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模拟 > 模拟
[导读]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标志着5G即将迈入商用阶段。中国的通信行业在经历了“1G空白,2G追随,3G参与,4G并跑”的阶段后,终于在5G时代成为了领跑者之一。5G究竟是什么?在带宽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做到传输速率的大幅提升?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标志着5G即将迈入商用阶段。中国的通信行业在经历了“1G空白,2G追随,3G参与,4G并跑”的阶段后,终于在5G时代成为了领跑者之一。5G究竟是什么?在带宽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做到传输速率的大幅提升?

5G相当热。

从英国首次5G电视直播,到5G牌照的发放;从对华为的制裁,到美国议员说要赖掉华为的专利,近一个月的新闻实在是让人目不暇接。

但是,5G究竟是什么?有什么关键技术?背后又有什么故事?为了做一名合格的“吃瓜群众”,我们最好还是来了解一下。

了解了这些概念,至少在茶余饭后吹牛的时候,你会显得比别人有档次。

从香农公式说起

作为一个老司机,你一定清楚,车要跑得快,路要宽,路面要平,油还要给足。同样,上网速度想提高,信号传输的通道要宽,噪声要小,信号功率还要大。

但是,1948年以前,没有人能清楚地描述信号传输速率和通道宽度、噪声大小以及信号功率的关系。直到香农提出了信息论,给出了香农公式:

 

这公式形式简约,含义深远。

这公式形式简约,含义深远。  C是单信道的信道容量,是指我们建立了一个单点输入、单点输出的通信通道(我们称为信道)后,这条通道每秒最多可以传送多少bit的信息量。B是信道的带宽,可以简单理解为分配给一个信道可用的频率范围的一半;S是传送信号的平均功率,而N则是噪声或者干扰信号的平均功率。

从香农公式可知,对于单信道而言,要增加信道容量C,无非三种方式:或增加带宽B,或增加信号功率S,或减少噪声或干扰信号的功率N。

八卦一下

新浪大V王小东引用别人的说法,认为中心频率越高,带宽就越大。翻开科普书,你也会发现上面写着,光纤之所以比电线好是因为带宽大。其实,现代无线通信技术使用的频率都已经相当高了。所以中心频率的高低,除了极限情况(比如需要非常宽的带宽,到达奈奎斯特频率对带宽的限制)之外,一般不会构成对带宽的限制。

所以现在,“频率越高,传输的信息量越大”这一观念并不完全正确。实际上,信息量只关乎带宽,不关乎中心频率。这一点,香农公式已经告诉你了。

随着无线通信的发展,带宽也好,功率也好,这些资源只会越来越紧张,而空间中无线电的相互干扰也只会越来越大。

怎么办?

天无绝人之路。对于有多个输入和多个输出的信道而言,即使不改变以上三个条件,只要能保证该系统中的各输入源或输出源的信号可以彼此区分,就可以提高总的信道容量。

比如,假设有一个单输入双输出的信道,并且,我们可以通过某种方式区分每个输入信号到底是该到达输出1,还是该到达输出2。那么,这个系统就可以看成两个独立的信道:一个是从输入到输出1,一个是从输入到输出2。

 

图1 单输入双输出信道

图1 单输入双输出信道  如果这个模型是无线电传输的,则信道的噪声N不会变化。信号总功率还定为S,每个信道各分一半,即S/2。那么我们很容易推算,这个信道的总容量为:

C=B log2(1+S/2N)+B log2(1+S/2N)

=2B log2(1+S/2N) (2)

为了做个简单比较,我们假定S/N=10,B=1Hz,就很容易算出在单信道的情况下,单信道容量约为3.46Bits/S,而新的信道的总容量为5.17Bits/S。5G,即第五代移动通信,主要就是利用多输入与多输出技术(Multiple-Input Multiple-Output,MIMO)来提高信道容量的。

这个例子还给我们另外一个启示:牺牲单个信道的功率,虽然单个信道的容量有所降低,但是这个降低却能换来信道数目的增长。因此,有的时候,牺牲一定的带宽、提高一点噪声或是降低一点信号功率,如果能使输入或输出信号之间的区分度增加,也是可以提高信道总容量的。这正是5G的另一类重要技术,非正交复用技术(Non-Orthogonal Multiple Access,NOMA)的原理基础。

