频

     这个漏洞可能会威胁到亿万人的信息安全,幸好Google和Samsung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 Android系统被曝出一个严重的安全漏洞,可以让应用绕过用户许可秘密录制视频。 以色列安全公司Checkmarx,在研究谷歌智能手机Pixel 2XL和Pixel 3的谷歌相机应用时,发现了这个漏洞,代号为CVE-2019-2234。除了谷歌手机之外,三星手机上也发现这样的漏洞。三星是目前全球用户数最多的安卓机厂商,系统底层的漏洞可能会影响数亿人的信息安全。 这个漏洞使得恶意应用无需用户许可就能录视频、拍照片,在你打电话时还会录制音频,并将这些信息上传至服务器。拍照或录视频时,还会关闭智能手机的声音,这样就不会有相机快门的声音提醒用户。此外,它还可以确定你的位置信息:从拍摄的照片中捕捉GPS标签,并使用这些标签在全球地图上定位用户的位置。更要命的是,无论智能手机是否解锁,都可以进行拍照和录像。 所有这些都是在后台悄无声息地进行的,用户并不知情。 通常来说,Android会阻止应用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访问智能手机摄像头和麦克风,但这个漏洞的存在,使得应用可以轻松绕过用户的许可。为了验证这个漏洞,Checkmarx开发了一个天气应用,这类应用在谷歌Play Store中一直很流行。这个应用不需要任何特殊的权限,只需获得基本的存储访问,即可调用摄像头和麦克风,从而进行上述那些有安全危险的操作。 这个应用程序与控制服务器相连,用户安装并启动应用程序后,它将创建与控制服务器的持久连接,然后等待攻击者的指令。 今年7月4日,Checkmarx向谷歌的Android安全团队提交了关于这个漏洞的报告,谷歌最初将其的严重程度设置为中等,随后调为高级。8月1日,谷歌证实了这些漏洞影响了更广泛的Android生态系统,波及多家设备厂商,8月29日,三星证实该漏洞影响了他们的设备。 好在目前谷歌和三星都已修补了这一漏洞,在漏洞修复后,谷歌和三星向外界公布了这一漏洞的消息。为了保证信息安全,用户可以更新到最新版本的Android操作系统。 网络威胁情报专家伊恩·桑顿·特朗普(Ian Thornton-Trump)表示,如果黑帽发现了该漏洞,他们可以轻松地从研究中获利数十万美元。尽管Google可以快速修复此漏洞,但鉴于漏洞的严重性,Google还是花时间使用“零”项目的一部分(由Google 2014宣布的Internet Security Project,其团队成员主要是来自Google的安全工程师),深入了解Android操作系统并提高Android设备的安全性。

    时间:2019-11-21 关键词: Android 谷歌 漏洞

  • 谷歌母公司将调查其首席法务官

    如果员工投诉说自己遭到性骚扰、公司存在其它不端行为,高管们是如何处理的?围绕这一问题,谷歌母公司Alphabet将展开调查。不只如此,Alphabet首席法务官戴维·德鲁蒙德也将遭到调查,有人指控他与员工存在不当关系。 Alphabet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展开调查,还聘请一家律师事务所协助调查。 今年1月份,Alphabet股东起诉董事会,他们认为董事会故意掩盖高管性行为不检点问题,当中包括前Android联合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的问题。鲁宾因为性行为不检点遭到内部调查,最终被迫离开公司,当时Alphabet曾向鲁宾支付9000万美元。去年11月,许多员工不满公司向鲁宾支付巨款,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罢工。 去年8月,前谷歌法务部员工詹妮弗•布莱克(Jennifer Blakely)在网上刊文,谈到自己与德鲁蒙德的关系,他们于2004年开始约会,后来还生了一个男孩。在此期间,德鲁蒙德与另外一名女子结婚。布莱克还说德鲁蒙德拒绝抚养孩子,并与公司其它人有染。 面对指控,Alphabet保持沉默,只提供一份来自德鲁蒙德的简短声明,他否认指控。德鲁蒙德在声明中说:“除了詹妮弗之外,我从未与谷歌、Alphabet其它任何人有染,任何此类暗示都是不真实的。” 9月份,有报道说德鲁蒙德与36岁的谷歌员工科琳·迪克森(Corinne Dixon)约会,后来二人在劳工节周末结婚。迪克森不是德鲁蒙德的下属。 本周德鲁蒙德抛售价值2700万美元的股票,去年Alphabet曾向德鲁蒙德支付4700万元薪酬,他也是Alphabet薪水最高的高管之一。 德鲁蒙德是谷歌首位外部法律顾问,2012年正式加入谷歌,担任首席法务官、企业发展副总裁,2015年他成为Alphabet首席法务官、高级副总裁。在职其间,他所领导的团队负责公共政策、并购、公共关系和传播相关事宜,另外,在Alphabet投资分支GV和和Capital G内他也担任要职。