补充:蜂窝移动通讯的基本结构

在了解MIMO和NOMA之前,让我们对现在手机通信依赖的蜂窝移动通信的结构先有个基本了解。

如下图。手机的信号传递,是靠离它不远的基站,也就是图中画的那些天线样的东西来实现的。这些基站一般几公里布置一个(5G要降到300米左右一个基站)。一般情况下,基站的位置会放在一个六角形“蜂巢”的中央,以保证基站发出的信号可以最好地覆盖手机工作的区域。正是这个原因,手机用的移动通信网络被称作“蜂窝移动网络”。

基站的信号一般通过光纤,被送到一些设备构成的系统网络。这个系统叫“核心网”,它会对基站送来的信号进行分拣和检查,然后,把属于电话、短信或微信等数字通信的信号,分门别类送进相应的公用网络,比如电话的网络、因特网的网络等。同时,核心网还会把手机用户在哪个基站附近通信、用了多少流量等信息送到服务与管理中心,用来进行计费等工作。

 

图2 移动通信网络基本结构

图2 移动通信网络基本结构  多输入与输出技术

先说多输入与多输出技术(MIMO)。

对于无线通信而言,MIMO是指在基站上使用更多数量的天线。这当然就意味着在不增加频带和功率的情况下增加信道容量。

最能在直观上体现这种信道容量增加的,是波束赋形(beam forming)技术[1]。

我们都很清楚,无线电波是一种电磁波,和水波、声波一样,有相干现象。如图3所示,如果使用很多天线发射同样频率的电磁波,控制好发射的波的相位,就可以让这个信号向一个或几个特定的方向传播。这样的信号不仅能量集中,远距离传输时功率也不会急剧降低,还可以区分不同的空间位置。利用这种区分度,也就相当于建立了更多的信道。

而MIMO的一般解释要涉及无线电信号的基本传输模型,这里我就不展开讲解了。只是给出当接收和发射天线都比较多时,其信道容量的常见的估计公式:

C=min(mR,mT)B log2(1+S/N)(3) [2]

这里mT和mR分别是信道中发射和接收天线的数量,min表示mT和mR两者中的最小值。可见,天线数量的增加,大大提升了系统的信道容量。

 

 图3 波束赋形(蓝色圆圈表示电磁波,这些圆圈的叠加有方向性,指向与天线排列平行的方向。)

图3 波束赋形(蓝色圆圈表示电磁波,这些圆圈的叠加有方向性,指向与天线排列平行的方向。)  非正交复用技术

非正交复用技术(NOMA)是指利用某种资源差异(比如接收功率差异、空间位置差异等)来区分不同接收手机的收发信号的技术。由于这些手机和基站之间使用的是同一个频道,只通过资源差异做一定区分,这在通信技术上意味着无法划出独立的信道,所以叫“非正交”。

最成熟的NOMA方式是利用功率差异。[3]如图4,基站通过功率检测发现,手机1、2、3依次从近到远分布。那么,基站就可以把发给3的信号功率调到最强,发给2的次之,发给1的最弱。这些信号可以在同一个频段内发出。

于是,在手机1收到的信号中,最强的信号是3的,其次是2的,最弱的才是自己的。那么,手机1就可以先将其他信号当成噪声,解出3的信号,然后将3的信号从接收信号中扣除。再在经过扣除的信号中,解出2的信号并扣除。最后才解出自己的信号。

而对于手机2,由于其离基站有一定的距离,所以收到的1的信号相当弱,只要将其当噪声就可以了。剩下要做的,就是参照上面的方法,扣除手机3的信号,解出自己的信号。

手机3就更不必说了,它收到的手机1、2的信号都相当弱,只需解出自己的信号就可以了。

这种信号处理的方式叫作“连续干扰消除”(successive interference cancellation ,SIC),是指通过一连串信号的扣除来去掉干扰。

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再次提高了信道的容量。

 

图4 利用功率差异实现NOMA

图4 利用功率差异实现NOMA  八卦一下

搜狐张朝阳曾经在视频节目中提到,5G要求的速率大,使用的频率也偏高,估计使用的功率也会偏大,会不会因此对人体造成损害?

他的问题也是很多人担心的。

通过这两节的说明,我们知道,5G主要是通过增加信道,而非增加功率的方式,来提高速率的。

5G(第5代移动通信)使用的低频频段,跟我们现在用的4G(第4代移动通信)没有本质差异,而高频频段则是以前卫星用来跟地面进行通信的频段。这些频段,在一定功率范围内,对人体都没有什么影响。 [4, 5]

逼近香农极限

信道容量,是理论上的一个极限值,被称为香农极限(Shannon limit)。

真实的通信过程,要接近极限并不容易。为了对抗信道中的干扰,我们必须对要传递的信息进行编码。这样一来,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传送的信号由于受到干扰而在到达目的地时出错,我们也能根据出错情况把原始信息恢复出来。比如,在干扰不太严重时,我们把同样的码传上3遍,然后3判2,一般就能恢复信息。当然,这样编码的效率非常低,浪费了信道的容量。

而一个好的编码,不但要能克服噪声或者干扰,其中用来克服干扰的信息位数还要足够少,这样才有可能接近香农极限。

这样的码虽说不好找,但真找起来也不是特别困难。

不过,人们很快就发现,很多码的解码过程实在太复杂,没有办法设计出能马上解码的芯片。

1993年,法国的Berrou、Glavieux 和他们的缅甸籍博士生Thitimajshima [6]发布了Turbo码,采用了大多数研究编码的学者都没有注意的一种方式[7],即所谓“软判决”的方式来译码。第一次,我们在实用意义上接近了香农极限。4G通信,采用的就是Turbo码。但是,软判决虽然比较容易实现,但其计算过程需要迭代,不能并行,所以提速是个问题。

而5G的速度要求要比4G快至少10倍以上。因此,我们需要的译码方案不仅要能容易实现,最好还能并行计算以提升速度。

第一个被关注的码是LDPC码,其提出者是香农的学生Gallager。该编码在上世纪60年代被首次提出时,因当时的硬件不能满足编码的要求而被搁置。直到Turbo码被提出,大家才发现,LDPC码有相似的译码性能,在长码时更接近香农极限,且并行性也不错。所以,在向5G前进的过程中,大量学者都把注意力放在了LDPC码上。[8]

2008年,Gallager的学生,土耳其毕尔肯大学的Erdal Arikan教授提出了Polar码 [9]。由于大家的关注点都在LDPC码上,所以他的发现在欧美厂商那里受到了冷遇。[10]

Polar码

讲述Polar码,需要非常专业和繁复的背景知识。但是,我们可以讲点简单的东西,来“浅尝”一下Polar码。

 

图5 老王送信息图

图5 老王送信息图  如图5,隔壁老王要给张三传递消息,但又不想让李四知道,怎么办?他就想到用纸牌来送消息,牌面朝上表示明天有空,朝下表示明天忙。但是,老王碰到了两个麻烦。一个麻烦是,附近有个小孩总会在张三、李四不在时来翻牌,会有40%的可能把牌翻个面(如图5,小孩把第一张牌翻了面)。另外有个麻烦是,李四多次观察,已经知道了纸牌正面和反面的含义。于是,老王决定用两张牌,第二张牌的含义还跟原来一样,正面表示有空,反面表示忙,但第一张牌则用来跟张三进行事前约定,约定两张牌的牌面是相同还是相反(图5所示的就是相反)。通过这样的方法,老王认为他既能更好地对抗小孩的干扰,也能防止李四猜准结果。请问,老王的办法靠谱吗?

信息论回答我们,靠谱!

先看李四碰到的情况。

如果李四直接通过第二张牌来判断老王是否有空,那么准确率只有60%。这个准确率还能不能再提高呢?比如,李四可不可以先猜猜老王事先跟张三的约定是什么?如果老王决定两张牌同面和反面的概率各为50%,那么,通过概率论计算,李四推断出约定内容的可能性最多为52%。如果他想在此基础上再推断牌面的准确含义,也就是想同时猜准约定的内容和老王是否有空,那么结果只会更糟,只有36%的可能猜对。总的看来,还不如直接用第二张牌的6成把握算了。

再说张三。比如图5中的情况,既然事先约好了牌面相反,张三一看牌面相同就知道被小孩动过手脚,便会直接根据第二张牌推断,准确性即6成;但是,假设张三碰上的是牌面相反的情况,那么,通过概率论计算,他判断的准确率将一跃至69%,比60%高了不少。