    时间:2019-11-20 关键词: 谷歌 alphabet 首席法务官

  • 谷歌兄弟公司Chronicle并入谷歌云 没能颠覆网络安全行业

    谷歌兄弟公司Chronicle并入谷歌云 没能颠覆网络安全行业

    11月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2018年初,谷歌母公司Alphabet宣布新成立的子公司Chronicle,旨在为用户开发数字化“免疫系统”,实现网络安全的革命性突破。但是作为谷歌兄弟公司之一的Chronicle,其初衷使命并未完成,并且已经走向死亡。 Chronicle成立时作出的承诺令人兴奋,声称Chronicle将利用机器学习和Alphabet的安全遥测数据,对恶意软件和互联网基础设施状态进行近乎完全的掌握,并且能够利用Chronicle来帮助公司的安全团队,发现可能威胁公司网络的入侵。更为重要的是,据Chronicle首席执行官斯蒂芬·吉列特(Stephen Gillett)称,Chronicle将与谷歌保持独立。 “我们希望让安全团队工作速度和影响提高10倍,让他们在捕捉和分析安全信号时,能够更容易、更快、更符合成本效益。而在此前,这项工作太难、太昂贵了。”吉列特在宣布Chronicle成立时的博文中表示,“我们知道这项任务需要数年的时间,但我们将致力于完成这项任务。” 当时还不清楚Chronicle会是什么样子。但业内观察人士兴奋地认为,在这个充斥着杀毒和防火墙等相对古老技术的网络安全行业,Chronicle将带来革命性的突破。 然而,Chronicle成立仅一年半之后,Chronicle就被并入谷歌的云部门。一些员工觉得Chronicle被抛弃了,Chronicle最初的愿景被束之高阁。据网站Motherboard报道,Chronicle首席执行官和首席安全官(CSO)已经离开,首席技术官也将于本月晚些时候离开,其他员工也将退出。 “Chronicle已经死了,”Chronicle一位现员工向Motherboard表示,“吉列特和谷歌杀了它。”

    时间:2019-11-20 关键词: 谷歌 网络安全 谷歌云 chronicle

  • Pixel一代更新将终结:谷歌确认2020年不再提供更新

    Pixel一代更新将终结:谷歌确认2020年不再提供更新

    11月6日消息,据Android Authority报道,谷歌确认Pixel一代将获得最后一次更新,OTA推送将于12月份进行,这意味着到2020年Pixel将被谷歌正式放弃、更新周期正式终结。 报道指出,谷歌本周早些时候向Pixel设备推送了最新的Android补丁,并表示两款Pixel一代手机不会收到11月份的安全更新,它们将在12月份获得最后一次升级。 资料显示,Pixel、Pixel XL于2016年发布,这是谷歌砍掉Nexus手机之后推出的首款Pixel系列机型。 谷歌在发布Pixel系列时就承诺会提供两年Android升级和三年安全补丁,如今谷歌兑现了承诺。 核心配置上,谷歌Pixel采用1080P显示屏,搭载高通骁龙821处理器,配备4GB内存,前置800万像素,电池容量为2770mAh,预装Android 7.0。

    时间:2019-11-19 关键词: 谷歌 pixel pixel一代

发布文章

技术子站

更多

项目外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