总结起来,我们可以认为张三占了好信道,好的时候准确率高达69%;而李四占了烂信道,他不像张三能提前知道老王的约定,他猜对约定内容的准确率只有52%。这个概率着实不高,因为我们都知道,李四就算乱猜其实也有50%的机率猜对。

信道分了好和烂,就是极化(Polarization),也就是两极分化的意思。

(这个计算过程并不严格,只是为了展示极化现象。真正要理解极化现象,还是需要信息论的基础。具体的计算见附录。)

所谓极化码的编码技术,就是以一种比较复杂的嵌套方式,并使用足够多的牌,通过老王的约定,最后产生非常严重的信道极化。可以从数学上证明,只要有足够多的牌,李四到最后啥也猜不到;而只要张三事前知道了足够多的约定内容,那么再严重的小孩干扰,都挡不住老王传递的每一个信息。当然,小孩干扰的情况越轻,需要的约定越少。

标 准

“一流厂商做标准,二流厂商做方案,三流厂商做产品。”这是通信行业的共识。

为什么呢?因为通信行业是依靠信息的传输而存在的。而通信标准就是信息传播和电信运营商运营的基础。比如,你打电话,必须规定什么样的声音是忙音,什么样的声音是打通了的声音。这就是标准。

实际上,电信标准的主要制定者——国际电联(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在1865年成立时,就是为了统一标准而结成的联盟。1865年5月17日,由奥地利和法国发起,为了统一各个国家的电报格式、资费等问题,20多国参与结成万国电报公会(International Telegraph Union),即国际电联的前身。而当时清政府历经50年,才加入万国电报公会,仅为中文码字收费一项,就和万国公会进行了很久的协商。

由此可见,标准对通信业是多么重要。[11]

到了现代,通信标准越来越复杂,与之配套的专利、芯片、设备和软件也越来越复杂。所以只要制定了标准,也就意味着从技术、硬件到软件都占得先机。比如,在第三代移动通信有三大标准,WCDMA、CDMA2000和TDS-CDMA。而实现CDMA(Code Division Multiple Access,码分多址)的核心技术就在高通公司(Qualcomm)[12]手中。因此,当时的高通公司除了卖芯片,还向世界各地的电信设备商和运营商收取相关技术的专利费用,赚得盆满钵满,从1985年7个人创立的小公司一跃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通信企业之一。高通的例子清楚地诠释了什么是“一流企业做标准”。

但是,标准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因为如果没有技术上可实现的有吸引力的方案,也就不会有众多的厂家支持,你的方案是不会被国际电联或其委托的相关机构选为标准,此其一;另外,也不是有了标准就一定会挣钱,因为如果缺乏相应比较经济实用的实现技术,标准依然不会转成效益,此其二。

而Polar码,比之LDPC码,译码复杂度低。若研发其相应技术,一定会吸引大量的厂家,并带来经济的实现方案。因此,其技术若实现,相应方案是有可能进入新一代无线通信的标准并带来效益的。

2010年,由于加拿大北电倒闭[13]而在2009年加入华为的童文,敏锐地察觉到了Polar码的巨大潜力。虽然,Polar码译码有一定的串行性,但是解码本身复杂度很低。所以,他决定冒一次险,豪赌一把,在工程上实现Polar码的应用。[14]

实践证明,童文赌对了。众所周知,在5G标准的制定中,Polar码以在测试中更优异的性能胜过了Turbo/LDPC码,并最终成为了eMBB场景的短码控制信道编码方案。[15]

而随着标准的制定,华为有更多的专利进入了“标准必要专利”(表1)。

什么是“标准必要专利”?就是你一旦要采用这个通信标准来生产设备或进行运营,就必然会用到这些专利,并向专利持有的厂商缴纳专利费用。

这不但使华为从芯片到硬件都占尽先机,仅是相应的专利费也极为可观。

 

表1  5G标准必要专利统计[16]

表1 5G标准必要专利统计[16]  八卦一下

有很多朋友说,中国没有核心技术,不如高通等等。这个问题,我个人觉得,都没有“标准必要专利统计”来得准确。

另外需要补充的细节是:童文获得了2018年IEEE杰出行业领袖奖[17];Erdal Arikan教授获得了2019年香农奖[18]。

结 语

行将结束。

那些最最热门的话题,比如贸易战的诸多细节、芯片问题、频段问题、5G有什么用等等我都没有讲。

因为天气太热,我实在写不下去了。

广州这段时间不是大雨,就是高热。据说,这都是厄尔尼诺惹的祸。

为什么厄尔尼诺这么厉害?据说是全球升温造成的。

相比气候的上升,有关5G的诸多争论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在这人类欲望不受控制的世界里,长程来看,一切都变得不确定。

因此,我更怀念1948年的香农(Claude Elwood Shannon):

 

它叫香农熵。

它叫香农熵。熵,即不确定。

附录:极化信道的说明

正文中极化码的例子,实际是对如图6的信道图的比喻。

 

图6 信道极化的示意图

图6 信道极化的示意图  解释图6相关计算如下:

有两个二元信号X1和X2,其可取的值为{0,1};这两个信号进行模2加(模2加的规则是:0+0=0;0+1=1;1+0=1;1+1=0)后,则送入一个噪声信道W,其有60%的可能性维持原有的值输出到Y1,40%由于干扰而被误判成另一个符号(即“0”被判成“1”, “1”被判成“0”);另外,X2直接通过一个干扰信道W,输出为Y2。

为了方便计算,我们将计算需要使用的各种概率值列表如下(假定X1和X2取“0”和“1”的可能性都是各占50%):

表1 Pr (Y1Y2 | X1X2)

 

表2 Pr (Y1Y2X1X2)

表2 Pr (Y1Y2X1X2)

 

非常容易推知,Y1和Y2取“0”和“1”的可能性也都是各占50%

现在我们来计算一下联合信道X1X2->Y1Y2传递的信息量:

 

平均每个W信道传送信息量约为0.0290bit/sign。

平均每个W信道传送信息量约为0.0290bit/sign。  而由信息论可知,若X1与X2独立,信道也可做如下分解:

 

则易求出:

则易求出:

 

 

由此可知,信道X1->Y1Y2传递的信息量远远低于平均的0.0290bit/sign;而信道X2->Y1Y2X1传递的信息量几乎等于原来两个信道联合传递的信息量,远高于0.0290bit/sign。

此即信道极化。但对于大多数普通用户而言,5G仍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欲知详情,请下载word文档 下载文档
换一批

延伸阅读

[科技生活八卦] 后香农时代,华为徐文伟提出面向数学的十大挑战问题

后香农时代,华为徐文伟提出面向数学的十大挑战问题

8月28日,华为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在长沙由中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举办的 “数学促进企业创新发展论坛”进行发言,提出了《后香农时代,数学将决定未来发展的边界》,并发布了10大待解答的数学挑战问题。 华为徐文伟表示,过去 2...

关键字: 香农 华为 徐文伟

[消费电子] 三星高管: 5年内智能设备迎新时代

近日据外媒报道,三星目前正在努力将其下一代手机三星Galaxy Fold推向市场,更重要的是该公司将该设备视为通向更少智能手机的未来的桥梁的一部分。“智能手机的设计已达到极限,这就是我们设计可折叠手机的原因,”三星...

关键字: 手机 三星 设计 极限

[模拟] 炙手可热的5G,如何做到传输速率的大幅提升?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标志着5G即将迈入商用阶段。中国的通信行业在经历了“1G空白,2G追随,3G参与,4G并跑”的阶段后,终于在5G时代成为了领跑者之一。5G究竟是什么?在带宽资源有限的情...

关键字: 极限 香农5g 香农

[汽车电子] 高速限速120,为啥汽车设计成能开200以上

高速限速120,为啥汽车设计成能开200以上

相信天朝的高速公路限速120Km/h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了,那么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呢?那就是明明高速只限制了120Km/h的最高速度,那为什么车子的极限速度都标到了200公里每小时以上? 如果汽车的设计改变成极限速度只有120...

关键字: 汽车 发动机 限速 极限 自媒体 生还

[消费电子] 小米3极限测试:发热降频严重(图文)

21ic电子网讯:为研究小米3不定时卡顿现象跟处理器频率是否有关做了简单的处理器频率稳定性测试,Stability Test进行CPU负载(GPU全程空载),Android Tuner则进行频率和温度监控,此次测试的机型有小米2 APQ80...

关键字: 小米 严重 发热 极限

模拟

30858 篇文章

关注

发布文章

技术子站

关闭